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為錢出賣足球靈魂

2019-08-09

通常每到8月,球迷已摩拳擦掌,先看季前賽,繼而安心等待歐洲球季開鑼。英超8月中便戰火重燃。2019-20球季在本周日便打社區盾,曼城對利物浦。這個一場過的比賽,今屆是第97屆,收入扣除分給有份打足總盃的124間球會後,全數捐贈慈善機構。

社區盾當初名為慈善盾,正名為社區盾,其實更恰當。無他,英式球會足球始於十九世紀中。當時,工業革命如火如荼地席捲歐洲諸國。農業式微,農民失去土地,惟有離開家園往城市打工,為工業化提供廉價的勞動力,備受剝削,生活艱苦又沒有鄉情寄託。不少社區興辦體育會,既可以給勞動群眾提供健康的體育活動作為公餘消遣,亦可以給他們交朋結友,生活上守望相助,以及對社區產生歸屬感。

Image description 本周日打社區盾,曼城對利物浦,今屆已是第97屆。

有助社會維穩

當時在英國出現的球會多屬社區球會。球員是業餘的,日間打工,周六踢波,跟球迷住在同一社區,朝見口,晚見面。直至上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球迷經常可在球賽後跟球員在酒吧飲番杯,大談波經。球會代表社區,亦代表球員與球迷的身份認同。不少祖孫三代都是同一球會的死忠球迷,不會因球會的窮達而起異心。較有錢的球會,除了組織各種體育活動外,球員還會協助區內的慈善團體籌款、探訪醫院和學校、鼓勵青少年向上等等,客觀上有助社會維穩。香港在五十年代,左、右派均組織球會,招攬球迷。一些社區內的居民有錢還會注資球會、當班主,不求利而當作回饋社區。球會贏得錦標,班主更成為社區的「人民英雄」。

俱往矣!英國在後戴卓爾夫人時代,將足球職業化及商品化,最早的措施就是容許在球衣上賣廣告。直至1972年,英國足總仍禁止商業機構贊助球衣。1974-75年的南部聯賽盃冠軍、北安普敦郡(Northamptonshire)第二大鎮的凱特靈鎮(Kettering Town)球會1976年於球衣上印上Kettering Tyres字樣,遭足總禁止。球會取巧,改在球衣印上Kettering T,仍遭足總禁止。其他球會乘此爭端向英國足總施壓,終於得償夙願,在1977年取消禁令。斯時,不少老派球迷均搖頭嘆息:球會向錢看,已為錢出賣「足球的靈魂」云云!

兩年後,當時雄霸英超及歐洲盃的利物浦是第一間也是唯一的甲組球會在球衣上印了日立字樣,兩年贊助獲10萬英鎊,在當時不是小數目。往後,其他球會紛紛效尤,球衣贊助成了球會一大收入來源。

這些年,外圍賭波公司紛紛贊助足球,在球衣及球場圍板上展示公司名稱,以及在電視足球節目上賣廣告。2019-20球季,英超20間球會有10間的球衣獲賭波公司贊助,總金額達3.491億英鎊,比上季增加10%。英甲24間球會更有17間的球衣為賭波公司賣廣告。網上賭場32 Red最誇張,贊助英超阿士東維拉及英甲列斯聯、打比郡及米杜士堡等4間球會。

英超六大球會算是「潔身自愛」, 不賣賭波公司的賬。曼聯獲美國雪佛蘭汽車贊助,每年8000萬英鎊。曼城獲老闆阿布扎比皇室贊助,每年4500萬英鎊。阿仙奴得阿聯酋、利物浦得渣打、熱刺得AIA贊助,各獲每年4000萬英鎊。車路士球衣除得橫濱橡膠贊助外,衣袖還展示南韓現代名稱。其他英超小球會如韋斯咸,球衣得到在馬耳他註冊的賭波公司Betway贊助1000萬英鎊。

Image description 今日,商業機構贊助球衣已成為常態,不少老派球迷嘆息:球會向錢看,已為錢出賣了「足球的靈魂」。

刮盡球迷銀彈

英超球會的球衣並不便宜,動輒逾千港元一件,且每季換款式。往昔,球會只有兩款球衣,一是主場球衣,款式年年稍有分別,但顏色不變(如阿仙奴年年都是紅衣白袖白褲),但作客卻季季有別。如今,球會多加了一款作客球衣,每季都有3款球衣,務求「榨」盡球迷的購買力。這算不算是出賣球會的「靈魂」呢?

英國賭博委員會有一項措施,占飛提議香港馬會仿效,就是「自行戒賭」(self-exclusion)條款。該條款規定,所有外圍賭博公司必須提供方法,給賭徒自行選擇在一段時間(比如3個月至半年)內戒賭,賭波公司不接受該賭徒下注。如今,英國每年已有超過100萬人次「自行戒賭」。當然,賭徒找別人代為下注,或親身往投注站下注,馬會無從識別,但若能不接受賭徒網上或用Apps投注,已可略為減少賭徒「喪賭」之害矣!一眾接受馬會贊助的戒賭團體會否響應此議呢?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