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s to Watch】Whats Good Music Awards:突破香港主流音樂

2022-01-28

「係呀係呀叻呀叻呀 知你好_勁」香港 Hip Hop 界不乏有創意的音樂作品,就如 JB 這首唱到即使平日不多接觸 Hip Hop 的香港人都一定會聽過的歌;雖然如此,在各大主流的音樂獎項平台卻未見足夠的認同。Whats Good Music Awards 是「第一個真正屬於香港 Hip Hop 文化的音樂頒獎典禮,為香港樂壇寫下新一頁歷史。」由本地組合廿四味成員 Phat 及 JBS 帶頭,除了頒獎典禮之外亦希望製造到一個推廣及認可香港 hip hop 文化的平台。

TEXT BY JAZ KONG     PHOTO BY WHATS GOOD MUSIC AWARDS

Image description

樂壇唔只得佢哋,仲有我哋
2000 年的商台叱咤頒了兩個獎項予 LMF,其後 2008 年廿四味亦奪過《叱咤樂壇生力軍組合銅獎》,但除此之外,這二十年間並未見到主流音樂頒獎典禮有給予過 hip hop 歌手或創作者足夠的欣賞。Phat 早在 2011 年已在訪問中提過他的夢想,就是在各大音樂平台可以新增最佳 hip hop 組別獎項,等了又等都仍然未見此夢想得以實現,「大家好像不太見到 hip hop 這回事」,所以 Phat 跟 JBS 就下定決心,自己去推動讓這件事發生,意念醞釀了十多年之後,套一句 JBS 的說法就是「要為 hip hop 做點什麼,要讓歌手們被看見。」Whats Good Music Awards(WGMA)由此誕生,原定於 2 月 8 日晚於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辦現場頒獎典禮(編按:WGMA 最新宣佈將延期至今年 5 至 7 月舉行,詳情請留意 WGMA 社交媒體),在 YouTube、KKBOX、ViuTV 等平台直播或轉播。雖然頒獎禮可能要因疫症而延期,但對於 hip hop 界、甚至是整個樂壇而言都是一件盛事,屆時將有 36 個首次於本地樂壇出現的音樂獎項,包括「最佳 Hip Hop 組合、歌手」、「年度最具影響力歌曲」甚至是「最受歡迎 Hip Hop 俱樂部」等,被邀出席歌手及音樂單位亦超過 400 位。

Image description Whats Good Music Awards 由廿四味成員 Phat 跟 JBS 帶起,推動 hip hop 界的認受性。圖為 JBS。

JBS 形容 WGMA 絕對不是一個「圍威喂」的頒獎禮,亦因如此才可得到各界的大力支持,單看首輪投票人數,第一個星期已有近一萬三千人投下他們神聖的一票。WGMA 除了雲集 hip hop 界上上下下之外,評審陣容亦不乏熟悉的名字,包括陳奐仁、Davy Chan 等,至於各個獎項的評審準則亦分為三部分,「Professional」由評判團組成、「Popularity」由「登記選民」投選心水創作人、而最驚喜的應該是「Respect」,由行內 Hip Hop Artists 評判團組成,因為「可能大家平日只會見到作品的其中一面,但若然創作者本身很有才華的,其他表演者都會可以藉以認同彼此。」WGMA 的宣傳口號是「樂壇唔只得佢哋,仲有我哋」,但其實音樂不應分你我,「good music is good music」,WGMA 歡迎所有人參與,「即使是 cantopop 歌手想嘗試出 rap、玩 R&B,做得好的話絕對可以被提名,everyone is welcome。 」在首輪投票結果中亦見到不少所謂主流樂壇見到的名字,Tyson Yoshi、Gareth T.、MC $oHo& KidNey 等,百花齊放。JBS 就以運動比喻,「講到『波』,為什麼播的大多數都是足球?籃球、棒球也是球類運動,為什麼只集中播其中一項?」音樂亦如是,大家聽 JB 亦不代表歌單要剔除 Mirror,只是希望透過 WGMA 這個平台,可以讓更多種類的音樂發揚光大。

Image description Whats Good Music Awards 由廿四味成員 Phat 跟 JBS 帶起,推動 hip hop 界的認受性。圖為 Phat。

It's Time!
為什麼要在 2022 年去做 WGMA?Phat 就提到「當我知道每間中學都最少有一個 rapper 之後,就知道 it’s time,要做這個頒獎禮了。」軟硬天師當年將 rap 帶入樂壇,但仍偏向「數白欖」的形式,二十多年前成立的 LMF 可說是 hip hop 的轉捩點,讓大家知道原來 rap 可以這樣玩、這樣做音樂,Phat 跟 JBS 兩位都是 LMF 的成員,將近二十三年的歷史,Phat 就形容香港 hip hop 界最大的改變是「多了很多人玩,LMF 開始時是一個熱潮,板仔打扮、用另一種方式玩音樂,雖然熱潮冷卻了,但就好像種下了一粒種籽,現在就開始見到有個小小的花園;但要做到遍地都開花,就要慢慢多些人去做、去聽 hip hop。」WGMA 不只是一個頒獎禮,除了後續會幫參賽者舉辦大大小小的音樂會之外,創辦人最希望做到的是創作者可以被看見,繼而以 hip hop 維生,因為 Phat 都經歷過日間送貨、晚上有時間才埋首做音樂的歲月,「多年來都見到好多高質素的音樂人做得好好,但養活不了自己;玩得三年五年,有多少人仍然可以在放工後維持這團火?最終的希望是 WGMA 這個平台可以 sustain 到大家的 talent,這個平台可以讓大家全心全意做音樂,不是要立即發達揸靚車,但至少可以生活。」Hip hop 不只得音樂,就像 JBS 一樣,他熱愛 hip hop,即使不是做音樂的時候,他的一切事務都是圍繞這個文化,「最終目標是可以帶起 hip hop 界,圍繞這個文化帶動更多工作機會。」比起美國、日本、韓國等地,香港的 hip hop 文化並未成熟,就是 Phat 說的生活問題,但他仍然抱着樂觀的心態,「距離成熟的路又不算太長吧,五到八年就可以相當大,因為看到近年作品愈來愈多『見得人』;加上除了音樂成熟之外,各歌手都很懂得做 marketing 去包裝自己、去做宣傳,由寫歌到 MV 到日常的風格都很 organic。」

2022 年亦是很特別的一年,好像有新希望,卻又有點讓人聞風喪膽;hip hop 文化就是要做自己、講自己想講的事,兩位又如何看「禁歌」這回事?「不只是 hip hop,香港的創作者都很有創意,你不讓我講嗎?我不直接講,就兜個圈讓聽眾明白。這亦是最考創意的一環,我走另一條路、用連登潮語、用 graphic 去做。不會影響創作的,反而可以刺激到更多創意。」相信這個不只是 hip hop 文化,亦是香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