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i姐最近熱衷於蔓荼羅繪畫,但她坦言自己習畫只有年多時間,對「蔓荼羅」的宗教和哲學義理也認識不深。她創作的蔓荼羅畫只是一種情感宣泄,儘管有多幅作品已成功義賣為有關慈善公益機構籌得善款,但仍難言是藝術佳作。

香港生命小戰士會是Mimi姐積極支持的團隊之一。

Mimi姐的蔓荼羅繪畫曾被童協基金會(Kids4kids)印製手提袋籌款。

2018-09-21

Image description

「我由職場退下來後,參與慈善公益服務多了,見過許多生老病生,尤其早幾年一位親人因肺癌在短短時間遽逝,便越益發覺生命不由人。但無論如何,我都會鼓勵大家要活得靚,人要靚,生命更要靚。」訪問之前,我們是想不到鄧婉穎(Mimi Tang),這位一度是世界時尚產業享有最高職位及影響力的華人女總裁,會對生命有如此深刻的體悟。

訪問:Joyce Mok、Patrick Chiu 文:Patrick Chiu 圖:Ben Tam

Image description Mimi姐最近熱衷於蔓荼羅繪畫,但她坦言自己習畫只有年多時間,對「蔓荼羅」的宗教和哲學義理也認識不深。她創作的蔓荼羅畫只是一種情感宣泄,儘管有多幅作品已成功義賣為有關慈善公益機構籌得善款,但仍難言是藝術佳作。

自言出生自貧窮家庭的鄧婉穎,由出生10個月大到16歲,一直住在九龍寨,17歲便投身社會工作,首份工作是在當時的香港免稅店(Duty Free,即現今的DFS)出任採購助理;1985年,鄧婉穎出任香港著名品牌精品店JOYCE總經理,主管採購及運營,與時裝女王Joyce Ma打天下。1996年,她再被邀出任HPL-21有限公司的行政副總裁,代理經銷不同的國際品牌。3年後,她再轉到Gucci任職,出任了Gucci集團主管中國香港及內地業務的董事總經理,2014年,她從職場退下時,已是Gucci母公司KERING(開雲)集團亞太區總裁,成為當時世界奢華品牌公司坐到最高職務的中國人。

Image description Mimi姐親手繒製的蔓荼羅繪畫,其畫作亦曾被用作慈善用途。

沒有學歷,沒有家庭背景,甚至連一句英文也不會的小姑娘,在四十多年間,晉身成為世界時尚產業頂尖華人女總裁,鄧婉穎的確配稱「傳奇」,她回憶說:「我讀書成績很差,亦因此,我深知自己不足,在工作上就加倍努力,去學習,去偷師。當時我的目標很清晰,就是要賺錢,要脫貧,要自力更生。」

本來難得有機會採訪這位傳奇女總裁,更多期盼是與鄧婉穎那些名流明星、紙醉金迷、衣香鬢影的奢華時尚生活,想不到,她一帶便把話題帶到「價值」的層面。「什麼才是value呢?是否一定要很突出很能代表某一個品牌呢?我想首先得弄清楚,是人著衫而不該是衫著人。我相信一個人要靚,其實不用在自己身上花很多錢。其實國際名牌的優點是要你懂得跟自我風格配合。你不是去追逐品牌,而是要由自己去發揮那牌子的魅力。生活中有許多令人喜悅的事情,譬如一杯奶茶、一碗雲吞面,都會有其令人陶醉之處,不會因為它們價錢便宜便打折扣,便不好了。最緊要是心情好,你這人就不會不靚。因為你寬心就會寬容,就不會黑口黑面了。」她笑說。

