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黑金剛

2018-07-09

已不記得何時開始,品牌開始喜歡邀請不同界別的創作單位合作。有時會覺得,這種交流是一種行為藝術,你找怎麼樣的拍檔,正正反映品牌identity,以及計劃目的。因此,當Miuccia Prada出手,以「Prada Invites」之名策劃一個黑色尼龍project,並且組成強勁的工業創作聯盟,非常make sense,因為Mrs Prada挑選partner,從來是欣賞才華,非為make noise。

Prada邀請了四個單位合作,分別是Ronan & Erwan Bouroullec、Konstantin Grcic、Rem Koolhaas,以及來頭最勁的Herzog & de Meuron,即是為Prada設計日本南青山玻璃店及北京鳥巢的建築師組合。

在八十年代,因為堅韌耐用,尼龍是工業常用布料,Mrs. Prada看中這點,作出一個充滿遠見的挑戰。「我想做一些近乎不可能的事情,讓尼龍變得奢華。這不是沒可能的,如果仔細想想,現在黑色尼龍是無處不在。」結果,黑色尼龍成功突圍,躋身品牌icon。

四個設計組合,風格南轅北轍,各自以他們的想法,為黑色尼龍變身。Bouroullec兄弟設計了一個portfolio folder、Konstantin Grcic做了一條很多袋的圍裙、Rem Koolhaas創作了一個孭在胸前的背囊,而Herzog & de Meuron則炮製了一幅文字圖案,印在一套尼龍衣服之上。在天橋上,黃帽為記,在今年一月的米蘭男裝周曝光。
天橋上,最吸睛是尼龍圍裙及背囊。根據Konstantin Grcic,圍裙靈感源自漁夫工作時穿的fishing vest,換上黑尼龍,加入好多拉鏈間格之後,軍事味濃郁,驚喜之作。至於胸前背囊,Rem Koolhaas從Prada招牌產品出發,他觀察現代男士的隨身物,尤其是海外工幹,必備手提電腦、tablet及其他電子產品,大多是長方設計,於是他以物為本,把背囊做成長方形,設計了相當多長方形間格,方便男士pack及unpack,是窩心的。同樣,將背囊轉到胸前,都是方便用家提取物件,不用轉來轉去,以及避免在人群中相撞。我在想,既然backpack已不在back,此背囊,是否應該正名叫frontpack?

Image description Herzog & de Meuron的作品,將一幅文字圖案,印在一套尼龍衣服之上。

Image description Konstantin Grcic設計的多袋圍裙。

讀過設計背後的理念與相關資料,比較觸動是Herzog & de Meuron的創作故事。以兩位超強的建築往績,他們卻沒有設計一件大家期待的尼龍物件,反而低調地做了一套印滿文字的衣服。他們認為,自古以來,語文是強而有力,能夠刺激思維、改變世界的媒介。可是,在光纖世界,資訊嚴重泛濫,文字只淪為傳達資料的工具,逐漸喪失既有power,所以他們希望透過天橋設計,重新賦予language一點力量。作為文字工作者,不可能不感慨。他們的文字圖案,有點考古的破落美,連衣服鈕扣都以文字蝕刻模仿古代錢幣,表達錢幣慢慢被電子貨幣淘汰的現實。雖然衣服沒有石破天驚的賣相,但他們的想法及execution,很有詩意呢。

Image description Bouroullec兄弟設計了一個portfolio folder。

Image description Rem Koolhaas的創作:背在前面的「背」包。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