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最佳年齡差距

2019-12-10

台灣名模林志玲結婚,下嫁一個比她年輕7歲的俊男──被全世界標籤為「姊弟戀」;奇洛李維斯拖着一個滿頭灰髮的女友現身公開場合──有政客在Twitter打趣寫着「李維斯因和『恰當年齡』的人約會而獲得奧運獎牌」(實情是這女友細李維斯9年之多)。一個泰國富翁年屆70歲,早前娶了一名20歲的美女太太──古人認為「三十年為一世」,即這對夫婦年紀相隔接近兩世,在「前兩世」的她,還是一個未知或一個嬰兒,而他則在拚命工作累積財富。他娶到她……果然是「三世」修來的福氣。

聖若望23世(Pope John XXIII)有句名言:「男人像葡萄酒,有男人變成醋,但最好的則隨年齡而變得更醇厚。」(Men are like wine-some turn to vinegar, but the best improve with age.)但有男人會認自己是醋嗎?沒有吧。娛樂圈對社會有關鑑定男女年齡效能方面,立下汗馬功勞。譬如說,劉德華在58歲還是娛樂圈最炙手可熱的一線男生,但跟他同齡的女星不是息影就如他當年的姑姑陳玉蓮一樣,這位小龍女10年前拍《天水圍的日與夜》只有一個客串角色。

Image description 台灣名模林志玲結婚,下嫁一個比她年輕7歲的俊男,被標籤為「姊弟戀」。(林志玲Instagram圖片)

當我去到64歲

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24歲時寫了一首曲名為When I'm Sixty-Four,唱歌的人對着情人甜甜地說,寄望大家一起慢慢變老,「到我64歲,你仍會否需要我,你仍會否餵我吃東西?」(Will you still need me, will you still feed me, When I'm sixty-four)。而當我們乘坐時光機到了他64歲的那一年,他卻向公眾宣布與他年輕26載的第二任模特兒太太分開,兩人在兩年之內完成離婚手續。「到我64歲,你仍否需要我?」可以改成:「到我64歲,我仍否需要你?」2011年,年屆69歲高齡的他再婚,以黃昏戀的光譜去計,他的第三任妻子Nancy Shevell不算特別年輕,她那時51歲,但她保養得很好,以香港的常用語去說,就是一名美魔女。

這一切說明這句通俗的話:「女人唔襟老」,對嗎?但在千禧後好像又有點改變,因現在大家都學會西方人說的Age is just a number──而當然,說得出這句話的人,大概很久以前開始已不再重視生日。又或者,像上述的Nancy Shevell,女人保養得好,任何時候都把一個保養不好的年輕女人比下去(by the way,她較保羅麥卡尼的第二任妻子大9年)。

別人說,心境年齡(state of mind)較實際年齡重要,不論男或女,也別忘記身體年齡(state of body)同樣重要。

此間有太多例子,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太太較他年長24年固然是「極端的」個案──世俗眼光不會覺得美國總統特朗普較其太太年長24歲有何問題;台灣藝人賈靜雯和修杰楷相差9年,但2年前觀看他們參與的真人騷遊戲節目《極速前進》(The Amazing Race中國版),可見他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夫妻同心合力完成一件又一件艱苦的比賽,誰也沒有發飆,更沒什麼男尊女卑或女尊男卑。從外表看來他們多麼相襯。同樣在台灣,志玲姐姐近日下嫁較她年輕7歲的丈夫,在華人社會又引起一陣哄動。女人一般較男人長命4歲(83.5及79.5歲),一個女人嫁給一個較自己年長很多的男人,年老孤獨的日子推論下去必然漫長。

數年前英國巴斯大學(University of Bath)一名學者跟逾千對情侶做跟蹤調查,得出的結論是「妻子比丈夫小5歲以上是最不容易產生矛盾的組合」。調查指出,男女婚配的最佳年齡差距是3至9歲之間。

在找尋這些數字時,更令占飛感興趣的是根據香港統計處《香港統計年刊》的資料顯示,45歲或以上的港男不一定只鍾情廿幾歲的小妹妹。渣男論之男人無論什麼年紀只喜歡2字頭年輕女性未必是事實。

報載「2018年45歲或以上的男子與20至24歲女子登記結婚數字共有93次,而與25至29歲女子登記結婚數字則有468次。不過,針對45歲或以上的男子,大部分人的結婚對象都是同樣45歲或以上女子,共有4995宗」。

Image description 著名歌手保羅麥卡尼與第三任妻子合照。(法新社圖片)

里安57個女友

再看45歲「大叔」兼奧斯卡影帝里安納度狄卡比奧,他曾被網友統計出其過去57名女友,全部的保鮮期只在25歲以下。他的現任女友今年22歲,在《鐵達尼號》上映日只有幾個月大。以里安過去情史推論,他們還有至多3年的甜蜜時光。一個男人唱「When I'm sixty-four」只能講到他到64歲時怎樣愛人,可以是你,可以是別人。如果他能唱出「When you're sixty-four」時仍怎樣只愛你一個人,才是最佳的承諾。

撰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