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全城大抽獎

2020-01-23

旅發局舉辦除夕大抽獎,全城「We connect」……唔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機管局緊接舉辦另一個抽獎活動,卻要市民天天到網站打卡,打足兩個月,返工至少每周休息一天,但這個抽獎每周可抽足7日,這恐怕已不是遊戲而是一份很committed的「工作」。傷財與否未知,但一定是勞民矣。

每逢1月是抽獎高峰期,除了公營機構抽獎,還有公司聖誕派對及新年春茗大抽獎,城中不少商場為了催谷消費也舉行很多抽獎遊戲。

中國最早的政府博彩紀錄可追溯至興建萬里長城的時期,加上當時軍隊陷入物資短缺,於是發明了一種博彩數字遊戲以籌集資金。

至於歐洲,博彩活動在羅馬帝國出現,第一個可供大家購買的彩票由統治者奧古斯都凱撒(Augustus Caesar)引入,收益用來復修羅馬家園,而獎品是一些「有價錢的物品」。至於向來以「實際」作風聞名的荷蘭人,則是最早將博彩獎品由禮物轉成現金,英文的Lottery 啟發自荷蘭語Loterij。(資料來源:台灣雜誌《國文天地》、羅馬尼亞學者Catalin Barboianu的著作The Mathematics of Lottery)。

Image description 旅發局舉辦除夕大抽獎,但只有小量市民成功躋身抽獎名單。(網上截圖)

老千遊戲

但上述講的是博彩(lottery),那是要參與者付出成本的,就像今天香港的六合彩,美國的Powerball,好像以小博大,其實對家是集腋成裘──莊家的同義詞其實就是贏家嘛。幸運大抽獎呢,「看起來」對參與者而言是毋須付出任何成本的。天掉下來的禮物,誰不想要呢?但也許你為了達到抽獎的資格,本來在商場只買一件衣服,現在要買兩件;又或者你要在網絡填寫個人資料,而對方話私隱保密又是否可信?再如機管局的遊戲,日日打卡兩個月,而最後可能只是得個桔!

惡搞經濟學家凱恩斯的作家「斯凱恩」有本書名為《一本不正經的經濟學》,裏面有個笑話(以下為簡短版):肯尼向一個農民花了100美元買下一頭驢,誰料第二天農民跟他說:「對不起,那頭驢死了。」肯尼說:「那麼你把錢還給我就行。」農民說不可以,因為他已把錢花光了。肯尼也不怪責他,只說:「那麼你把死驢給我吧。」

幾個月以後,農民又遇到肯尼,問他:「那頭死驢後來怎樣了?」肯尼說:「我舉辦了一次幸運抽獎,把那頭驢作為獎品。我賣出500張彩票,每張2美元,就這樣我賺了998美元。」農民好奇地問:「難道沒有人對此表示不滿嗎?」肯尼答:「只有那個中獎的人表示不滿,所以我把錢還給他了。」

作者的結論是,資本經營是利用市場法則,通過流動、裂變、組合、優化配置等技巧性運作,實現價值增值、效益增長……

當然上述只是笑話,當中亦無計成本等情況,讀者毋須太過認真。以香港來說,我們常聽到的「推廣生意的競賽牌照」也有很多原則,第一不能提供現金獎,第二不能收取參賽者費用等等。但凡含「機會」元素的遊戲,已可能構成《賭博條例》所指的「獎券活動」或「博彩」。占飛亦相信本欄的讀者都是有識之士,不會相信那些叫你付出5美元手續費就可以獲得一部iPhone的低級老千遊戲。

Image description 居屋攪珠也是抽獎,不少市民認為它較中六合彩更難──因為中產根本沒資格。(資料圖片)

Fools for luck

Oxford Treasury of Sayings and Quotations是占飛常用的工具書,當中有很多實用英文諺語介紹,分類與解釋都簡單易明。在Chance and luck一章之中,書內提到很多例子,如「The devils look after his own」、「The devil's children have the devil's luck」、「Fools for luck」、「Lucky at cards, unlucky in love」、「Throw a lucky man into the sea, and he will come up with a fish in his mouth」……全部都是一堆酸葡萄!

前兩句嘲笑中獎的人不值得中獎;第三句恥笑中獎的是儍人,因儍人有儍福;第四句是詛咒在賭枱上贏啤牌的人,在愛情路上必然無運行;第五句更氣得要把幸運的人丟進海中,因為反正他都會含住一條肥美的魚游回上岸!

現時不少公司每年聖誕派對及春茗都舉辦抽獎活動──適逢兩個新年伊始,無論是否迷信,到叫你的名字一刻,你總是有一種無以名狀的興奮,因它除了代表一份獎品,也代表幸運的降臨。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