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VAR (視像球證)不完美但可接受

2019-09-26

評論員的天職是評論,因而難免彈多讚少,報憂多報喜少。球類比賽用新科技、改球例,必然遭到諸多抨擊。今季英超開鑼以來,全面引入VAR(視像球證),便引起不少爭議,由最極端的認為VAR矯枉過正、多此一舉,到要求檢討VAR的公正性等評論都有。

最不公道是認為VAR多此一舉的講法。論者認為足球比賽永遠都有爭議,球證判決對甲隊有利,甲隊永不會抗議,抗議的永遠是裁決不利的乙隊,故而除非VAR能確保裁決公正到兩隊都口服心服,否則有沒有VAR意義不大,徒然中止了球賽,花兩三分鐘觀看視像,破壞了球賽的氣氛,尤其是入球後被VAR推翻,球迷必然噓聲四起。

Image description VAR可以做的,只是減少爭議,卻不能完全消滅爭議。要求完全沒有爭議才起用VAR,等於緣木求魚。(法新社圖片)

插水減少23%

有了VAR,依然有人認為裁決不公正和錯誤,這是無可避免的。事關足球比賽一旦需要球證裁決球員有沒有犯規,便已經「預設」或「內置」了裁決不可能絕對公正到無可爭議。裁決以前有爭議,現在有爭議,將來都一定有爭議。VAR可以做的,只是減少爭議,卻不能完全消滅爭議。要求完全沒有爭議才起用VAR,等於緣木求魚。

最早顯示VAR的作用是2006年的世界盃決賽,法國對意大利,施丹受意大利守衞馬達拉西(Marco Materazzi)粗言穢語挑釁,頭撞對方的胸膛。當時,場內的球證和旁證都沒親眼看到事件,只有場外的第四球證看到電視直播的畫面,通知球證,將施丹趕出場。沒有電視直播之前,經常有茅躉球員趁球證和旁證看不見而對敵方球員動粗。有了VAR,這樣的事件大大減少了。

有了VAR,昔日一些至今仍然爭議不斷的事件便可以有公正的裁決,例如1966年世界盃決賽,英格蘭對西德,靴斯(G. Hurst)加時的入球便不會到今天仍然有人認為是入球。1986年世界盃,馬勒當拿以「上帝之手」拍球入網,領先英格蘭1比0。賽後球證報告僅指出:他沒看到馬勒當拿用手,而是看到他用頭頂球入網,因而此錯誤無法改正。有VAR的話,此入球便會作廢,無可爭議。由此可見,無論VAR有多少缺點,都瑕不掩瑜。

意大利球員過去給人的印象,就是精於輕微的犯規而球證不察,例如插水博罰球、拉衫拉褲、在敵方球員耳邊辱罵他和其家人以激怒他等茅招。自從使用了VAR後,意大利球員插水減少了23%。沒有了茅招,意大利國家隊戰績會否低落呢?不妨拭目以待。2018年世界盃,第一次所有球賽都採用VAR。在首14場比賽中,球證竟沒有出示過一張紅牌,沒球員被逐離場,是32年來最「乾淨」的一屆世界盃。這算不算VAR的功勞?

VAR引起的爭議,主要在判處越位和吹罰12碼。足球的越位規例甚難裁決,尤其是現今球例規定:球員越位,只要他不觸球或不阻礙守方球員解圍,便毋須受罰。要觸球或傳球的球員越位,才會吹罰。禁區內若有超過10個球員在,要球證和旁證在剎那間清楚看到有沒有球員越位,極為困難。有VAR幫手,當然準確得多。可是,有時攻方球員僅僅越位了1至2mm,連肉眼也看不到,只有VAR的慢鏡和定鏡才看得到,因而入球取消,實在令球迷嘆息。

Image description 1986年世界盃,馬勒當拿以「上帝之手」拍球入網,領先英格蘭1比0。

有助裁決越位

幸好,要改正這個缺點並不太難,只要改球例,攻方球員要身體和雙腳越位超過1cm才算越位,幾mm不算,那便可免除輕微越位也要吹罰之災矣!再說,英國足球比賽不時會見到門將或防守球員在後方長傳50至60碼給前鋒。平心而論,要球證和旁證看清楚傳球時前鋒有沒有越位,沒VAR幫手便極為困難。如今,球證和旁證看不清楚,可以在入球後重播,便不會錯誤了。

凡新科技,起初使用時,總會有人不習慣。木球(或稱板球)10多年前已使用視像裁決,名為「裁決覆核系統」(Decision Review System),起初亦得不到球員、教練和球迷的歡心,但經過多年適應後,眾所公認,此舉令木球更精采、更公平(仍然不是絕對公平)。更精采之處是有利進攻。相信足球的VAR亦會如是,一來,少了插水和犯規。二來,有VAR佐證,少了球員包圍球證施壓,因包圍也沒用,最終裁決在VAR也!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