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網壇大姐新秀 山火相容

2018-09-21

上周的美國公開賽女單決賽,大坂直美對港人口中的「細威」莎蓮娜威廉絲,可稱為「對立之戰」:大坂20歲,初生之犢,首次打入決賽。「細威」37歲,已奪各公開賽女單錦標23次。她已到夕陽無限好的年紀,大坂還是朝陽。「細威」暴躁,大坂冷靜。「細威」猛烈如火,大坂不動如山。

火與山只有一樣相同,就是打球的風格。大坂直言:她起初並不喜歡網球,只是跟隨父母陪伴姊姊受訓,因而沒有參加少年賽。一如許多陪閨蜜報名參選香港小姐的故事般,無心插柳柳成蔭,姊姊未能成才,陪伴她的大坂卻成大器。

Image description 大坂直美(左)贏了冠軍,接受「細威」(右)的擁抱和祝賀時無聲而泣。(新華社圖片)

盼細威說come on

大坂身高5呎11吋,擊球力強,一直模仿「細威」。進入決賽後,她已公開向「細威」喊話:「我愛你。」記者問她:跟偶像爭冠軍,會不會緊張?她率直的答:「我這一生都夢想跟她比賽,怎會緊張?」她又說,踏入球場前,我是粉絲。踏入球場後,「細威」只是一個網球員。大坂的意思是:大家都是網球員,不再有偶像和粉絲之別了!可是,到她贏了冠軍,接受「細威」的擁抱和祝賀時,大坂卻禁不住無聲而泣。

正是此兩面性格,令大坂少年得志。球賽後,她是個坦誠爛漫的少女。打球時,她泰山崩於前而面色不變。大坂表示:「細威」在場上暴跳如雷擲爛球拍、大罵球證是「賊」時,她別過臉,到回頭看,發覺自己多贏了一盤(球證判罰「細威」輸一盤),以5比3領先時,還莫名其妙,不知發生什麼事。她的情緒完全不受影響。其實,有一場比賽,她曾以4比0領先,給對手追和4比4,大坂依然沉得住氣,再贏兩盤,以6比4取勝。20歲少女有此心理質素,不能不說她是天賦異稟,學不來的。

大坂胸無城府,而且天生有日本人的謙讓自抑,並非裝出來的。贏波後,她沒有振臂歡呼,還是一副平常心,先向球迷和「細威」道歉:「我知道,每個人都為她加油,很抱歉以這樣的方式結束比賽。」典型的老派日本人說話,難得出自20歲少女之口,令人想起吉普齡(Rudyard Kipling)《假如》詩中一句:If you can meet with Triumph and Disaster/And treat those two impostors just the same(如面對勝利和慘敗,你能將這兩個騙子一視同仁),大坂直美真的做到了。她在頒獎前公開感謝所有人,包括拾球的球童,還謙稱:「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差的領獎演說了。」

大坂直美的直率,不自美國公開賽始。今年3月,「細威」產後復出,尚未恢復水準,參加邁阿密公開賽作熱身,便給大坂直美在第一圈比賽中淘汰出局。事後,大坂向記者侃侃而談:「有時候,細威比賽時不會說come on(來吧)……我只想她說一次come on,那我便知道:她至少盡了點力(跟我比賽)。當我聽到她第一次說come on時,我即歡呼:Yeah!」

在一次賽事中,她第三圈出局。GQ記者訪問她,她坦然地答:「翌日,我起床,情緒很低落,我不知為什麼……我想我只是個『還可以的球員』(An Okay Player),只能打出『還可以』的水平。我現在還很傷心。」那時,大坂還未滿20歲,記者相信這是她的真性情。一個星期後,記者再問她還是否情緒低落,大坂答:「不了!我感覺……要化解事情,需要一點時間。」

sometimes naive

大坂直美的sometimes naive性格,使她別樹一幟,粉絲正正喜歡她夠「酷」(Cool)。她3歲隨父母移民美國,她的母語是英語,日語水平很低,但她堅稱自己聽得懂許多日語,只是不會說。最初出道時,日本記者問她:為什麼姓大坂?她儍儍地答:「在大阪出生的人,不都是這個姓嗎?」可見她並不深切認識日本文化。還有記者問她:「為什麼你不再打時速200公里的發球?」她答:「會打到人的,還是小心點好。」她喜歡在Instagram無所不言,沒一語自誇,反而專講自己不行及不足之處,例如:為什麼我像Caveman SpongeBob,贏了決勝分也不察覺?又或者:誰可教我如何正確的像Nick Kyrgios般在兩腿之間擊球?

也許大坂直美的少女天真,源自父母和教練的過分照顧和保護,以致她不通人情世故。也許她天性如此,然而,相信粉絲都樂於有這樣的一陣清風吧!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大坂直美無所不言,如:為什麼我像Caveman SpongeBob,贏了決勝分也不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