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浪潮】藝術潮流和藍籌

2020-11-19

Image description 陳沛岑(Vita Chen)

嘉德中國拍賣的強項是水墨,拍二十世紀和當代藝術始終稍遜兩大國際拍賣行,而且嘉德分北京、香港兩個邊,北京成績一向較好,三年前請來陳沛岑(Vita Chen),才由每季拍賣幾千萬,提升到過億。當代藝術常出現爆紅新名字,拍賣價格驚人,那些可投資?那些值得注意?我們請她指點迷津。

TEXT BY 何兆彬

由千多萬做到過億
Vita曾為《典藏》雜誌編輯,後來加入蘇富比,工作七年後,於三年前轉到中國嘉德,任職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總經理及資深專家。

Image description 草間彌生《大海的眼睛》

「我加入以來改變蠻大的,以前嘉德一年做四個拍賣有點太多了。」Vita解釋,因為拍賣行分春秋二拍,但嘉德因為北京、香港各有部們,變成每邊都有春秋二拍,一年四拍,「兩邊時間相差一個月,當時我還沒有加入,他們會側重在北京,一直想找人來做(香港)這一塊。對新加入的我來說這是挑戰,之前一季只有1,000-2000萬,我來第一季做了一億。」

這是什麼做出來?「嘉德品牌不錯,但之前可能側重在北京,香港收件作品不多,所以我想扭轉大家的印象,讓大家覺得我們可以拍出好價錢。我念藝術史,每次都專題式策劃去梳理亞洲藝術歷史。」第一年來到她做了兩個專題,分別是《女性藝術》和《反叛之光》,「我覺得20世紀藝術裡面,女性藝術家的價錢是被低估了。當季的目錄我使用了潘玉良的畫作封面,那不是價錢最高的。那一季有一幅趙無極的作品全場最貴的,價值2,000多萬。而潘玉良那作品最後也拍出好成績。」北京委託收3%拍賣稅,香港只收0.5%,相差不少,北京藏家多實力又強,但他們也會透過網上去投香港拍賣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奈良美智《被遺忘的小狗、等待(雙聯作)》

新買家推高價錢
在藝術雜誌工作四年,再在拍賣行工作十年,對藝術市場見多識廣,自然有見解。我們每年看到拍賣預展的名字,總是那幾個,這其實就是市場指標,「大家都有名單,例如去年我們看到劉野拍得特別好,跟藏家接觸,你會知道他關心什麼。藏家都是很敏銳的,拍賣公司就去徵大家想要的東西,不管那一家都想要他的作品,春天賣得不錯,秋天每一家都有他的作品。所以拍賣行徵件,也是徵同一批藝術家。」Vita解釋這都跟新買家有關,「譬如說李真、奈良美智、劉野,都是有新的買家進場把價錢推高了。像去年的李真去年《大士騎龍》拍了1,100萬港幣,就是因為有新的買家,想找特定作品。」Vita說,現在藏家年輕得多,30-40歲就開始收藏,「老一輩著重藝術史的脈落,但年輕人對此沒有感受,所以新的買家進來,帶來很多新的因素。」

Image description 李真《大士騎龍》 2001,銅雕 版數:5/6,去年拍出1,100萬。

Toy Art炒得熱鬧,也是因為這樣,「這絕對跟藏家有關係,他們是看著這些東西長大,從小買潮牌,小時候可能沒有經濟能力,小的時候沒有能力去收,但到了長大,就開始走向這些他們認同的東西。」她說,50多歲的藏家也可能覺得Michael Lau、奈良美智有意思,但真的要花一億港幣去買奈良,可能不會,「他們更喜歡常玉、趙無極,但對年輕人來說奈良就等於常玉!」

因為年輕一輩較用直覺思考,Vita還是會提醒他們,「Art Toy也是藝術品類,但藏家要注意它是否有版數的問題,因為有很多是Open Edition,已經做到100版或3,000版。可不可以買?當然可以,但值不值得花那麼多錢?KAWS的木雕只有一版,但若是一千個版賣同樣價錢?如果Art Toy你願意50萬來買,為什麼不收藝術家的原作?」

學術、展覽的作用
潮流名字怎麼能成為所謂「藍籌」?Vita說,行內說起碼要經過四季(兩年),藝術家作品價格才會穩定下來。「像草間彌生從50年代就發展,在市場上已發展了五十年。市場上有時會出現比較畸性的現象,一些突然爆紅的藝術家,價錢突然很高,但沒有鋪墊。」她說,穩健的藝術家作品格價平穩,跟學術、有沒有國際美術館收藏、策展人的關注等息息相關,也看有沒有持續辦展覽相關,「趙無極是天皇地位,價錢已到了高峰,還能不能突破要看學術上、展覽上有沒有推薦,有沒有大展出來,那有才會有新的藏家進來,市場上不可能總是老的藏家來買。」

藝術藏家還是對新創作有期待,因此像Genieve Figgis這兩年迅速走紅,就是她滿足了大家對新畫法的期望,「她把人物都畫得變形,只要用上了新的語彙,就會被市場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