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浪潮】乘着威士忌的浪潮

2020-11-04

Image description Bonhams葡萄酒及烈酒部亞洲區總監林安泰(Daniel Lam)

潮流興喝威士忌,即使不是劉伶也略有所聞。但一支威士忌可以多貴?不是每個人都答得出。「現在的世界紀錄是近1,400萬港元一支,日本威士忌也高達600多萬。」林安泰(Daniel)說。一眾拍賣行之中,Bonhams(邦瀚斯)第一家專拍威士忌,Daniel正是部門主管。幾百萬一支威士忌,高不可攀,但Daniel說幾千元的威士忌他們也拍,他反問:「其實買酒最抵就是在拍賣行買,你知道原因嗎?」

TEXT AND PHOTOGRAPHY BY 何兆彬

威士忌抬頭
林安泰(Daniel)入職13年,是香港Bonhams第一個烈酒部門員工。他天生愛酒,92年讀畢相關課程,畢業回港就開始教酒,也就是很多港女參加過,由產地到品酒都教的The 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 (WSET)課程,我也做過餐廳工作。07年在招聘廣告見到Bonhams請Wine Manager,就來試試,真的聘請了我。」剛開時部門只有他一人,他說酒在拍賣行佔生意額比較小,全個香港拍賣市場一年才7-10億,比起一幅名畫就拍三幾億,是小巫見大巫了,但近年一直有增長,「因為酒的市場廣了,它有好多分類。」

Daniel率先將拍賣裡的威士忌做大, 定下標竿,Bonhams在行裡也以威士忌做得最為著名,甚至本來只佔十個巴仙的威士忌,在如今生意額上已過了葡萄酒的份額。為何做威士忌?「因為經過金融風暴後,市場好靜。我們做拍賣最大挑戰不是賣東西,而是要找好東西拍賣。09年部門只有我一人,若做不好部門就要關了。」

Image description 歷來最高年份日本威士忌「山崎55年」於香港 邦瀚斯「稀有葡萄酒及威士忌」拍賣會以620萬港元高價成交,刷新單瓶日本威士忌世界拍賣紀錄,其拍前估價為58萬 -78萬港元。

他解說,拍賣威士忌有其歷史,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在英國已有市場,「09年當時威士忌大概佔生意額10%,我想想,應該有得做。那時候我想,賣葡萄酒我的聯絡未必夠別人多,但威士忌我手上多,結果由兩三支開始做。到了12年拍日本威士忌,14年它的拍賣額幾乎比葡萄酒更多。酒的競爭好大,08年扣酒稅後,很多香港人從外國買酒回來,或設酒窖,或轉售到大陸。」經過十多年努力,現在 Bonhams的威士忌:葡萄酒生意額比例是7:3,威士忌過了紅酒頭,其他幾大拍賣行,也早早入加了競爭。

幾百元升到一百萬
拍賣行賣酒,除了要經歷找酒,交易後運酒、入倉,到了香港驗證,再入倉等過程繁複,收24-25%(只收買家),競爭相當激烈,但因為好物難求,Daniel說,客人都願意付費用。那為什麼他說在拍賣行買酒最便宜?「因為賣酒給你的人,酒都是在拍賣行買的。我這麼說夠直白了吧。」

近十年喝威士忌成了潮流,珍貴的威士忌拍賣價,也因此飆升。2012年一支日本威士忌3,000元,2016年同一支升到30,000萬,現在它的價格約3-4萬。」這算是普通的威士忌,若是限量又罕有的版本,價錢才嚇人,「從前我們的客人都40歲以上,近年開始年輕化。90後,即30幾歲的人玩得比較犀利,好年輕的億萬富翁好捨得花錢,有時都幾誇張,像生伊知郎全副啤牌系列,共54隻牌,最多每款出幾千支。它的價格本來是幾千円一支,去年可以拍100萬港元一支!」由幾千円(幾百港元)升至百萬港元,維時十年。全副撲克牌系列去年8月在Bonhams「稀有葡萄酒及威士忌」拍賣會更以7,192,000港元成交,刷新日本威士忌系列之世界拍賣紀錄。

Image description 2018年拍賣1926年Macallan的藝術家Valerio Adami、Peter Blake威士忌,全球各只有12支,估價350萬一支,結果各拍了700-800多萬。

Image description

日本威士忌是新貴,比較之下,蘇格蘭是老祖宗,歷史悠久,「80年代的蘇格蘭Bottle威士忌跟現在的好不同,它們人性化一點,現在製作全機械化,廠內三個人就控制所有機械。而愛酒的人,追求的是品賞角度。」這些蘇格蘭威士忌可以拍到什麼價錢?「2018年之前,一支最貴是100萬港元。2018年我們拍了支Macallan的兩個藝術家Valerio Adami、Peter Blake威士忌,全球各只有12支,我們估價350萬一支,結果各拍了700-800多萬。」他說因為Bonhams 設下標竿(Benchmark),其他大行開始跟進,「現在紀錄最貴是1,300多萬!那是一年半前在英國拍的,威士忌同樣是1926年出品。日本威士忌的拍賣紀錄是600多萬,葡萄酒是400多萬!其實對億萬富豪來說,1,000萬不是很多錢。」

