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炫富示威.駕駛自我

2019-09-11

網上看到一張圖片,一系列名貴房、跑車正在離開停車場,載內地的富二代往多倫多集會示威地點。內地富二代嗜好駕名車炫富司空見慣,但通常都是去派對或娛樂場所,去集會示威比較罕見,難免令當地人側目。平心而論,去示威仍要炫富着實有點荒謬。

示威者通常都是弱勢社群,忍無可忍被壓迫或掠奪了應有的權利,才會示威,正如法國人說的,上街是「小人物對大人物的報復」(revanche des petits contre les grands)。有權有勢的大人物有什麼不滿,自有方法直接向政府施壓,何須上街?就算要上街,為了爭取大眾的支持,恐怕都不會駕名車去吧!

Image description 駕駛能令一些人着迷,正在於握着方向盤時,可以有「控制自己命運」的感覺或幻想。

手握軚盤我命由我

對消費者來說,大多數工業和科技產品只是工具。消費者所求者:物品功能卓越、性價比合理,頂多外貌美觀,少之又少對產品付出感情。洗衣機、冷氣機、雪櫃等等,現今已成生活的必需品,但誰會「愛」上這些東西?一旦壞了,便買新棄舊可也。汽車卻是罕有的例外。當然,不是人人都對自己擁有的汽車產生感情。許多司機只以汽車為代步工具,使用幾年,性能差了或有性能更好的新款車面世,便換一輛新的。手機、電腦亦然。

另一方面,的而且確有不少人「愛」上座駕,以車「呈現」其「自我」和身份。愛車人對座駕,猶如愛書人之對書。不少研究都指出,駕駛既是樂趣,也是「自我表現」(self expression),猶如畫家在畫布上表現自我。駕駛之樂,在於速度生理上令人興奮甚至亢奮,尤其是男性,在公路上逢車過車,威風八面。其他汽車司機都是「他者」,他恍如「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武士,滿足了他被現代社會壓抑了的「侵略」本能(aggressiveness)!此所以有些平日事事謙讓的人,一旦坐上司機座,握着方向盤,就會搖身一變成車神、戰狼。無他,汽車「賦權」(empower)了他,他變成吃下菠菜的大力水手!

內地動畫《哪吒之魔童降世》爆紅大賣。許多評論都認為,此片成功,除了畫工出色外,哪吒這個人物性格的設計,命中內地觀眾的潛意識渴望。海報借用了道教的金句:「我命由我不由天」,意思是,個人可以(應該)掌握自己的命運,是成是敗,是得是失,不由天而由自己創造(註)。對愛車人來說,駕駛正是「我命由我」。駕駛能令一些人着迷,正在於握着方向盤時,可以有「控制自己命運」的感覺或幻想(fantasy)!

英文的drive,作動詞用,意思是駕駛或驅使。作名詞用,可以解作道路、上進心、魄力或衝動。法國心理分析家拉康(Jacques Lacan)指出:用drive翻譯佛洛伊德的Trieb,比現今通用的本能(instinct)為佳。Trieb指人類與生俱來的種種原始慾望,在拉康眼中不過是drive,而非無法抗拒、過分壓抑即會導致精神不健康的本能。再說,drive可以是正面的、建設的,一個人沒有drive便什麼都成就不來。本能呢?在一般人的想像中,本能大多是負面的、沒有建設性、需要調節和控制的。說人有創作藝術的drive,可以,但可否說人有創作藝術的本能呢?

Image description 最近網上流傳內地富二代駕名車到加拿大多倫多集會示威現場。(網上視頻截圖)

重拾掌控命運的drive

拉康是狂熱的愛車之人。他喜歡用汽車和駕駛作比喻,講他的心理分析理論。他曾半認真地說:心理分析師就像教車師傅,精神病產自病人失卻「駕駛」自我的drive及能力,分析師的責任便是教曉病人重新「駕駛」。可是,分析師不是修理汽車師傅,假如病人的「汽車」壞了,分析師便無能為力。

拉康是個亡命車手。在五十年代,他買了一輛雪鐵龍DS(Citroën DS),經常以時速120英里飆車。有一趟,海德格偕妻子去探他,他駕車載兩人去參觀沙特爾(Chartres)的大教堂,沿途狂飆車,將海德格妻子嚇個半死。回程時,三人一句話都沒說。

註:「我命由我不由天」有違傳統儒家的主張。《論語.堯曰》篇首表揚禪讓,堯對舜說:「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最後一句:「孔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意思是:君子先要知「天命」,逆「天命」行事,終將失敗。「天之歷數」(即是「天命」)在舜,他不能不接任堯的帝位。《周易》說革命必須「順天而應人」,就是這個意思。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