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驅魔人》神父封印

2020-03-18

本欄今年1月24日寫過瑞典導演英瑪褒曼的經典作《第七封印》(The Seventh Seal)。3月8日即傳來消息:《第七封印》的男主角麥士馮西度(Max von Sydow)逝世,享年90歲。他的死,為二十世紀瑞典電影輝煌的一頁畫上句號。

瑞典演員大多英語流利,甚至比起英、美演員更字正腔圓,往荷里活工作如魚得水。在二十世紀,默片時代的嘉寶(Greta Garbo),有聲片時代的英格烈褒曼,都是星光熠熠的女明星,遠比現今的露美慧柏絲(Noomi Rapace)和艾莉西亞菲瑾德(Alicia Vikander)光芒四射。然而,瑞典男明星卻及不上女同胞。較為影迷熟悉的只有麥士馮西度,皆因他演了逾百部電影及電視劇。

Image description 麥士馮西度在《驅魔人》飾演為少女驅魔的神父。(網上圖片)

43歲演70歲老神父

麥士馮西度嘗言:他很幸運,甫出道便遇上英瑪褒曼。1951年演出第一部片《多情自古空如恨》(Miss Julie),便得到英瑪褒曼賞識,當上《第七封印》的男主角。他身高6呎4吋,臉長如馬而不英俊,局限了他的戲路,60多年演藝生涯中,從沒演過浪漫愛情片的主角(卻演過不少丈夫和父親/祖父的角色),亦極少拍動作片。反之,由於他聲音低沉,經常演出年紀比真實年齡大得多的角色。最著名的當然是《驅魔人》中的角色。1973年,麥士馮西度才43歲,卻演70歲的老神父。

麥士馮西度演過11部英瑪褒曼的作品,只有6部擔任主角。除《第七封印》令他成名外,最值得一提的是1960年的《處女之泉》(The Virgin Spring),31歲的麥士馮西度演中世紀一名虔誠的教徒,女兒慘遭3名惡棍強姦及殺害。他不惜違反十誡中「不許殺人」的誡命,為女復仇,親手殺死3名兇徒。

此片可說是後來荷里活「私刑報仇片」的先驅,查理士布朗臣(Charles Bronson)的《猛龍怪客》(Death Wish)系列,以至香港電影《山狗》,都屬此類型。一般商業導演拍這類片,賣的是色情與暴力(姦殺女性及復仇)。《處女之泉》的結局卻寫麥士馮西度殺死仇人後,去到泉邊,整個人虛脫,頹然倒在地上。英瑪褒曼用遠鏡拍麥士馮西度的背部,通過身體語言表達出虛無感,意圖令觀眾思考報仇和仇殺的道德正當性, 而不是享受暴力的快感!

1965年,麥士馮西度在荷里活大片《萬世流芳》(The Greatest Story Ever Told)中演主角耶穌。1966年,他在《夏威夷》(Hawaii)中擔正,演好心做壞事的傳教士。1971年,英瑪褒曼往荷里活拍英語片《紅杏》(The Touch),雙生雙旦,麥士馮西度是其中之一。可惜,這3部片既不叫座也不叫好。從此,他的主角生涯告終,之後40多年,他都是演配角或只有幾場戲的閒角。

Image description 麥士馮西度兩度提名奧斯卡, 可惜均落選。(路透圖片)

不僅是演員而是「聖像」

無論演正派或反派,演小人物或王侯將相,麥士馮西度都甘之如飴。頂多演幾分鐘戲,十句八句對白,落在一般演員手裏,觀眾看過後即忘。實而不華的麥士馮西度卻克盡厥職,以簡馭繁,將小角色的性格演得很突出。以《驅魔人》中的老神父為例,相信觀眾萬中無一知道驅魔是怎樣的,但麥士馮西度憑極有說服力的演出,令觀眾相信整個過程是「真實」的,不像演戲(香港的捉鬼片中的道士,往往欠缺這種「真實」,太像演戲了),甚至為他擔心。

難怪有評論說麥士馮西度老來已不僅僅是演員,而是「聖像」(icon)。「聖像」有的是一般甘草演員欠缺的gravitas。麥士馮西度有之,香港一些老演員如鄧碧雲、關海山、鮑方等亦有之。

稍為可惜的是,麥士馮西度兩度提名奧斯卡:1989年憑《赤子雄心》(Pelle the Conqueror)提名最佳男主角。2012年,他82歲時憑《響在耳邊近在眼前》(Extremely Loud & Incredibly Close) 提名最佳男配角,均落選。

2007年,77歲的麥士馮西度,在《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中演男主角的92歲父親。他在片中只有兩場戲。其中之一不到兩分鐘,倒敍他年輕的時候,男主角為他剃鬚。兒子一邊剃,他一邊嘮嘮叨叨的講女人經,顯示這個角色到耄耋之年仍然喜歡自命風流。剃鬚完畢,麥士馮西度拿鏡子照照,帶着不知是自誇還是自嘲的語氣說:God, they don't make them like me anymore (上帝不再造出我這樣的人啦!)

這句「戲言」,寫在麥士馮西度的墓碑上,最適合不過了!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麥士馮西度2016年與妻子一起到加州出席活動時攝。(路透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