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歐洲野豬為患

2019-08-15

剛剛上月在本欄寫過野豬,便讀到《衞報》報道野豬肆虐歐洲,在波蘭、巴塞隆拿、柏林、羅馬乃至比利時,令市民不勝其擾。歐盟的野生動物專家估計,整個歐洲有野豬1000萬頭。波蘭是重災區,2015至2017年總共殺了100萬頭野豬,這兩年每年殺28至30萬頭,依然未杜絕豬患。

世界保育聯會將野豬列為最具滋擾性的生物之一。歐洲城市市郊大多有公園或樹林,野豬群正好在這些地方開枝散葉。野豬繁殖力強。母豬發育至35公斤(77磅)左右,便可以懷孕生小豬。一年兩胎,每胎可生5至6頭至14頭小豬。

如今肆虐歐洲的野豬,跟往昔不同。牠們習慣了吃人類的食物,卡路里高,演化成「城市野豬」(urban boar),體重大增,比家豬毫不遜色。闖入市區的「城市野豬」有重逾45公斤(100磅)者。牠們奔跑時,極速可以去到每小時30英里,即48公里,接近汽車在鬧市的時速(50公里)。「城市野豬」可以跳過3呎高的籬笆和矮牆,亦可以爬上5至6呎高的牆壁或小樹。

Image description 「城市野豬」吃得人造食物多,跟城市人和寵物貓狗一樣,愈來愈癡肥。

踐踏農田 亂過馬路

一般野豬遠遠嗅到人類的氣味,便會避開。「城市野豬」習慣了人類,警察要去到5米的近距離,牠們才會躲避。好處是,各國的獵豬隊較易將「城市野豬」正法,或將牠們打暈。壞處是,一般市民不易驅趕牠們,且會遭到牠們衝擊而受傷。

野豬口大增,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由於氣候暖化,以往野豬難以在有寒冬的歐洲國家大量繁殖,如今卻一年生兩胎。歐洲城市不斷擴張,侵佔以往野豬居住的樹林,野豬惟有吃市郊公園的花草、食城市人的廚餘,以及闖進民居,跟家貓家狗爭食。專家發現,不知何故,野豬特別喜愛給貓吃的罐頭食物。

不但如此,專家發現:「城市野豬」吃得人造食物多,跟城市人和寵物貓狗一樣,愈來愈癡肥。巴塞隆拿自治大學(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Barcelona,簡稱UAB)的研究員經常在「城市野豬」的胃內,發現人類的垃圾、塑膠粒、雞肉塊及三文治、碎肉等等。大多數「城市野豬」都有肚腩,肚皮下的脂肪往往是一般野豬的兩倍。港人有機會看到野豬的話,不妨留意一下牠的肚腩是否脹起?

由於野豬的「天敵」逐漸減少,再無蛇、狼吃牠們,加上動物權益分子的施壓,狩獵式微,以往農民會在農閒時獵殺野豬,如今農民從事「工業化畜牧」,已懶得獵野豬。於是,野豬口不斷增加,柏林成立了獵豬隊,官方獵人(stadtjäger)10年來獵殺了數千頭野豬,但柏林現今仍有3000頭野豬。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斯在十四世紀已滅絕本土的野豬,如今來自歐洲的野豬,多達4000多頭。

歐洲的「城市野豬」踐踏農田,飽餐農作物、吃鳥蛋、龜蛋,單單意大利,每年農作物損失高達一億歐羅。野豬在市區攻擊貓、狗,令市民不勝其煩。野豬喜歡在公路亂奔,每年引致數以千計的車禍。今年1月,有一群野豬橫過米蘭南部一條高速公路,引致三車相撞,一死數傷。類似的交通意外不知凡幾。難怪各國都要花費人力金錢向野豬宣戰。

Image description 巴塞隆拿的獵豬隊正在「處置」野豬。

身上帶菌 杜絕兩難

對付野豬之法有四。一是組織獵豬隊槍殺之。美國得州最誇張,用直升機居高臨下,將野豬成群趕至空地,由獵豬隊屠殺。如今,幾乎所有野豬身上都帶有不少病菌。若然在樹林裏大量殺野豬,必須小心清除所有豬屍,否則,死豬體內的惡菌會感染其他生物,乃至收拾豬屍的人。他們變成帶菌者,將病菌帶回市區更不妙!專家估計,要杜絕野豬為禍,至少要在「災區」殺死70%的豬口。動物權益分子大表不滿:槍殺野豬,尤其是幼豬,太血腥殘忍。他們主張:設立保護區收容野豬。問題是:今之「城市野豬」鍾情城市,有保護區,也難禁牠們入城。

二是設下陷阱,用餌引野豬入「甕」,然後用麻醉槍擊暈之及打針毒殺之。這樣殺豬乾手淨腳,且有完整豬屍作研究之用。三是替野豬絕育,但遠水不能救近火,野豬成災時,此法不通。第四,釜底抽薪之法是,將廚餘、零食放置於野豬無法撬開蓋子的垃圾桶,斷絕野豬的食物來源。

有專家警告,殺野豬不要殺得太盡,否則狼、蛇等沒足夠野豬獵食,分分鐘會襲擊農民圈養的豬牛羊。

相片︰網上圖片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