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封關封不掉的人性

2020-04-08

新型冠狀病毒來勢洶洶,當時大家連名字也未搞清楚,病毒大軍已大規模犯境。內地決定封鎖武漢城,據說封城之際,有三分一人口已流竄出城。為了遏止疫情,香港自身封關,也鬧出一場風波。

在崇尚活在當下、標榜個人優先的社會潛規則之下,生命比不上抓緊片刻歡愉和享受。吃在口中的車仔麵和「只有一次」的生日派對,比不上傳播的風險。各種防疫政策如隔離、封關明顯與部分人的任性心態相違。

目前看到有人在檢測和隔離期間仍然外出消費社交,嚴格的圍堵政策,無論構思得多麽滴水不漏,還是關不了人的任性。英國首相約翰遜可能洞見人的本性,用與全世界很不一樣的放任手法,未知有多聰明,卻嚇走了一眾外國人包括幾十萬留學生。

封關,到底有多大作用?

Image description 十七世紀的一個英國小村莊埃姆,在鼠疫時封村,避免把鼠疫帶到鄰近的村鎮,這是村內與疫症有關的遺蹟。(法新社圖片)

抗疫名村

同樣是英國,十七世紀就出了一個抗疫名村埃姆(Eyam)。當時倫敦正不斷爆發鼠疫,鼠疫,是人畜共通傳染病,存在於嚙齒類與跳蚤。鼠疫桿菌能引起多處發炎、淋巴腺發炎及引致敗血症,也會引起多個器官如肺部的衰敗。鼠疫引發烈性感染,病菌除了透過跳蚤,更會由飛沫傳播,引發大流行疫症,鼠疫又叫黑死病,死亡率高達六成。

那時,埃姆村裏有一批來自倫敦的衣服布料出現跳蚤,接着村民相繼死亡。

當時的牧師莫伯森(Mompesson)採取一些措施,如只准家人自行處理屍體、把教會聚會轉移地方、減少人與人的接觸等等,都無法控制情況。大家都意識到死亡的臨近了,於是,有人提出疏散,放棄家園逃走。

牧師當時提出一個驚人的決定,他要求村民不要離開,他會和大家留守,用意是避免把鼠疫帶到鄰近的村鎮。牧師的建議,竟然得到全體村民的認同,從此正式封村,不准人出入。這個決定,幾乎肯定會帶來全軍覆沒的結局。10多個月封村期間,即使在死亡率的巔峰,也沒有一人離開。埃姆村人口從300多人減到83人,是其他地區的數倍死亡率。期間,牧師也病倒去世。每年8月最後的星期天,在村莊以Plague Sunday作紀念,Plague就是瘟疫,當時的黑死病。

在英倫肅殺的秋天,空中迴盪着Amazing Grace的歌聲。在村口屹立着的十字架石碑,蒼渾古樸的Anglo-Saxon風格,就是當年村民共同信念所在。後邊有大小不一的墓碑,那裏埋藏了當年村民的共同願望:讓善良從這裏散放開去。

對於武漢決定封城,堵絕一切城內城外的人流交通,的確令全世界對此決絕的行為大為震驚。連世衞,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時也未能大加肯定。

人民質素

據新聞媒體的報道,封城措施相當狠辣,不單封城,也封區封人,不准隨便上街,而且嚴懲違規者。當地1月18日慶祝小年而大搞萬家宴的高尚小區百步亭,用木板、障礙物等把各個通道死死堵住。整個城市剎那間停擺,生命只能在石屎森林涓涓流逝。

內地的措施叫一眾流行病學者咋舌。歴史上沒有經驗和實證可以肯定此舉是必須和絕對有效的,而且有機會產生更多問題。根據有紀錄的隔離和檢疫措施,只能有效控制大概六成以內的病人。放在今天,大家可能會明白多一些。因為還有潛伏期及沒有病徵的隱性病人,也有不服管禁而以身試法的人。在整個處理過程,還有公平、隱私、自由和人道的理念或法律要處理。君不見香港連設立檢疫中心及發燒診所這些重要設施也寸步難行?

即使效果不是完美,在軍隊內嚴格紀律的隔離和封閉措施還是可以減少染病率的。

目前,對付大流行(Pandemic)的衞生措施,主要是根據一些大型數據結論,也考慮實質可行性。減少人流(travel)及接觸(social distancing),及早隔離患者(isolation)、自我觀察病徵、源頭追蹤及傳播途徑等。與很多人想法不一樣,關口溫度監測並不足以檢出患者。放在今天,自我申報、量體溫都可以有漏洞,甚至有人說吃退燒藥才上飛機,規定要在家檢測卻溜走出外,還有隱性患者和病情輕微的,每個加強監測的系統都涉及龐大的社會經濟成本,關鍵還是人的質素。要達到滴水不漏的防禦,不單是政策的力度,人的自我規範很重要。

封關,英文是lockdown、shut down、border closure,具體含意和做法並沒有嚴格定義。有例可循的是小範圍封鎖,如偏僻地區或環海小島,而且必須在疫情初期徹底地做,也有所謂黃金時間。1918年流感大流行,當疫情已擴散多地,這時封鎖交通及封閉車站,其實已無法遏止疫情。至於檢疫措施(出入疫區要隔離一段時間),也未曾證明絕對有效,因涉及潛伏期差異和病源排放等因素。

最高指示

世衞,一個沒有法律約束權力的衞生機構,它的取向除了個別國家情況,也要考慮全球地區平衡,因而被人詬病取態保守,搖擺不定。面對疫情快速惡化,明顯乏力。例如宣布國際關注公共衞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這是世衞近年最高級別及嚴重警告,對各國的防疫有指標性意義。新冠病毒,PHEIC來得明顯迅速。世衞總幹事譚德塞所言,是要保障體系不健全國家。對人流控制、地區的防疫措施,都是無言的最高指示。世衞不會把話講盡「畫出腸」,是資源分配問題,因為指引和制約,也代表世衞有義務向會員國提供相應必須的資助和物資,講到尾,錢作怪。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對付大流行的衞生措施,要達到滴水不漏的防禦,不單是政策的力度,人的自我規範很重要。(資料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世衞發警告除了考慮個別國家情況,也要顧及全球地區平衡。(新華社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