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另類移民

2019-10-08

社會動盪,身邊不少朋友考慮甚至已經移民。當然,也有人堅決保衞家園,他們認為緊守自己的選票,多一票就是多一分力量。移不移民,不少人內心躊躇不定。像李白的詩,他前去楚國,這下覺得「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視野廣闊無際),但同時又充滿懷念故鄉的情懷,「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

以下兩款另類移民,花費不多,你會考慮嗎?

全球人口持續上升,香港因人口稠密而烏煙瘴氣的生活環境自不消說,但也有一些歐洲小鎮因人口驟降而要用「銀彈」吸引新移民,如意大利南部的莫利塞(Donato Toma),該區政府表示,每個移民至該區人口不足於2000人的小村莊,頭3年可獲得約6000港元的津貼,條件只是移民人士要在該區作投資,例如開設麵包店、文具店。另外,意大利如西西里島的多個小鎮就以象徵性的一歐羅出售廢棄房屋,條件是你要在3年內翻新此屋。

Image description 《世外野人》記錄了一批原本住在城市的人,因為各種原因,搬到冰天雪地或森林原野隔絕人群地生活。

一歐羅買大宅

揹起一間一歐羅的意大利古宅的經驗是如何的?

美國紀錄片《獵訪名宅》(House Hunters International)就走訪了一名美國藝術家James Higginson的意大利「上車」經歷。

地點在意大利西西里島的Gangi,此鎮曾經是一個文化中心,但因人口數字愈來愈少,該市市長早於2014年就以一歐羅賣樓的政策招徠勇夫──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不過紀錄片同時揭示,一歐羅賣樓跟時裝店促銷時講「最平廿蚊起」的手法一樣,一歐羅的古宅原來選擇不多,而這些古宅在十五至十七世紀建成,日曬雨淋日久失修,連經紀帶藝術家參觀時也叫他不要行近窗口,因為怕樓宇塌陷,天花板亦霉爛。

最後經紀帶他看一些同樣都有出售、質素稍為好一點,但價錢貴一點的大宅。而他亦選擇了一間開價約14萬港元、約兩三層樓高的大宅,並在一年之內花了約70至78萬港元復修完成,成為他的安樂窩。有趣的事有三件:

第一,住在這樣偏遠的意大利,當地連負責為一歐羅古宅推銷的地產經紀也不會說英文,藝術家只能請來翻譯,而這翻譯的英文口音極重。

第二,一蚊賣樓其實有點像過往經濟低迷時酒樓的「一蚊雞」促銷,你付出一蚊吃雞,但也會「綑綁式」花錢吃其他餸菜,最後埋單不會是一元。同理,藝術家付出14萬元買樓之餘,更付出了70至78萬元在當地購買建築素材、聘用建築工人。他自己也落手落腳粉刷裝飾,裝修的一年內,他在破屋「紮營」居住!

第三是,縱使這些古宅破落殘舊,但隨便一個廁所都較香港的所謂「龍床盤」要大,且窗外是無阻擋的綠色原野和藍天。

談到另類移民,BBC另有一個紀錄片節目《世外野人》(Where the Wild Men Are with Ben Fogle),講述一些原本住在城市的人因各種原因而搬到冰天雪地、森林內湖中央一個無人小島居住,甚至有對情侶無間斷地航海,或有一堆人在偏遠地帶自成一角變成一個波希米亞的自給自足小社區。

主持人每次探訪一個家庭或個人,都會在那兒住上一個星期,期間幫他們做不少苦活。這些世外野人,遠離人群固然是自己的選擇,但看得見他們也有寂寞的,例如有個上了年紀的女人,在主持人離開之際就不捨得地摟着他說「不要走呀」!雖然她明顯在搞笑,但從她的寂寞眼神也看出幾分現實。這個女人獨個兒在偏遠的野外生活,如果這是「移民」的極致,我們也可以回頭看一看移民最困難的就是放不下你身邊的人,可能是家人、朋友,或一份工作、一些你熟透的生活方式。

Image description 意大利西西里島不少房屋以一歐羅價作招徠。(網上圖片)

no place like home

多年前,占飛有個朋友到英國留學,大概在一個月左右後,她打電話回家哭訴,不是遇上什麼歧視,而是她弄了一個月都未弄好一些水電或電話線的接駁問題。香港以效率見稱,在慢活的國外,大家是否習慣得來?

1939年上映的《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女主角在經歷了一番冒險旅程後連說幾句: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沒有一個地方像家鄉,人離鄉賤,你應付得來嗎?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