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富豪的平行空間

2019-11-19

小說《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作者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曾在爵士樂年代說過:富豪跟你我是截然不同的。我們硬朗,他們柔弱。我們信任別人,他們犬儒。除非你是富家子,否則你很難真正了解他們。富豪心底裏總是認為自己比別人優秀。就算破產了,他們仍然認為自己高人一等。

富豪是現代貴族。2007年,《華爾街日報》的「財富報告」專欄作者羅拔法蘭克出版《富斯坦》(註1),宣稱富豪活在「平行國度」(parallel country)。時下的說法則是:富豪跟一般人活在兩個「平行空間」裏,互相不了解。

斯坦的意思是地或國。富斯坦就是富豪之地或國度。根據法蘭克的定義:90%富斯坦人都不是靠祖宗的遺產致富,而是白手興家的企業家,或炒股炒樓的金融家。

法蘭克把富斯坦人分成三類:下富斯坦人多是專業人士,身家在100萬至1000萬元(美元.下同)之間,「有錢」(affluent)卻算不上富有(rich)。中富斯坦人是企業家和生意人,身家1000萬至一億元。他們大多是自由主義者。身家一億或以上者屬上富斯坦人。三類富斯坦人都屬於「暴發戶」(new money,港人稱為「新發彩」,這更貼切),有別於藍血富豪(old money)。

Image description 有些藍血富豪有同情心和同理心,今之富豪對窮人和失敗者較冷漠,認為他們是咎由自取,反對福利制度。 (《大亨小傳》劇照)

藍血富豪嚴守價值

昔日百萬富翁已屬富有,如今僅僅攀得上「有錢」。現今至少擁有10億身家才稱得上富有。美國歷史上首名10億富豪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當年全副身家伸算只有今天的140億元。特斯拉汽車總裁馬斯克(Elon Musk)身家已達230億元,更不要相比臉書的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身家700億元)和身家1100億元的亞馬遜創辦人貝索斯(Jeff Bezos)。1982年,全美只有13名10億富豪。列根上台後,經濟政策向富豪傾斜,無論繁榮、不景氣或衰退,10億富豪人數年年只增不減,1986年翻一番至26人,88年增至68人。今年10月更創歷史新高的621人──30年增加了9倍以上。

法蘭克指出,藍血富豪仍然保存新教徒和清教徒的價值:自抑、樸素、節制、節儉、不炫耀、嚴厲管教兒女守祖宗家法、低調行善及捐獻、重視教育和學問、講究文化及審美品味、支持大學、研究中心、博物館、樂團、芭蕾舞團……樹大有枯枝,藍血富豪中亦有敗家的不肖紈絝子弟。

根據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心理學教授喬爾特納所做的十多個研究(註 2),顯示二十一世紀的10億富豪在許多方面都跟藍血富豪相反。藍血富豪低調,今之富豪高調,行善捐獻要冠名。藍血富豪支持文化,今之富豪支持體育,並擅長收購球隊賺錢。美國富豪收購曼聯和利物浦足球會,名利雙收。矽谷的風險投資家Joe Lacob,2010年花4.5億元買下N.B.A.的金州勇士,如今球隊已值35億元,並且花費14億元興建了美輪美奐的新場館。

藍血富豪不炫富,今之富豪卻競相炫富。微軟前總裁Steve Ballmer不甘後人,購買了洛杉磯快艇,並花掉10億元興建自己的「行宮」。甲骨文的創辦人Larry Ellison一向眼紅微軟始創人之一的Paul Allen,等待後者擁有一艘400呎的遊艇後,才訂造一艘450呎的遊艇,以示不「威」過Paul Allen誓不休。

Image description 專欄作者羅拔法蘭克出版《富斯坦》,宣稱富豪活在「平行國度」。

認為貧窮咎由自取

有些藍血富豪有同情心和同理心,今之富豪大多生於新自由主義盛行之年,對窮人和失敗者較冷漠,認為他們失敗貧窮是咎由自取,反對福利制度。有研究顯示,今之富豪只有40%不反對提高最低工資。

藍血富豪一般比較愛國,較「身土不二」。今之富豪卻自視為「全球化的一代」,鄉土觀念薄弱亦不大愛國,隨時改國籍或移民。法國政府加100萬歐羅以上的所得稅,影星謝勒迪柏度(Gerard Depardieu)即放棄法國國籍,入籍俄羅斯。

一般人賺到千萬美元,恐怕都會提早退休,享樂去也!富豪卻不然,愈有錢愈謀賺多些錢。Lady Gaga開一個騷收100萬元,賺到盤滿缽滿,還要開化妝品店,所為何來?為了攀上10億富豪之列嗎?為了可以仿效Jeff Bezos般擁有一架價值6500萬的私人飛機嗎?

喬爾特納將富豪比喻為酒鬼。酒鬼一飲酒就不能停,非要喝至爛醉如泥不可,而且醉完可以再醉。今天醉了,明天還要再喝再醉。富豪亦然,他/她們見到發財機會,就如酒鬼見到酒非喝不可。這算不算是「賺錢強迫症」?

註1:Robert Frank, Richistan: A Journey Through the American Wealth Boom and the Lives of the New Rich, 2007

註2:Dacher Keltner et al, Social Class as Culture: The Convergence of Resources and Rank in the Social Realm.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