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來了

2017-11-20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接近三年前,Jonathan Anderson剛剛發表他的Loewe處男系列,他帶同與英倫地毯大師John Allen合作的capsule collection來港,我們有幸跟他訪問,並且拍了一個有型的黑白封面。

加入西班牙品牌四年,四年來,他讓我們見識他對藝術的狂熱,他對藝術及設計那團火,透過一個又一個系列,連珠爆發,好像越燒越熱。這不只是借藝術過橋的二次創作,從他對前輩作品的尊重,嚴謹的處理,過程可能比自己設計一幅圖案更繁複,必須是很愛這些藝術作品,極渴望將圖案融入自己的設計,才會不惜工本地付出。

這位愛爾蘭金童,最新目標是十九世紀英國藝術家William Morris,集布料設計師、詩人、小說家及社運領袖等多重身份的他,以廿一世紀的講法,百分百是個slasher。Jonathan Anderson 最感興趣,當然是他設計布料及牆紙的圖案。對於兩世紀的前輩,他讚不絕口:「他從根本上徹底改變大家對applied craft的認知,令他成為二百年來最重要的設計師之一。」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由上至下,分別是Strawberry Thief 圖案的Puzzle、Honeysuckle圖案 的Elephant bag及Acanthus圖案的 Hammock。

雖然作品用於家居設計,William Morris的畫風,個人風格強烈,他喜歡從大自然取材,森林花朵飛禽猛獸共處一布。他的設計,亂中有序、花呢花碌,但他堅持透過傳統工藝染色及印刷,拒絕工業革命主張的機器生產。這是當時英國興起的美術工藝運動(Arts & Crafts Movement)的核心思想,他亦是運動其中一位重量級推手。

於是乎,Jonathan Anderson從Morris & Co.的資料庫中,挑選了四款1874年至1883年的布料及牆紙設計,分別是Acanthus、Forest、Honeysuckle及Strawberry Thief。四款之中,比較有趣是後兩者,Honeysuckle是一種學名忍冬的攀爬植物,而它的花朵,就是媽媽用來煲涼茶的金銀花;而Strawberry Thief得意在於圖畫內容,描繪雀鳥在樹上偷吃士多啤梨,所以叫做士多啤梨賊。

有了圖案,Jonathan Anderson一如之前John Allen的capsule collection,將2D變成3D,把圖案套在他設計的手袋、衣服及皮革小物。在宣傳照中,最搶眼是茛苕葉(acanthus)衣服,他把圖案密密麻麻地印在疑似羽絨外套及招牌Fihserman摺腳褲, 連同波鞋及messenger bag,一氣呵成,猶如一幅迷彩圖案,可以隱身在William Morris的牆紙。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秋冬的男裝系列,他設計了兩件手繪圖案biker jacket,這次以前輩筆下的狐狸先生添食,抽取Forest圖案中的狐狸,單飛變身biker jacket主角,狐狸旁邊及衣袖,有怡人小花襯托, 衣服背後寫上Loewe And Co,明顯寓意品牌與Morris & Co.的交合。假如去年錯過了磨菇與白鴿,狐狸先生提供另一次機會,另一件兔仔圖案cardigan都好看,冷外套的文藝書卷,與biker jakcet的不羈放縱,兩種性格。至於大家熟悉的Puzzle、Hammock及人見人愛的Elephant bag,換上新裝,亦提供了一個漂亮的換季理由。

在Loewe官方網站,引用了William Morris一句說話:「The past is not dead, it is living in us, and will be alive in the future which we are now helping to make.」他的智慧,由Jonathan Anderson實現,亦證明世事萬物,新與舊不一定天生對立, 可以美麗地共存。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