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世界冠軍魏秋琪 心病全靠瑜伽醫

2019-08-19

童年應該無憂無慮、蹦蹦跳跳、想做就做,但她的童年卻是經常誠惶誠恐,與紙袋、氧氣罩和救護車為伴,儼如每天活在「恐懼鬥室」。

她就是人稱「瑜伽女王」的魏秋琪(Stefanie),也是首位媽媽級世界瑜伽冠軍,「練瑜伽真正要練的是你的內心,如何與恐懼共處,如何做到活在當下。」

說穿了,冠軍獎盃不過是身外物,瑜伽不僅是練習形體動作,而是要摒除心中雜念,修煉一種身心靈的境界──免於恐懼的自由。

Stefanie在瑜伽圈內無人不識,曾經花7年時間參加「國際瑜伽冠軍賽」,愈戰愈勇,最終奪冠而回,為港爭光,也是首位媽媽級世界冠軍,更是當今唯一一位擁有這項賽事金、銀、銅獎牌的人,難怪被譽為「瑜伽女王」。

「那7年來我參加了6次比賽,4次躋身三甲,其中一年因為有了BB,只能暫停比賽,哈哈!」她擁有古銅肌膚、婀娜線條、結實肌肉和柔軟身體,性格平易近人,首次見面完全不用破冰。「現在忙得分身乏術,再無參賽,當時為了比賽,賽前兩個月就要額外加練,平均每日要練五六小時。」

Image description 「瑜伽女王」魏秋琪不用熱身,就能做出高難度動作。(吳楚勤攝)

生兒子後連年奪獎

兒子出生前,Stefanie最佳成績只是第4名,反而生產後捲土重來,分別獲得第2、第3、第2和冠軍,連續4年站上頒獎台,「其實,我與幾個同樣做了媽媽的選手談過,當母親後每日要應付預料不到的事情,你必須要做好情緒管理,這樣會令我們在台上相得益彰,事半功倍。」

奪冠那一年,最強對手是來自捷克的前奧運體操金牌得主,比自己年輕10歲,加上兒子出世後經常要等兒子入睡後才能練習,賽前信心有所動搖,她回憶比賽細節依然歷歷在目:「就算準決賽已經領先兩分(在瑜伽比賽,這是非常大的優勢),但望住她(捷克選手),依然有點怯,畢竟對手自小練體操,比我練瑜伽的時間更長,決賽前一夜內心飽受煎熬,一些平時綽綽有餘的動作竟然做不到。」

「後來,教練鼓勵我說:『你自己正在同自己(的內心)搏鬥中,明天會是一個女人和一個女仔的比賽。』聽後恍然大悟。」瑜伽比賽的形式類似體操,選手會在3分鐘比賽時間做出5組指定動作,再加一組自選動作,並由評判打分,最後Stefanie在決賽以0.02分之微擊敗對手,實現冠軍夢。

Image description Stefanie(右二)參加了6次瑜伽比賽,終於成為首位香港冠軍,也是首位媽媽級冠軍。(受訪者圖片)

小時經常氣喘入院

說回初心,這位世界冠軍自小體弱多病,每年至少坐一次救護車入院,別人玩玩具,她就與紙袋作伴(醫生告訴她每次情急時就用紙袋呼吸),直至2005年在台灣首次接觸瑜伽,「我的抗壓能力或者一直比人弱,大學畢業後任職室內設計,有次在台灣工作期間因呼吸困難而入院,檢查後發現不到有問題,當地醫生認為是心理作祟,就在那兒上了一堂瑜伽。」

心藥還須心藥醫,Stefanie在香港出生,曾經獨自前往新加坡讀書一年,並在14歲轉到加拿大升學,大學念設計。她笑言:「在台灣上了人生第一堂瑜伽,兩星期後,我決定回到加拿大修讀心理學,心忖心理問題就用心理學解決吧!回去後,我同大學同學一起報讀瑜伽,抱住一試無妨的心態,自此天天上堂,感覺呼吸暢順了,身體比之前健康了。」

頓一頓,Stefanie特別提到美國的教練:「他既是恩師,也是朋友,在我之前,他已訓練出幾個世界冠軍,而且每次只會揀一個人訓練,不收分毫,第一年跟他便拿到亞軍,第二年就獲得冠軍。他是我的心靈導師,所有我面對的恐懼都會一一告訴他,而且每日24小時都可以打電話給他。」

