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寶倫醫生:自律自重 保護自己 嚴抗肺炎

2020-02-10

對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擔憂,在剛過去的農曆年前後急劇提升,隨着確診和死亡的病人不斷增加,我們由之前的嚴密觀察,到了現在的全民戒備,全力避免2003年沙士的噩夢再臨。我們現在面對最決定性的關鍵,就是這病毒到底會否在本港社區擴散。到了這個層面,就是社區裏每一個人都有風險,同時也就是每個人都有責任,不要被病毒感染,也就不會將病毒散布,不會感染身邊的第二第三個人。

保護自己之先,也必須知道這病毒的特性。這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途徑,跟大部分其他引致呼道感染的病毒相同,主要是經「飛沫」(droplets)傳播。飛沫就是帶有大量病毒的呼吸道分泌物,在咳嗽、打噴嚏時散播在空氣裏;若果當時有其他人在附近,吸進這些飛沫便會中招。因着地心吸力,飛沫通常不會持續在空氣漂浮,而會跌落到2米左右的範圍內。故此高危的受感染者,都是患病者身邊的人(例如在飛機座前後兩排的同行乘客、同次乘搭在升降機內的人)和在家居同住的家人。

戴口罩勤洗手

「直接接觸」(direct contact)帶有病毒的物體表面同樣可以感染到病毒。我們雙手不斷和周遭的物體直接接觸,若接觸到殘留下來帶病毒的飛沫,再觸摸自己的眼、鼻、口,就可以將病毒帶進體內。

說回來也還是最重要的兩點:「戴口罩」和「勤洗手」。預防感染的口罩主要是外科口罩和N95口罩。其他的口罩如不織布口罩、活性碳口罩、海綿口罩等,設計時根本不是用作預防感染,故此防感染的功能很低(但在近日一罩難求的情況下,若手上真的沒有外科口罩或N95,戴上這些口罩到底是聊勝於無還是自我安慰,也實在不能說實)。

戴上口罩前,先要確定正確戴上(剛在電視見到武漢市市長在記者會都把口罩上下倒轉戴錯,便知道戴口罩也是有些難度)。有「長鐵片」的一邊在上面,用來調節緊貼鼻樑;若有顏色,則顏色面向外(若是兩面都是白色,就要再仔細分辨內外);戴上後,要拉上蓋好鼻,調節鐵片緊貼鼻樑;封好鼻樑後,可做「密封測試」:深深用鼻吸氣,若果口罩有凹了進去,就是密封好了。

戴上口罩後,就要自律,不要隨便觸摸口罩的外面。因為戴上口罩,接觸外界後,口罩的外面就已經變成「污糟」,有可能已經沾上了帶病毒的飛沫,不要再觸摸。有朋友在戴上口罩後,感到口鼻不適,就隔着口罩來捽鼻捽口,結果便污染了雙手,再接觸自己眼鼻口及其他物體也便可能將病毒傳染。也不要將口罩拉上拉下去觸摸裏面的口鼻,因為這既會接觸到污糟的外面,又有機會將沾在表面的飛沫彈起,再進入眼口鼻裏。

若供應充足,口罩理論上應該頻密地更換,但目前口罩供應緊張,恐怕大家都不願意頻密更換。不過,如果去過高危地方(如診所、急症室、醫院),或近距離接觸過患病者之後(無論是新型冠狀病毒還是其他病毒都要預防,這時候發燒病倒真的不好!),也真的要更換新的口罩啊!

Image description 現在疫情緊急,保護好自己,已是最被動但也是最重要的底線。(黃俊耀攝)

外科vsN95口罩

大家常詢問到底「外科口罩」還是「N95口罩」比較好。的確N95的防護力較強,但較緊較侷促,要大家長期戴着實有難度;若果戴着N95卻要用手搞來搞去,那肯定會令保護力大打折扣。

2019年3月的Journal of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就有研究,將門診的醫護人員隨機分組為佩戴「外科口罩」或「N95口罩」兩組,觀察預防流感的能力,並以最終是否確診患有流感為結果。研究發現兩組患流感的比率並沒有分別。相信在社區裏的普羅大眾若果能正確地、自律地戴好外科口罩,已經有很足夠的保護。

另外,普遍觀察到一老一少通常都不能好好戴上口罩。小孩子戴不好不用多說,但老人家也常把口罩翻來覆去,卻總也不能正確戴好口罩。要老人家改變老想法(死都不怕,病又有何好驚?),接受新知識(為什現在要戴?為什麼要常洗手?),學習新事物(怎樣戴好個口罩?), 都相當困難。不能做好個人保護,也許是長者更容易患上傳染病的其中一個原因。希望長者身邊的家人與照顧者,更有耐心去指導老人家,好好保護這最高危的群組。

尊重自己與別人

「勤洗手」當然也極重要。要謹記:若不能確保手是衞生乾淨,千萬不要觸摸眼鼻口。正式洗手當然最理想,自備酒精搓手液也是方便有效。酒精搓手液的濃度要達70%或以上,每次用的份量也要充足。但當連酒精搓手液也難求時,也可以考慮多用公共場所提供的酒精搓手液,每逢見到就用也是個抗病毒的好習慣。眼睛也是病毒入侵的入口。戴眼鏡的朋友應該有些保護;沒戴眼鏡的則可以考慮戴副平光鏡來擋一擋。

若果已經出現病徵(通常會發燒、極度疲倦、咳嗽、呼吸困難),又或是高危者(TOCC︰Travel旅遊;Occupation職業;Contact接觸史;Clustering群體史:有可能是無病徵的帶病毒者),那就懇請閣下要自重,持續戴上口罩,保持手部衞生,有病的盡快求醫,並將病史向醫護人員坦誠相告,若果需要被強制隔離也實在要無奈地接受!

強制隔離令始終不會落在每位高危人士身上,但作為負責任的公民,應盡量減少公眾活動,就當是自我家居隔離。尊重自己與別人,那就最少要照顧好自己,也不希望將病毒傳染給他人。

現在疫情緊急,保護好自己,已是最被動但也是最重要的底線。願每個人在其位置上都多做一點,多行一步,全力防禦這病毒的突襲。

最後,極度期望「吃野味」這活動以後會在文明人類社會中絕跡。

www.hkcfp.org.hk

撰文 : 顏寶倫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信健康] 避免肺炎非難事? 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