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rture優雅靈犀】Fashion is Art

2019-03-14

Image description Gucci Cruise 2019

出名貪靚的大文豪Oscar Wilde 曾說:「One should either be a work of art, or wear a work of art」。百多年前,他已界定時裝為藝術。

可是,在消費主義下,連藝術都被質疑膚淺得只剩下銀碼,王爾德的時裝藝術論,支持􎍼買少見少。縱使世界越來越黑白不分,思想永遠自由,我們都可擁有自己的看法。無可否認,品牌打開門做生意,沒有老闆不想賺錢,只是在賺錢背後,總有千萬種方法,把生意做得美輪美奐,甚至賦予時裝創作本來的藝術性。

Text by Ben Wong

要為時裝增添藝術色彩,設計師與時裝相關的創作單位, 各就各位。天橋上,由聖羅蘭到Raf Simons,以至近年爆紅的Gucci 藝術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分別為設計灌溉自此一家的藝術眼光,又或是Dior 男裝藝術總監Kim Jones,在時裝騷及店舖聳立昂藏十米的裝置藝術品,以Pop為Art,皆大歡喜。

Image description Gucci Cruise 2019

另一方面,處於鏡頭背後的時裝攝影師,利用光與影, 呈現衣服與模特兒的美態,以及他們構想的藝術空間。Nick Knight 與Markus Klinko,兩位當代數一數二的攝影師,在過去三十年,紀錄無數時尚影像,前者近年拍攝硬照之餘,醉心研究時尚短片,開闢時裝藝術無限可能的天空。條條大路通羅馬,誰說時裝不藝術?

以Pop為Art
近十年八載,時裝與藝術,越走越埋,主因是時裝設計師流行向藝術借鏡,可能是以衫致敬,或是方便就手,又保證有noise,何樂而不為。

時裝史上最經典藝術作品,聖羅蘭在1965 年創作的Mondrian裙,就是時裝大師受荷蘭藝術家Piet Mondrian的彩色格子作品啟發。半世紀後,環顧當今時裝界,本身最迷戀藝術,又熱衷融入藝術色彩的時裝設計師,非Raf Simons莫屬。由個人品牌開始,千禧年後已嘗試跨界創作,2003 年秋冬的《Closer》系列,他將設計男神Peter Saville 為Joy Division 及New Order 設計的超經典唱片封套,大規模印在衛衣及parka jacket 之上,一推出便成為No. 1 潮物。眨下眼,十多年過去,他經過Dior 的三年洗禮,人氣與江湖地位飆升,人紅自然值錢, 早幾年有網店搜羅一組三件Closer 系列的parka,索價二萬美元,升值潛力媲美藝術品。

Image description Undercover FW19

在Dior 的首個haute couture 系列,他便與好友藝術家Sterling Ruby 聯手,將作品由畫布轉移到布料,剪裁出一系列令人驚豔的晚裝,為Mr. Dior的New Look,添上一點Comtemporary Art 的筆觸。後來由Dior 轉戰Calvin Klein,這位比利時文藝設計師繼續藝術,開發了一個Andy Warhol 的capsule collection。今年春夏的Calvin Klein 205W39NYC 系列,Raf Simons 延續美國風情,從荷里活電影文化出發,他看上史匹堡的《大白鯊》,於是順應劇情,圍繞潛水衣及電影海報創作,在《大白鯊》海報加入CK 標誌,變成小背心。即管看看,這條CK 鯊魚,有沒有Damien Hirst 鯊魚作品的商業潛力。

Image description Undercover FW19

同樣向經典電影取經,還有Undercover 的高橋盾。不肯定他是否Stanley Kubrick 死硬粉絲,但他先在SS18 女裝系列玩《閃靈》,派出冤魂孖妹登上天橋行騷,去年秋冬在男裝系列追加《2001:太空漫遊》,看來大師給予他不少腦細胞刺激。決定了太空漫遊,他聰明地將電影經典場面,包括猿人與黑石柱的經典開場、主角David 漫步太空艙,以及最後一場時空轉移的未來睡房場景,一幕一幕投影在衣服上,令衣服充滿電影感。假如是《2001》影迷,這批衫很屈機,五十年一遇的太空漫遊戲服,穿夠􎑸可以用相架裱􎑊掛在客廳欣賞,買來儲都抵。不過,Stanley Kubrick 系列還有第三部曲,今年秋冬的男裝系列,高橋盾投入《發條橙》的超現實世界, 將電影中作姦犯科的反社會分子重現天橋,單是Alex 的大頭圖案衣服,已經是電影藝術的時尚精華。

Image description Calvin Klein X Andy Warhol

假如以藝術形式分類,剛才兩位的創作手法,非常貼近Pop Art 的宗旨,簡單來說是以Pop 為Art,令藝術更能接觸大眾。唯一分別,他利用時裝作為發表媒體。天橋之上,近年爆紅的Gucci 藝術總監Alessandro Michele,他對世間萬物的博愛,令任何事情都能變成Gucci 時裝一部分,範疇甚至比Raf Simons 更無孔不入。由在Instagram 惡搞起家的塗鴉藝術家GucciGhost,到家傳戶曉的Snoopy 與小甜甜,甚至是八、九十年代世嘉遊戲(SEGA)的字款,統統成為他的二次創作對象。

Image description Dior FW12 Couture

早前上架的Cruise 2019 系列,他再一次施展眼光獨到的藝術戲法。系列中,他抽取不同藝術文化元素,豐富他花呢花碌的懷舊世界。排名不分次序包括再次現身的SEGA 字款、MLB 美國職棒大聯盟、八十年代重口味rockstar Billy Idol、荷里活著名猛鬼酒店Chateau Marmont 的Pan 標誌,以及迪士尼的三隻小豬等等。看似大纜都扯唔埋的東西,當他變成一幅幅圖案,放在模特兒造型,出奇地順眼。這是因為他的設計,本來就是不同年代與文化藝術的大熔爐,着重視覺衝擊,以往襯唔襯的配搭概念,根本不存在。Alessandro Michele 的出現,為大家帶來一種無視規範,創作先決的自由,也是一種創作藝術。

Image description Calvin Klein 205W39NYC 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