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李敦白 自身故事 中國縮影

2019-10-03

二戰後在華生活35年,成為共產主義革命顧問及政治犯,後來向前赴中國市場的西方資本家提供諮詢,從而積累財富的美國語言學家里滕貝格(Sidney Rittenber),以中文名李敦白廣為人知,早前在亞利桑那州去世,享年98歲。

李敦白為中共宣傳家,為毛澤東政府中的外國人,他後來引起毛澤東懷疑,更得罪江青,以間諜活動及反革命陰謀罪含冤入獄16年。獲釋後,他回美國,利用在中國積累的淵博知識及豐富人脈,為微軟(Microsoft)比爾蓋茨(Bill Gates)、電腦巨頭戴爾(Michael S. Dell)等企業領袖服務,協助他們從中國經濟中獲利,他又帶領企業家組團旅行,把他們介紹給權勢人物認識。

兩次成階下囚

「他的故事引人入勝,可理解為現代中國縮影」,作者里夫林(Gary Rivlin)於2004年在《紐約時報》就有此寫法,「他從身陷囹圄的僑民搖身一變成為收費不菲的國際中間人,反映中國轉變,從封閉的共產主義國家轉變成肆意賺錢的社會,擁有一批新企業家,他們的夢想與矽谷之類的地方並無二致」。

李敦白出身於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的顯赫家族,是家族中的反叛子孫,他加入美國共產黨後又退出,二戰結束,以陸軍二等兵的身份來到中國。他精通中文,堅信馬列主義理想,在意識到蔣介石國民黨政府腐敗後,遂決心參與歷史變革,從1945到1980年,他在中國大部分時間俱與中共高層領導人過從甚密。他曾徒步45天在山區根據地延安找到他們,與毛澤東打牌,跟周恩來談美國及哲學,與毛澤東妻子江青跳舞,還認識毛澤東核心圈子的人,包括排名第三的領導人劉少奇。

Image description 李敦白利用他在中國積累的淵博知識及豐富人脈,為美國企業領袖服務,協助他們從中國經濟中獲利之餘,自己也獲利。

李敦白於194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將黨宣部門的新聞稿譯成英文,擔任國際領導人公報的中文翻譯,他與毛澤東及紅軍踏上征程,見證內戰、中共在1949年獲勝,以及毛澤東北京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儘管他的地位愈來愈高,但因兩次不實的罪名入獄。共產黨在中國掌權後,蘇聯領導人史太林(Joseph Stalin)給毛澤東的一份公報中指摘李敦白是美國派來破壞革命的秘密特工,於是他在未經審判下被單獨監禁6年。

李敦白1955年得以洗清間諜罪名而獲釋,恢復特權,任命為廣播事業局高級官員,成為經常譴責美國的北京廣播電台主任,他為新華社撰稿,與外國記者及政要聯絡,有時他會親自參與宣傳。李敦白擁有高收入,他與第三任妻子王玉琳住在北京的豪華套房,擺滿明代古董。他的第一任妻子是美國人,在他前往中國時與他離婚;第二任妻子為中國國家廣播電台的播音員魏林,在他被控從事間諜活動後與她離婚。

李敦白第二次入獄期間,文化大革命讓中國陷於混亂,毛澤東健康狀況不佳,他說道:「此時黨僅為對政府及人民行使權力的機器,官員腐敗逐利在文化大革命前很少見,變得普遍而體制化。」他1977年獲釋,走出監獄的他對共產主義不再抱希望。

兩度回歸美國

他1979年回美國作為期3個月訪問,並探望親戚、講課,回到中國後,得到學術職位。不久後他再赴美作為期5個月的訪問,其時妻子同行,此後再也沒有返回中國,子女後與他們團聚,獲美國姓名與國籍,他保留美國國籍,重新適應新生活。李敦白回歸美國一事受廣泛報道,電視、廣播訪談節目、報紙及雜誌均對他作專題報道。

李敦白創辦里滕貝格聯合公司(Rittenberg & Associates),專為在中國做生意的美國企業做諮詢。後來接受華盛頓州塔科馬港市太平洋路德大學(Pacific Lutheran University)的漢學教職,同時為商業周刊《戰略新聞服務》(Strategic News Service)撰寫中國市場相關文章。

多年來他的服務項目吸引數百家風險投資和美國公司,當中包括微軟、英特爾(Intel)、保誠保險(Prudential Insurance)、寶麗萊(Polaroid)及李維斯(Levi Strauss);他每年在華出差6次,在北京有一套公寓,前英特爾高管施里格利(David Shrigley)2004年對媒體稱,「他可能一直為貨真價實的共產主義者,亦為資本家」。上世紀九十年代,李敦白幫英特爾在中國開辦一家半導體廠,里格利指出,「他對真正在發生的事情有微妙理解,事實證明對我們極寶貴」;當時中國處於現代化進程,官員讚揚美國人聘請了共和國之友擔任顧問。

相片:網上圖片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李敦白(右)堅信馬列主義理想,194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