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浪潮】廿年升十倍 中國書畫風雲

2020-11-02

疫情來襲,社會動盪,但觀乎今年拍賣市場,仍然保持強勢。今期我們找來佳士得游世勳講中國書畫、Bonhams林安泰講威士忌,蘇富比仇國仕講中國古董,中國嘉德陳沛岑講當代藝術,細數拍賣浪潮。

TEXT BY 何兆彬


廿年升十倍 中國書畫風雲

「中國人說風從虎,雨從龍,龍出現一定會下大雨。」游世勳(Kim)說:「別覺得台灣人迷信,當年《六龍圖》在香港展出當日,香港下起大雨,連地鐵也停駛了。」這還未算,當它運到紐約拍賣前預展,當地馬上刮起風雪,積雪深至及膝……聽游世勳說起名畫,馬上被他吸引進一個個迷人故事之中。

找拍賣人數拍賣浪潮,談未來趨勢,佳士得中國書畫部國際專家主管游世勳(Kim)故事最多。這個拍賣行中國國專家,本來想做畫家:「我15歲開始習畫,本來我決定要做世上最偉大的畫家!但做不到,就做偉大的畫商吧!哈哈哈!」

Image description 佳士得游世勳

六龍起風雲
如果搜Kim的中文名字游世勳,一定看到「蘇軾」二字,2018年蘇軾《木石圖》,就是由他從日本找回來的驚人絕作,是他最經典的一仗──Kim說:「說經典其實還有另一件,當時藤田美術館的《曜變天目茶碗》很重要,大家都知道是國寶,但沒有人知道他們還有一批很重要的古畫:南宋陳容的《六龍圖》等六軸手卷。那一年,大阪古董商會會長找了我們佳士得跟蘇富比兩間拍賣行去比價。」

他記得清楚,那是冬天一個早上,他們到了博物館,看到古畫攤開,嚇了一跳,「我看過很多畫,但很少見到五件這樣的清朝宮廷收藏,全套原裝都沒有碰過。上手買家自1913年購入後,就收了起來。裡面還夾有當年寫下的手寫單,是恭親王王府管家寫的。」這幾幅收起來一百年的古畫,2017年拍賣,拍出4,350萬美金(逾三億港幣),同一批古畫另外兩張拍賣了三千多萬,數字驚人。

他說中國人傳統裡風從虎,雨從龍,「龍出現一定會下大雨,它在香港展出時香港大雨到連地鐵也停駛了,在紐約拍賣風雪之大,積雪高至及膝。」

拍賣會上,當過了萬,可以50萬、50萬的叫,「有人說我這樣太慢了,它一定拍到天光啦!你不如叫1,000萬啦。」結果Kim由160萬美元起拍,以50萬一口叫了很多口後仍未到一千萬美元,「我說Ten Million,還有人聽錯,我說是一千萬啊,大家聽清楚了,開始全場起哄!那場拍賣很成功,到了我在大阪收貨時,日本同事憂心忡忡,我問他為何要煩惱?他說有個老先生聲稱手上有件國寶。」Kim說,聲稱手上有國貨的老人非常多,「這種故事你還聽得少嗎?不如叫他先發個圖片來。」他跟日本同事說。

未幾這日本同事收到相片,讓Kim一看之下,他幾乎暈了,「那幅圖,我們讀書時看的都是黑白的,那是60年代珂羅版印製,但這次是彩色的。我再看印章照片,今天的印泥是油性,但從前是用蜜汁調的,水溶性,色彩較柔較淡,「我知道它很重要,問這件作品在哪裡?當日我們在大阪,作品在關西,我說馬上取消所有行程,我們馬上去找他。」

Image description 陳容《六龍圖》手卷 水墨紙本 畫作尺寸:13½ x 173½吋 (34.3 x 440.7公分) 書法尺寸:13½ x 32½吋 (35.1 x 83公分) 文獻:乾隆皇帝《石渠寶笈續編》,1793年。 成交價:48,967,500美元 / 378,706,146港元© 2020 圖片由佳士得提供

從前日本人最推崇中國文化
這個驚世藝術珍品,就是蘇軾《木石圖》。

到了關西,大家約好了在一銀行貴賓室,客人早已鋪好紅氈,作品放木盒裡面,旁邊放着收藏的出版,Kim把原件細看兩三次,知是真品無疑,古畫是二十世紀初賣去日本的,「日本人的規矩,拍照前已要得它同意,我一問老先生就說可以拍呀,我把每一部分,它的尺寸、裱法、包手包巾、百寶袋都細拍下來。他問我這作品大概值幾錢,我比較保守,說起碼2億吧,他說好,露出滿意笑容。」結果拍出驚人的4.1億港元。因為Kim讀藝術出身,知道有太多人想看作品真身,跟老先生問准,無論花落誰家,競投前都想把它公開展出,老先生同意說就把它交由拍賣行安排吧。

