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皮球上的貧富懸殊

2020-03-23

自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及美國總統列根執政後,新自由主義興起。到1990年蘇聯崩潰,新自由主義再無對手,不單在經濟上促進了全球化,加劇了貧富懸殊。流風所及,在文化和體育方面也推倒了舊秩序,損不足以奉有餘。足球亦無法幸免!

十九世紀中,工業革命帶來城市化。為了給城市的勞工階級提供公餘消遣,強壯其體魄,體育會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其中最受歡迎的是足球,皆因足球球例簡單、易上手,而且便宜,有一個足球便可踢,沒有球場、球鞋亦無妨,高、矮、肥、瘦均可參與。足球還可聯誼、團結社區,給予從各地到城市打工的人身份和社區「認同」。

直至八十年代中,足球會都屬於社區。球員住在附近,比賽完畢會到酒吧跟球迷喝一杯。社區中有白手興家的富人,有利後求名,最好注資球會,一旦球隊打出成績,他便成為社區英雄,受人敬仰歌頌。

Jack Walker生於英國蘭開夏郡的布力般(Blackburn),成為富翁後,1991年收購布力般流浪,當時球會正在乙組降班邊緣。他注資一億英鎊到球會,布力般流浪不單回升甲組,並在1994-95年奪得英超聯賽冠軍。2000年,他逝世。如今,當地有以他冠名的紀念花園、塑像,以及一條路。

Image description 全球化令電視轉播足球遍及全球,電視轉播費不斷飆升,佔球會收入的比重遠超門票收入。球會的商業贊助費,跟電視轉播次數和收視掛鈎。(法新社圖片)

轉播費不斷飆升

在十九世紀成立的英格蘭足總,第34條(Rule 34)規定:禁止球會董事受薪,亦限定給股東派息的比例。此條例之目的是防止球會成為賺錢的工具,以及成為董事和股東的生金蛋的鵝。

戴卓爾夫人執政第四年,熱刺要在股票市場上市,要求足總容許球會成立控股公司,藉以避免受34條的規管。英格蘭足總批准了。之後幾年,又通過主場球會可獲較高的門票分賬。球場容量大的球會,從此愈來愈富有,拋離中、小球會。擁有大球場又位於大城市如利物浦、曼徹斯特、倫敦等的球會,往往成績彪炳。

雖然如此,英格蘭足球聯賽依然競爭劇烈,小城市的中型球會仍有力爭標,諾定咸森林便是最好的例子。1982年,英甲來自電視轉播的總收入只有520萬英鎊。甲組最富有的球會,球員薪酬只是最窮球會的3倍。

八十年代,英格蘭甲組有13隊可爭前四名,西班牙有12隊。1955-56年開始舉辦的歐洲盃,只許各國的聯賽冠軍參加,採用兩場淘汰制,連諾定咸森林、阿士東維拉、蘇格蘭些路迪、東歐的貝爾格萊德紅星都曾奪標,不讓皇馬、利物浦、曼聯、米蘭等富豪球會專美。

俱往矣!全球化令電視轉播足球遍及全球,電視轉播費不斷飆升,佔球會收入的比重遠超門票收入。球會的商業贊助費,跟電視轉播次數和收視掛鈎。於是,球會愈富有,成績愈好;成績愈好,轉播費及商業贊助費愈高,便愈有錢收購球星。球星愈多,球隊成績自然愈好。這是良性循環,反過來便是惡性循環,甚至導致球會破產。

1992年,英超成立。歐洲盃改制後,除了聯賽冠軍外,還容許亞、季、殿軍參加。比賽分入圍賽、32強小組賽及16強淘汰賽。如此一來,大球會在32強遭淘汰的機會大大減低,小球會爆冷的機會愈來愈微。今屆歐聯,16強全來自歐洲五大足球強國:英、西、德、意、法。

絕緣歐聯現赤字

無他,歐聯電視轉播費十分高。2019-22年,英超的電視轉播費是84億英鎊。可是,歐聯的電視轉播費已達17.8億英鎊。歐聯常客的曼聯,2000年的收入只有1.17億英鎊。近6年成績下滑,2018-19年的收入仍有6.27億英鎊。由此可見,經常參加歐聯的球會,只會愈來愈富有。一旦絕緣歐聯,球會便可能出現財政危機。阿仙奴這兩年無法打進歐聯,即出現赤字。反之,熱刺連續幾年打進歐聯,上屆還得到亞軍,收入增加了一億英鎊,已成新貴。

德勤會計師樓自1997-98年度起,每年公布歐洲球會的收入。皇馬、巴塞、曼聯、拜仁、祖雲達斯、利物浦等富豪球會20多年都名列十大。按照德勤的估算,年收入沒有4億歐羅的球會,休想染指歐聯或歐洲五強的聯賽冠軍。多蒙特和馬體會去年度收入只有3.7億歐羅,難道真的無法染指冠軍?球迷不妨拭目以待!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經常參加歐聯的球會,只會愈來愈富有。(法新社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