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葉葦:生活MANNER | 高檔VS下流

葉葦 | 2018-01-29

Image description 依據所應用之原材料來衡量事物貴賤,是古已有之的尺度,譬如東西方古典聖像便多以銅鎏金鑄造,又或大理石雕刻,矜貴者甚至鑲嵌寶石。

一般而言,品評一個空間或者一件產品的品質和檔次,可以依據其所應用之原材料來衡量,按次序之高低可粗略列舉為:黃金/寶石 — 石材/純銀/陶瓷 — 實木/皮革/青銅 — 鋼材/夾板 — 塑膠/人造物料。

高檔下流 有料無料
從雕塑這一種源遠流長的藝術媒介中,便可以見出這個由來已久的尺度:古典東西方的聖像皆以銅鎏金鑄造,矜貴者甚至鑲嵌寶石,大比例的作品則以大理石雕刻,次一等的君王偉人雕像則以青銅鑄造,直至現代大抵也是如此。當然,不同年代,不同文化,不同文藝思潮下,人們所推崇的物料有莫大差異。

現代主義流行以來,人造物料如混凝土、不鏽鋼和PVC被廣泛地應用於幾乎所有場合:二十世紀現代藝術先驅MARCEL DUCHAMP首創以現成工業產品創作,到上世紀中期ALEXANDER CALDER已對不鏽鋼熟用如流,而對於當代的村上隆和KAWS而言,樹脂和塑膠更不是什麼新鮮事;現代建築也不復是一種永恆的藝術形式,而是要為城巿的擴張和發展作出妥協,鋼筋混凝土的低廉價格與可塑性於是帶來了絕對的優勢,當代建築師如阪茂甚至實踐利用紙作為物料來應付臨時的建築需要。

Image description 不同年代,不同文化,不同文藝思潮下,亦催生了不同材質的雕塑作品。

在消費巿場上,不鏽鋼與PVC同樣地滿足了高速經濟增長下對於工業產品的龐大需求,尤其是可以大規模倒模生產的塑膠產品,可謂上世紀下半葉的3D列印技術。記得德絲汀荷夫曼主演的電影《畢業生》中的一幕,MR. MCGUIRE對初出茅蘆的BENJAMIN如此說,“I JUST WANT TO SAY ONE WORD TO YOU. JUST ONE WORD - PLASTIC. THERE’S A GREAT FUTURE IN PLASTICS”。至少這句話在往後五十年之內都沒錯。

裝飾藝術 古典回潮
只是所謂設計或者裝飾藝術,二三十年總會來一趟回潮,到最近十年設計界又再尊崇黃金與石材,高級時裝名店之櫥窗與外牆無不以偽雲石板材裝飾,餐具潔具以至珠寶首飾就算未能選用貴金屬諸如黃金白金玫瑰金,也寧可取青銅黃銅純銀而捨不鏽鋼。

傳統的高級鐘錶必然採用銅鎏金或者K金製造殻體,藉此對裡面精密的機芯提供最佳保護;踏入工業年代,鐘錶變成密集式生產的消費品,煉鋼技術也達至歷史顛峰,足以對機芯帶來足夠保護,不鏽鋼腕錶自然大行其道。然而,近十年來奢侈腕錶巿場重新崛起,貴金屬腕錶再一次成為王道,原因完全非關實用,相信社交媒體上的炫富氛圍對此提供了一些線索。

至於在室內設計的領域,價廉物美的木材夾板自組合櫃興起的1970年代開始已經主導傢俱巿場幾十年,再加上流水作業式生產的宜家家俬推波助瀾,本以為乃不能逆轉之勢,但近年不同層面的消費群又明顯地重投實木硬木傢俱的懷抱,本來更環保的夾板只能眼睜睜宣告大勢已去。

Image description 現代主義流行以來,人造物料被廣泛地應用於幾乎所有場合,而對於當代的KAWS而言,樹脂和塑膠可能才是最合時宜的藝術形式。

其實當代設計師早已丟棄了1980年代那些愚蠢既幼稚的曼菲斯風格,他們也許從古典傢俱擷取了不少靈感,從而讓優雅質樸的新古典主義獲得了當代的嶄新演繹:具有弧度的椅桌造形、帶少量裝飾的壁板與牆腳線、克制的電鍍鍍金配件皆踏上了回潮。

物欲橫流 裝逼條件
所以籠統而言,要區分高檔與低檔,最終還是離不開以上的古老方程式。所謂古老方程式,其實是源自古埃及古希臘古羅馬到文藝復興哥德時期一路承襲下來的西方建築營造架構,而傳承至現當代,一般人仍然可以從古典歌劇院、美術館、老派五星級酒店的設計中一窺所謂高檔次之典範。

Image description 在消費巿場上,不鏽鋼與PVC同樣地滿足了高速經濟增長下對於工業產品的龐大需求。

當然,時尚潮流畢竟亦與當時的社會狀態政治局勢文化風氣有莫大關連,回顧上世紀中期西方的戰後經濟環境,到後來中國共產黨釀成的三年自然災害十年文化浩劫,真是想裝逼都沒條件,實用主義、簡約主義原則便是該年代的理所當然。

反觀當下兩百年來前所未見的和平盛世,物資過剩物欲橫流的人際社會,的確為高端奢華庸俗創造了最理想的條件。沒錯,奢華與庸俗本無衝突,高檔與下流也可能並存,關鍵盡在那一念之差,一夜之暴發而已。

作者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reedle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