「如果你認為自己做到最好還是輸了,之後仍然繼續去做,那麼你已經贏了,這句話畢生受用。」她又主動提到兩位在美國幫過她的伯樂,「一個是寫了Way of the Peaceful Warrior的Dan Millman,其著作後來改編成電影,他是彈床世界冠軍,卻因車禍而斷送運動生涯,另一個是跆拳道世界冠軍,也是第一個在奧運表演跆拳道的人,年紀稍大一點,但他們都是真心伸出援手。」

「我的弱點是抗壓力不足,對自己要求極高,總是不斷給自己壓力,以致大學期間也不停面對呼吸困難的老問題。」

她以前每次氣喘,便會一次比一次大力吸氣,而因為大力吸氣,會引致出現頭暈、心口疼痛等症狀,「自問天生急性子,想要的東西馬上想得到,5分鐘都等不了,以往父母也受了我不少氣,但我更多時候不是對別人發脾氣,而是自己……自從練習瑜伽之後,我的耐性逐漸改善,凡事看開了、看透了,不再事事以結果為本。」

Image description Stefanie自小體弱多病,每年都要乘救護車入院,圖為她和父親合照。(受訪者圖片)

解構當年「怪病」成因

年齡是女人的秘密,Stefanie始終沒有漏口風,但對個人往事無所不談,「我是早產兒,出生時無呼吸,要靠儀器維持生命,童年時什麼都不敢做,可說從來沒什麼運動,總是船頭驚鬼船尾驚賊,一驚就會喘不過氣。」其家族中人也沒有發現類似「怪病」,父母和妹妹愛莫能助。

她的童年不太快樂,自嘲表面堅強、內裏柔弱,「其實每一次要適應新環境都不簡單,尤其是情緒上難免失落,當年獨自去新加坡讀書也是家人的意願,你問我,其實寧願留在香港,只是年紀太小,家人說什麼就答應,直至被瑜伽改變了一生,什麼事都敢試、敢做,兒子的爸爸同樣是瑜伽世界冠軍兼教練……」

很多人想了解身邊的人,但有時連自己也摸不清自己是誰,Stefanie透過瑜伽和心理學重新認識自己,嘗試解構當年「怪病」成因。「出生頭一個月,肺部尚未發育完成,我要靠儀器維持生命,於是潛意識拚命去吸氧氣,嘗試尋找氧氣的味道,長大後每次呼吸困難,登上救護車後第一時間給我的就是氧氣罩,種種原因令當年的我走不出這個心理陰霾。」

「媽媽清楚記得,當妹妹出世時,也是我『病』得最嚴重的時候,我認為那是小朋友的妒忌心,往後習慣成自然。」她喝一口飲品,臉上依然保持甜美笑容,「如果有機會回到過去,我很想同童年時膽小的自己說句話──Everything is OK,別總覺得什麼事都做不到。」

在加拿大修畢心理學,她趁畢業禮舉行前考獲教練牌,之後開始教授瑜伽,後來移居美國繼續執教,至今回港5年,工作室設在愉景灣。

「瑜伽是講求靈性的運動,終極目標是控制呼吸,控制自身的神經系統,從而影響你的思想去應對身外物。」對於愈來愈多職業運動員藉練習瑜伽提升表現,Stefanie解釋道:「其實我參加比賽,一樣由頭緊張到尾,但你踏上舞台面對觀眾、鎂光燈,甚至直播時,內心恐懼會愈來愈大。」

「恐懼是永遠存在,你不是去對抗它,而是明白它、接納它,學習與恐懼共處,不然每個動作只要震一震,你就會有機會被扣分,輸掉比賽,說到尾,瑜伽是想你懂得什麼是活在當下。」這個夏天,看來700萬香港人都要修煉瑜伽,才能進入忘我境界,讓身心有時間平靜下來。

魏秋琪小檔案

學歷: 加拿大多倫多約克大學心理學學士

職業:YogaUP創辦人、瑜伽老師

興趣:行山

座右銘:把當下成為你的動力

撰文 : 潘天惠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很難想像她年幼時有過「怪病。」(吳楚勤攝)

Image description Stefanie(藍衣)大學畢業已成為瑜伽教練,回港後繼續教授瑜伽,把多年所學傳授給更多人。 (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Stefanie在愉景灣的工作室,裝修簡潔舒服,她只要踏入工作室,心情自然會放鬆。(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