「什麼才是value呢?生活中有許多令人喜悅的事情,譬如一杯奶茶、一碗雲吞面,都會有其令人陶醉之處,不會因為它們價錢便宜便打折扣,便不好了。」

在免稅店和在JOYCE工作期間,鄧婉穎長期主理採購業務,令她對「價值」特別敏感。她認為,每一個人的打扮其實不必追求最昂貴的衣飾,最重要的反而是要展示自己的個性和風格,用最簡單方式表現出來。「我從來都不會追求貴價東西,因為我是當買手出身的,最會買東西,你看這些帽子的價錢每頂都是百多元吧,效果如何其實都看你怎樣運用它們。」拍照時,她拿來兩件非常入時,但據她說是十分老舊的外套,一件是約卅年前的Romeo Gigli橘色絲外套,一件是十幾廿年前的Yves Saint Laurant黑白格仔外套,還有好幾頂不同顏色的貝雷帽和配套的塑膠耳環,以及同色系的眼鏡,價錢雖然都是幾百元,效果卻十分配襯,顯然大有心思,這些帽子和耳環近年都成為她的標誌裝扮。

從KERING(開雲)集團離職後的鄧婉穎,並沒有停止工作,反而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名為「穎語工作室」,跟人分享她在事業上的經驗,同時也投放更多時間在公益慈善服務上。「我很早已做好退休的準備,有些人可能會覺得Mimi豈不是再沒有power,要知道,除非自己當老闆,在職場上總會有上司和下屬,你在其位就得有其power,否則就難以掌控大局,這種power是為了完成管理的使命,得到授權就是為了更好地領導團隊,發揮最大效能和效益。以我看來,power就只是這樣一個管理工具因為有這樣的出發點,當退下來時,便一切都很順其自然了。回到真實生活時,也不會總將自己捧到高高在上的位置。」鄧婉穎記得她仍當總裁時有趟乘小巴,遇見一位同事上車,看到她便幾乎意外得要回頭下車,「她還奇怪為何我會紆尊降貴坐小巴,我說這不就是個交通工具,能載我回家就好了。你回家就對媽咪說集團亞太區總裁就和我一樣擠小巴。」

「我說小巴不就是個交通工具,能載我回家就好了。你回家就對媽咪說集團亞太區總裁就和我一樣擠小巴。」

鄧婉穎從來就實事求是,投身公益慈善服務時也一樣。「2008年,我仍在Gucci工作,我們是首個國際品牌在中國做慈善項目,可說是開風氣之先。我們不僅單純捐款,我會下鄉去探訪小朋友,看看他們的復康情況,往往都在一些偏遠窮困地區。他們想不到我也可以在當地那種招待所下榻過夜,還是嚴冬下雪天。」作為首個身體力行去做慈善事業的女性奢侈品牌管理人,鄧婉穎便曾被載入中國政府有關部門出版的《華人慈善家》專刊,文章標題是「持續綻放的美麗」,實在起得貼切。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生命小戰士會是Mimi姐積極支持的團隊之一。

美麗的確需要持續綻放。鄧婉穎從退下職場後,更熱衷公益慈善服務。由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的兒童癌症互助組織「香港生命小戰士會」,到北京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夏天基金」 白血病治療中心,以及香港深水埗服務弱勢社群的J Life Foundation,處處都見得着她堅毅而充滿柔情的身影。「以我這樣既沒有學𠪴又沒有家庭背景的女性,而能在世界時尚產職擔任如此要職,這段經歷絕對是可遇不可求,值得尊重和感恩。我試過問自己,假如自己還剩下一年壽命,這一生又是否夠靚呢?其實我在職場𡚒鬥四十多年,除了工作成就、良好收入之外,最大動力就是那份責任感。現在女性平均壽命是87歲,我媽媽97歲才辭世,我今年66歲,即還有廿年,甚至卅年命,我看不出為何要把自己封閉起來,生命還很精彩啊。」

Image description Mimi姐參與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夏天基金」的活動。