從藝術品的買賣,就看出了潮流及趨勢所在。Kim解釋,九十年代之前因為大家跟着上海及日本收藏方向,上海畫派的畫家特別受重視,「到了日本經濟泡沫時期,也有人收上海畫派,因為上海是國際城市,新潮一點,廣東及北京相比較下傳統保守。然後到了2003年後,中國藝術品更受追捧,大陸好多企業家加入市場,他們開始收畫,藏家中心是北京,收藏的方向也轉以北京及上海為主。2007年後,又開始留意嶺南派作品,也開始注意古畫。」
回看蘇軾及在日本尋寶,Kim解釋,傳統上日本人最推崇中國文化,認為它是最高級的,但日本人在九十年代經濟泡沬爆破後,變得全盤西化,好多人不會欣賞這些作品,就會把藏品賣掉。

剛剛談到03年中國經濟攀升,藏家湧現,Kim恰好搭上了這班車,見證了不少畫作價格狂升,「90年代有個行家買了一張吳昌碩,價值82萬,這在當時已很貴了,放到2002年他拿來估價,我們估60-80萬,他說都放十年了也沒有賺,我說不如再等等嘛。結果再等了一年他拿到別處去賣,那幅畫很重要啊,如果再多隔兩年才賣,價錢可能會翻3-4倍,所以時機好重要。」

「不是飽暖思淫慾,而是思藝術啊!因為人需要提升,因為空虛,就希望心靈豐富。」Kim 15歲開始學畫,年少時夢想是當世上最偉大畫家,常摹臨經典畫作,畫家夢後來沒有成功,曾當了幾年中學繪畫老師,加入了台灣佳士得後,來公司知道他學畫,叫了他過香港幫忙,自此事業一帆風順,從前所學的書畫、繪畫史都大派用場。他是極少數能一邊介紹拍品,一邊用筆示範當中畫法的專家。二十年前佳士得中國書畫部一季才拍3,000多萬,如今每季是三億以上,等於當年十倍。他說,從前買畫格價都平穩,「買畫是否一定會虧本?不一定,要看區域未來經濟。」

他記得2001年,有幅齊白石六萬元,沒有拍出,「六萬在當年已是很多,那幅是畫小雞的,我很喜歡。98年開始香港經濟好差,01年還沒轉好,但其實已經見底了,同一幅畫,到了2012年賣了160萬。所以時機好重要。」

$500壽山石今值15萬
因為他懂,Kim認識了不少藏家,都會常來請教,跟他學欣賞古畫,這些多是醫生、專業人士,叫他們買什麼書讀他們就去買,預展天天去看,「也不一定想聽我說,例如很多買的是老闆,平常就只有別人聽他說話,哈哈。也有客人完全不學習的,這個客人是從小到加拿大的台灣人,他不大懂看漢字,所以喜歡草書。他喜歡問我:這幅是藝術家的中上還是下等作品?上等之中,又是上上、上中、上下作品?依你看,它排名如何?以此來決定出價。五六年前他把東西全部賣光了,價錢都升了十倍!他是學金融的,只留了幾件在身邊,說到了老才賣。他很好笑,完全不讀書的,每個人收藏哲學都不同。」

中國書畫專家的日常是怎樣過?就是到處拜訪藏家,約行家吃飯聊天,了解每區的市況和品味,「這幾年大家富裕了,大家都追求工筆,幼細、華麗的作品備受追捧。」

Kim說自己最愛聽到有人說那個畫派20年來都備受冷落,因為他懂,每次聽到就去研究,「92年我在讀書,學刻印章,當時老師會收藏田黃,我也買了些小件的,大約大姆指大小,正常顏色,當年大約是兩三萬台幣,現在要20-30萬港幣一塊。像壽山石,那一年我跟同學買石頭做印章,知道那個礦到了1990年已沒有了,兩個同學馬上去買,一人買了三支,每支500港元。兩年後,我用$5,000港幣賣了一支,用來支付畢業錶畫費、畢業旅行,都不用問家裡要錢。到了去年,我老同學想在宜蘭買地建樓,拿了一支出來賣,賣了15萬港元。他還跟我道歉說不好意思,因為那一支跟我的是一對的,但我沒有想賣。」

未來趨勢
其實他對市場最有觸覺,每有消息,就去研究,看它有沒有空間,「2001年有人問我適合買什麼,我說白玉吧,當年有一個白玉香爐約價18,000-20,000萬美金(約15.6萬港元),到今天價值是180萬港幣了。」同年,一個朋友問他若他是藏家,會收藏什麼,Kim說清末有個畫派叫金石畫家,東西很好玩有趣,「我叫他你趕快收,結果他收了兩三年,市場就追上來了。這行業是興旺的。但收藏的眼光,需要建立在歷史和美術史上,記得剛入行,有個大專家跟我們聊天,我問他什麼未來會受到重視,他說好簡單,你留意滿清末年、民國初期,大家在玩什麼,跟住就是這一塊,後來回看,果然是這樣。」

那下一個潮流是什麼?「大家居住環境越來越細,大陸會慢慢走向大樓,但沒有人買別墅了,所以整體居住環境小了,會注意精細的東西,例如文房玉器,放在書桌上的收藏。好大件的好難收藏,也許都進博物館了,這陣子一些小品都賣得好好。」

這兩年社會動盪,他怎看未來兩年?「這兩年會不錯啊,我這樣說大家可能懷疑。但你要明白,大陸房地產已到頂峰,股市正在升,但人們在買東西,坊間好多經濟的書總會談到動產,油畫、珠寶就是動產,現在全世界都在印鈔票,很多錢會走到這些東西上,趨勢是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