為何從前不受注意的威士忌,竟過了葡萄酒的頭?「葡萄酒收藏有時間極限,放太久成份會分解,而威士忌則可比萄萄酒多放50年。威士忌不用放酒窖,可放室內欣賞。現在威士忌有個Global Concept,就是它有收藏價值,人們對它有Passion,更多人對威士忌有興趣。買的人未必喝,但會收藏。」

威士忌較主觀
酒的拍賣歷史,超過百年,當中出現不同潮流,「葡萄酒的價值不會變,它的保值已被證明了,為何?因為九十年代我們買葡萄酒時,還沒有中國市場,當時一支Romanee-Conti兩萬元,它年產6,000支,如今一支18萬,約升了十倍左右,不算很多。威士忌為何會爆紅?因為世界走快了 ,亞洲市場增長,全球市場影響。拍賣遊戲就是這樣,我們當初也是做生意,沒有想到變化會這樣。」

問Daniel威士忌的興起,跟村上春樹有沒有關?他笑:「當然有關,35歲以下都喜愛村上春樹。」威士忌冒起,也從媒體中看到端倪,「15年已威士忌拍賣額已過了葡萄酒,成了潮流,大陸的電視節目都在談威士忌,以前他們都談Lafite。因為潮流,產生了效應。」紅白酒是餐酒,邊吃邊喝,威士忌單獨喝,每次都是淺嚐。它也代表了新一代價值,葡萄酒總要看評論家評分,但威士忌較主觀,「威士忌你喜歡就喜歡,年輕一代不需要別人的主見,不需要信你。他們對威士忌的知識好犀利 ,因為產量多,蘇格蘭有200多個酒廠,日本大概80個,另外還有獨立裝瓶廠,也有的做不同的label的酒廠,這都產生了收藏價值。」

Image description 生伊知郎全副撲克牌系列於2019年8月香港邦瀚斯「稀有葡萄酒及威士忌」拍賣會以7,192,000港元成交,刷新日本威士忌系列之世界拍賣紀錄,超越2015年創下之前紀錄3,797,500港元近一倍。

他說,日本威士忌價錢也跌過,「2014年我們做了專場,當時一支大概拍3-4萬,當時有齣電視劇講竹鶴(威士忌),每星期有兩個傳媒來找我訪問。山崎威士忌停產,一支山崎18年由$800變2萬!到了2015年,啤牌拍了300多萬。但2015年後,日本那邊就靜了一些,我轉而去找蘇格蘭威士忌。2018年拍了兩支好貴的,蘇格蘭每周都網拍,似乎供應太多,我又回到日本威士忌裡去。」

這麼熟悉行程,Daniel大可去賣酒,但他頗喜歡現今的生活。大起大跌,他見過很多故事。例如2018年曾有一支山崎50拍賣過270萬高價,破了世界紀錄,2019年再拍出380萬,「今年本來是奧運年,日本做了很多特別版。年初廠方說會推出一支山崎55年,只能以抽獎形式賣給日本居民,約價20萬港元。」3月已有日本居民抽到,接觸拍賣行,六月交收,他們馬上拍照,放上八月的拍賣。「它只推出限量100支,賣家想估60萬-80萬。因為酒是越老的酒越貴。拍賣前,我已收到過過原價的Bid,有人說高過370萬,誰知道一開拍,三分鐘已叫到450萬。我本來只以為會拍到200萬,結果它拍到500萬,連佣金要620萬!」

Image description Daniel也是拍賣官。

問Daniel還見過什麼難忘故事,他眼珠碌碌,說句「好想講,但不能講,哈哈。」再想了一下,說了以下兩個故事。「當日入行,我要找萄葡酒好辛苦。08年我認識一個客人,至今一直很支持我,09年他給了百多萬的酒我賣。當時我們部門還比較小,問他為什麼不找大公司?他說就試試吧。那都是好酒。之後大家一直有交往,去年他患上血癌。他賣出了很貴的酒,轉了喝甜酒,一買就幾版,一版是五十箱。今年我去歐洲前他走了。我們日常跟客人保持關係好重要,我不把它當工作。」Daniel每天準時五點收工,都會找一個客人喝酒聊天,他生活規律,每晚九點就睡,四點多起床跑步。隨着年歲,他也看着認識的酒莊越做越大,「09年認識他,當時他開Ford,今天他開Aston Martin DB11。」

他自爆曾收過假酒,「有一隻萄萄酒Henri Jayer,2005年後已沒有再推出,它比我剛才說Romani-conti還貴。2016-17年,一個香港人委託我賣三支這種酒,兩支1.5公升一支750ml,它的價值大概一支20萬。全數賣出後,到了2018年傳出它有假酒,有買家回來找我說這兩支酒可能有問題。」他花了兩年時間,讀了仿冒課程(counterfeit course),問了很權貴的業內人士,最終替買家追回全數。「假酒一定有,我們會很小心。」

自八月起Daniel幾乎沒放過假,為什麼?他直言:「八月的查詢電話不斷打來,因為很多人決定離開香港,會叫我們去替他清了酒窖,今早我才到賣家那邊執拾了1,600支酒。我們平時一個拍賣最大做4,300萬,這次會更大。」問他今年有什麼心願,他想了半秒笑說:「希望有花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