香港生命小戰士會是由威爾斯親王醫院包黃秀英兒童癌症中心的病童、康復者、家長、及醫護人員共同組成的兒童癌症互助組織,以「同心互助,戰勝癌症,活出新生,回饋社會」為宗旨,改善癌症兒童、嚴重血液病及曾接受骨髓移植的病童其境遇,為其提供服務並促進其福利。鄧婉穎說:「癌症特別是急性血癌,絕對不可少覷,不可拖延治療。香港生命小戰士會名譽主席成明光醫生的愛心和威爾斯醫院的設施,以及生命小戰士對癌病兒童及其家人提供了莫大支援,他們的理事會有接近廿年的歷史,成員當中沒明星名流,三份之一是醫護人員,三份之一是病童家長,三份之一是年滿十八歲的已痊癒病童。這些理事和他們的義工都非常瞭解病童和其家人的處境,因為他們許多都有過同樣的經歷。能以身作則去鼓勵那些患病的小朋友和他們的家人。看見那些康復者義工探訪小朋友,用爭取回來的生命去激勵病童爭取生命,我實在非常感動。」

早前袁詠儀生日,她想捐款給慈善機構,問鄧婉穎意見,鄧便介紹了生命小戰士會給她,而她也真的在生日當天捐款了。鄧婉穎說:「我覺得這組織絕對值得支持,便希望盡自己一點綿力,去影響更多人。而且我相信除了出錢捐款外,也可以出力的。」原來鄧也是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夏天基金」的愛心大使。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成立於1981年7月28日,是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家國家級公募基金會,隸屬於全國婦聯。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夏天基金」 白血病治療中心則於2016年在北京航太總醫院成立。

Image description Mimi姐參與啟愛共融社區中心舉行的青少年講座,與青少年分享如何應對工作上的挑戰。

鄧婉穎最近邀請了在《延禧攻略》飾演芝蘭一角的中國當紅女星施予斐與她一起到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海澱院區),為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夏天基金」擔任代課老師主持公益小課堂,與病童們一起唱歌、畫畫、一起動手做帽子與孩子們度過了一個快樂的周日。「因為北京的兒童癌病和白血病治療是全國最好的,那兒的病童便來自全國各地,他們長途跋涉來到,還要待上好一段日子,也不代表必定能治癒。我們需要很多義工帶一些關懷和陪伴給病童們,在北京很難找義工,從市區要坐個多小時車才到醫院,來回便三個小時,我每次去探訪都要會邀請一些藝人朋友同行。在內地,我有幸得到許多年青藝人支持,一方面令他們知道自己的專業可以起到很積極的作用,有很具意義的一面,另方面通過他們的分享,也能更有效地去推動有關公益慈善事業。」

Image description Mimi姐的蔓荼羅繪畫曾被童協基金會(Kids4kids)印製手提袋籌款。

此外,鄧婉穎在香港時也會經常如到深水埗去,為服務該區弱勢社群的J Life Foundation Limited(啟愛共融社區中心)當義工。「J Life Foundation服務對象是深水埗九萬個弱勢社群家庭,它的創辦人也是一位很有心的女士。她是在孤兒院長大的,明白沒有家庭照顧和支持的苦楚,知道如何自愛求存,她很早便放棄了一份很好的職業,全心全意地去幫助那些邊緣青少年。我久不久就會到那兒做義工,那為青少年主持一些工作坊或講座。」鄧婉穎最近便和深水埗廿多位來自問題家庭的青少年舉行講座,探討如何應對工作上的挑戰,以及可能受到的歧視,希望他們感覺到要生存必須自己主動去學習,不能坐等別人援助,彼此分享了兩個多小時的講話,最後談到大家都不願意告別。「那些小朋友最初都有點抗拒我,認為我是上流社會不明白他們的處境,其實我對他們的處境最清楚不過,因為我正是過來人。然而,我告訴他們勤力工作,努力學習,這件事任誰都做得到,你投入的努力未必會有即時回報,但長遠而言則肯定是最佳投資。」

在訪問中,我瞥見鄧婉穎工作室內陳設着的好些舊照片,都是香港及世界時尚界的標竿人物,都刻劃着多年來時尚圈的歷史瞬間。從照片所見,年青Mimi姐是過不折不扣的高冷美女,絕不輸蝕於身邊的當紅天后。可我更喜歡今日當上嫲嫲的她與可愛孫兒們的合照,又或者在公益活動上與小朋友的合照。Mimi姐那從心而發的笑容,充滿喜悅。的而且確,人要靚,生命更要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