【Artisanship of Traditional Crafts】曾經衰落 廣彩精品今可賣百萬

2019-07-08

Image description 《雄雞鬥艷》薄胎瓷碗 瓷碗以雞、白菜、花草為題材,寓意發財大吉、萬事如意。作品先用高白泥手工制,以1380度高溫燒製成白瓷後,再用廣彩礦物質顏料傳統技法手繪畫全部圖案,再用810度低溫三次燒制而成。

籌建十年, K11 ARTUS即將登場。貫徹K11創辦人鄭志剛熱愛藝術,美藝風格上再加上支持中國工藝文化的氣息。K11 ARTUS與K11 Craft & Guild Foundation工藝基金會合作,挑選了五大中國工藝,將以展覽、推廣、販賣等方式,支持快將失傳的它們的發展及保育,當中五樣包括了:廣彩、百寶嵌、紅樓夢、木建築及灰塑。首先登場的是廣彩。

TEXT BY 何兆彬 PHOTOGRAPHY BY COLIN LAM

Image description 這是典型廣彩瓷品,繪滿了傳統花紋。

許恩福:我做廣彩56年了!
許恩福是這次K11 ARTUS請來香港的廣彩大師之一。他名銜很多,既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廣彩瓷級代表性傳承人、又是廣東省工藝美術大師……許恩福師傅今年74歲,精神奕奕,興趣很多。他會告訴你自己在玩攝影、航拍,廣彩嘛可以畫一整天都不累。

LJ:許師傅,請介紹一下廣彩其實是什麼工藝?
許:其實廣彩專業的講法是「釉上彩」,那是在白色瓷器上,上一朕玻璃般的釉,將其燒至800度,這就叫釉上彩。它跟琺瑯技術上很相似,事實上,廣彩很多顏色來自琺瑯。因為傳統中國顏色好少,在明代有五彩,但沒有藍色,當年的藍色來自青花瓷。從前的五彩實際不只五種顏色,但的確,廣彩很多顏色都來自琺瑯,藍色發明於清初。

Image description 廣彩大師許恩福師傅

LJ:所以好些顏色是由西方傳入的?
許:完全是這樣。實際中國的釉上彩顏色好少,清初時,有傳教士帶了一些琺瑯顏色來中國,康熙當年迷瓷器,比很多人還要發燒,就叫了傳教士在養心殿燒瓷,搞了琺瑯彩。由於一些顏色來自西方,它有玫瑰紅色,我們叫西紅(即西洋紅)。天然礦物是沒有這顏色的,它是化學合成,因為用黃金來發色,它很昂貴,專業叫氯化金,看來是是紫色的,再把它調成玫塊色,外國人叫它Rose。

LJ:傳教士把顏料傳到京城,那廣州的廣彩是怎傳入?
許:有兩條路。康熙當年請景德鎮師傅在宮殿製作,那瓷器叫古月軒,很有收藏價值。我們在廣州有十三行經商,我們由外面引入顏料,開始用了起來。因為廣州經商,外國人又很喜歡這玫瑰色,後來我們自己學會造這顏料後,已不用進口了。及後越來越多顏色了,特別出名是藍色,景德鎮有一種顏色叫廣翠,廣字就是指廣州。

Image description 《清嘉慶四方瓶》 此作品畫有精細的中國典型的紋樣題材,體現出中西文化的融合。以金地花蝶作為間飾,構圖豐滿,色彩絢麗。

廣彩的興衰
LJ:廣彩怎樣製作?
許:廣州不適合做瓷器。做瓷器需要瓷土、工匠、拉胚,開始時外國人也是找景德鎮做起,但缺點是它離廣州甚遠,陸路水路都好,貨期短、運輸難,所以後來乾脆由景德鎮的師傅帶本地學徒,由景德鎮運白胚過來,我們叫白胎,這樣比做好了才運好,否則摔壞了就太浪費了。做廣彩,用炭爐(窰)燒,它可達到攝氏800度。燒方面,盡量燒一次,但有些要燒兩三次才成,那是技術需要,譬如有些顏色需要描金,必須將顏色燒熟了才加金線。

LJ:師傅,你談談自己的學藝過程?
許:我實際學師是由17歲開始,因為小時候喜歡畫畫,到畢業後,當時在廣州找工作好難,有工就入去做吧,原來是做廣彩!結果越畫越喜歡。因為自己又有畫畫基礎,學得很快。當年人人學三年,我學了一年多就滿師,算是異類。又乖又好使好用的,阿頭特別鍾意,日後特別受用。

Image description

LJ:廣彩的興衰是如何?
許:我入行是1962年,廣彩最興盛是80年代。到了文革後,百廢待興嘛。出口又需要,國內又需要,真係唔憂做!特別是西歐國家很喜歡啊,賺很多外匯。當年跟西歐交易不用錢的,大家以物易物。
文革期間停過,當年不能做,那期間我做過收音機、電子管。到了文革後開始做,大概到了80年代尾、90年代生意開始轉差了,太多人做競爭大了。之前好好做的。
另一衰落原因,是西方發達國家對瓷器的要求高了。之前我們一般做食用瓷多,他們要求檢驗(化學)溶出量,會用酸浸瓷器24小時,看他超不超標。我們畫這麼多,(化學)當然是超標了,如果瓷器要加熱,就更加不行了。

