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櫻見在東京

2017-04-18

每年的3、4月,又是櫻花盛開的季節。一向都說這個花見節目是碰運氣的玩意,因為櫻花對天氣的變化非常敏感,開花的日子隨時改變,兼且盛放的時間又短,所以很難預時間買機票。今年乘航空公司大減價,就放膽地試它一次,結果……

櫻花難追這概念其實不太準確,因為日本櫻花的品種多達600種以上,當中的顏色、初開、盛放等都各有不同,又怎會只在3月杪才有花見?只是我們常說的櫻花,或在日劇看到的是佔日本七成以上,被捧為櫻花代表品種的染井吉野櫻罷了,因此當地大部分的櫻花氣象預報都以吉野櫻為預測對象。出發前,在香港已從新聞報道知悉今年櫻花比預測早開了幾日,在靖國神社已見到零星落索的花朵。無他,我在香港都失驚無神地經歷了二十多度的天氣,暖和的氣流催生了花開花落的周期。

撰文、攝影 : 小信

Image description

難怪日本官方氣象局前幾年已放棄預測櫻期,因為實在太難猜中了。不過我則非常開心,據說櫻花盛放是很美的,平均由開花到盛開,要用7天時間。盛放後,大約5至7天時間才會凋謝,對旅客來說能否遇上盛開美景,全靠運氣,但若早開,我就愈大機會遇上了。

來到日本,聽說櫻花雖然早開了,但又適逢下雨天,氣溫驟降到只得6度,隨時形成早開遲盛的現象。我只好臨時更改行程,把賞櫻日期押後,與時間競賽。

早開遲盛

我的目的地是東京賞櫻熱點上野恩賜公園。一大早,我便乘搭山手線前往上野站,離開閘口時,首先在站內取一份免費的2017年公園賞櫻地圖,粉紅色的地圖上描繪了賞櫻路線,非常實用。花見是日本人的大事,我去的時候是星期日,只見整個車站都充斥着穿着和服的女士,踏着日屐蹣跚地搖曳着;男士也摃着一袋二袋物資,全民參與的樣子,猶如秋祭雪祭,好不熱鬧。

離開站口,我去到亞美橫丁買些食物、清酒,只見整條橫丁都變成粉紅色,到處是櫻花模樣的裝飾,我隨大夥兒從京成上野駅口的方向進入公園,公園入口處已有棵盛放了的枝垂櫻,櫻花開得尚算茂密,花瓣略帶粉紅,五塊花瓣綻放得很飽滿,一顆顆錯落有致,由於顏色偏白,在猛烈的陽光照射下,花瓣變得半透明,層次分明,光暗位異常突出,美得叫人目眩。我還是首次見櫻,不禁為之神往。

由於枝垂櫻的樹枝向下垂到面頰的高度,當我走到櫻花樹下,更可以被垂下的櫻花重重包圍,浪漫地簇擁在花海之中。走進公園內,沿着不忍池邊往公園中心的噴水池走去,就是上野公園馳名的300米櫻路,可惜我沒有福分,只看到零星的吉野櫻在點綴着,染井吉野櫻的樹幹粗壯,橫枝的覆蓋範圍甚廣,相信盛放時,兩旁的染井吉野櫻會像傘子一樣遮蔽着小路,甚為壯觀。幸好公園內還有白的山櫻供我欣賞,而上野動物園旁,粉紅色的河津櫻更綻放得非常燦爛。

Image description

融洽共樂

賞櫻除了看花之外,對日本人來說還是一項開心迎接春天的聯誼活動,恩賜公園的櫻花路兩旁,公園管理處已用尼龍繩,在公園大路的兩旁間出玩樂區域,還鋪好藍色尼龍席讓遊人席地而坐,以確保秩序整齊。我竄進席上,把帶來的水果、壽司及清酒攤開,以為自己已是很大陣仗,豈料與身旁的當地人一比,簡直小巫見大巫。他們的群體動輒十人以上,食物不像我般現成買回來,而是自家製的大型便當,清酒也是1.8公升的特大裝,還備有以紙皮箱砌成的小枱佐餐、有集體遊樂的玩具如層層疊等,氣氛熾熱,洋溢歡樂氣息,儼然嘉年華的活動,他們會大聲唱歌,酒酣耳熱之時亦會主動和鄰席的陌生人交談及交換食物,無分彼此,融洽共樂。

此時,我發覺賞櫻還是其次,親身感受日本人如何投入這個慶典,與他們一起參與,體驗更深刻更享受。

據說這種賞櫻文化源於江戶時代,當時第八代幕府將軍德川吉宗為增加幕府的收入,在江戶城廣植櫻花,既可改善環境又可刺激本地旅遊。從此,日本世世代代,每到3、4月花期,都會沉溺在這種壽命短促,卻瞬間爆發淒美閃亮的花見之中,甚至也成為世界旅遊大事之一。

今年櫻花滿開的時間遲了,看罷這篇文稿,還趕得及執行李買機票往北走,估計今年會開到5月中旬的。還猶豫什麼?起程吧!

Image description 3至4月,東京都會展開音樂祭,祝賀櫻花重生。

Image description 花開期間,星期六日公園都會變成嘉年華會,不同種類的食物、攤檔都會出現,嘗花之餘也可一飽口福。

Image description 雖然恩賜公園的吉野櫻尚未盡開,幸好它的河津櫻已盛放了。

Image description 每年櫻花開的時候,都是日本人的盛事,公園內已搭起棚架,預備舉行一些晚間活動。

Image description 東照宮是東京內歷史非常悠久的密宗派系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