LJ:廣彩衰落後,後來怎樣開始走今天的精品路線?
許:做廣彩的人很靈活,此路不通就做別的。現在大家富有了,喜歡收藏,喜歡找高檔貨。我們慢慢找到這市場,實情是有好的東西自然有人喜歡,收藏的人慢慢把它們炒起來。
創作上,做精品略有分別,藝術上要求高很多。從前畫怎樣都沒有人要求,現在你要十八般武藝都要懂。做精品,客戶訂製的有,也有我自己先行創作的。早陣子有個作品做了七個月,比較精細,難度自然大,價格達七位數字。廣彩跟繪畫不同,不是你畫出來就看到,我們要燒出來才知道好不好,不能出錯,每個環節要把握好好。要求富藝術價值,感覺上技術不難,但藝術上是最難的。

Image description 譚廣輝師傅與他的雞公碗。

譚廣輝師傅:2004年一隻碗試探價賣4000 現在十萬
看着譚廣輝師傅繪畫的公雞,在碗上邊跑邊追啄,栩栩如生,忍不住問他是否可提起來細看。碗一提,「咦,怎麼那麼輕巧的?」在燈光下一看,那瓷碗透薄如紙。譚師傅哈哈大笑,開始細說自己的一連串威水名堂。由工廠小工,做到今天十多萬一個雞公碗,那可並不容易!

LJ:師傅,請你談談學藝過程。
譚:我60年代出生於廣州,70年代開始學習,現在是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享受國務員特殊津貼的專家、工藝美術大師。從小學習,當年18歲,從入廠到現在,恰好是40年。
當時入行無沒什麼選擇,只能靠分配。很幸運,分配自己到了彩瓷廠。我見寫寫畫畫,好易做喎!但做落去先知輕工重序,要學好每一個技藝都要花不少心血。
其實我讀書時已寫寫畫畫,上圖畫課,有同學不喜歡畫畫,我會幫他畫埋。入了這一行,是天意。

LJ:廣彩曾經很興旺,後來怎樣走下坡?
譚:廣彩在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都旺盛,是在八十年代曾有少少不景。以前訂單好多,根本應付不來。我除了前十年在工廠學藝,及後十年自己創業,再之後十年,開始搞自己創作,推出精品。
首十年我是學徒,入了設計室,做新產品設計。1987年,我有一件作品選送到北京,參加第七屆全國工藝美術作品展覽。能夠參加,很了不起,當時樣樣都國家體制,計劃經濟嘛,能夠送去好難得。
89年,社會好大變化,國家正在改革開放。我辭退了工廠職位,辦自己的彩瓷廠,作品更受到客商追捧。當時我在90年代設計了四個花樣:琴聲、稜模人物、齊齊同壽、得慶有餘,在中東地區足足做了十年。很奇怪,中東人鍾意一樣事會一直喜歡,當時廣州的彩瓷行業都在做這四個花面。中東市場龐大,我們一個月做四十個貨櫃,當年沒有版權觀念,四個花面整個行業大家都可以做。
廣彩不景氣是由2000年起。為什麼?當時國內經濟有了轉變,由收入到原材物料都在增長,但賣出的瓷器價格不能加。紙箱由$7.5變成$25,金水由$450到900,再升到千幾,翻了好多倍!這直接影響了行業的規模,當時廣州的大廠紛紛倒閉。九十年代做彩瓷有30%利潤,但2000年後,只有5%,甚至沒有利潤。
工廠不做,大家流向各行各業。我們有技術就要繼續,2000年我成立了自己工作室,做新產品,推出精品。

Image description

受國家認可價格飛升
LJ:師傅,你是怎樣發掘到精品市場?
譚:2000年後大家開始搵到錢,住屋也有變化。環境改變,收入也改變,令藝術品有了需求。2000年舉辦第一個廣州工藝展覽,吸引了不少人來到,我的作品大都賣光。當時看到由出口變成內需,有錢人喜歡買點綴家居的工藝品。我們由工廠,變成了只有十人八人的工作室,既做精品,也做禮品。

LJ:做精品要求很高吧?
譚:造工技藝有很大改變,每一筆每一劃,做精品的顏色都規規矩矩。做大路貨不會這樣,現在我們做一隻碗都十萬八萬。2004年價錢還在試探,$2000-$3000一隻碗大家都不捨得。這就像很多大畫家作品,最初幾千元,但現在幾萬元一呎,你又捨唔捨得買?

LJ:師傅是怎樣受到國家認同?
譚:國家早期承認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隨着發展,開始著重非遺的傳承。近幾年宣傳,資金扶持,出盡渾身解數。這銜頭金錢不多,一年才幾萬元,但有了認同嘛。這是由胡錦濤時代開始做起的。被肯定後對發展當然有幫助,會有名人效應,在價格上會有提升。

LJ:風格上又是怎樣的呢?
譚:我們力求傳統風格走向,在裡面有所創新。點解傳統呢?它得到大家認同,一定有好處由古至今。有人問你是否可做標新立意的?得,但力量會弱了。

LJ:傳承方面,現在情形會較好嗎?
譚:跟我入門有十幾個徒弟,嘗試過的有一千幾百人,每周都有體驗班。這中間可能會走出幾個學生,就會有新力軍了。其實只要有市場就一定有傳承,但沒有市場,這項目怎說傳承都是弱的。
跟我學的,都已經可以獨立創作。我們學習每三年一個層次,要十年才有功底。有三個徒弟是由工廠開始跟我的,現在都可以獨立創作,賣得不錯價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