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加州納帕谷 葡萄成熟時

2019-04-18

每次到加州總要去釀酒勝地,佔全美國葡萄酒產量達90%的納帕谷(Napa Valley)走走,它位於北緯39度,是地球生產葡萄帶(30度到50度)的中間位置,地勢優秀。但2017年當地經歷了史上最大的祝融,究竟情況如何?2017年的酒是否已付諸一炬?幾時葡萄會再見成熟時?

以往去納帕谷,我多數要充當司機,總是未能盡興,但今次有當地朋友照顧,由他安排酒莊行程及兼做「柴可夫」,我大可安心地喝酒和欣賞沿路風光。當車子越過赭紅色的金門橋,路旁的建築由高聳大廈,漸次變成疏落的洋房,海岸從眼裏消失,再看到漫天遍地都是田園,我便進入了納帕谷。只見處處都是葱鬱的葡萄田,一排又一排的葡萄藤種得筆直,「行氣」充盈,絕不像經歷過嚴重火災的樣子。

Image description 加州陽光充沛,再加上貼近海洋,溫度非常適合種植葡萄,所以其產酒也舉世知名,但現時已酒價不菲。

Image description 嫌室外陽光太猛?可到JP莊園的室內品酒區,透過落地大玻璃窗,可看到無敵園景。

毋須預約

「去年的火災很厲害呀,燒了很久,如果風勢配合,連三藩市內都間歇嗅到燒焦味道。可幸今次的大火都發生在較內陸的地方,雖然燒掉了60英畝土地,不過最後只有30間酒莊受到嚴重影響及一些高爾夫球場被燒毀,最核心的兩條街大道St Helena highway及Silverado trail的破壞也不算大。加上火災發生在10月,差不多九成的葡萄已成功收割,受影響的產量只有5%。不過很多人都說,酒莊為免殃及池魚而把儲酒木桶移走,在發酵過程中移動酒桶,怎樣說也不是好事,對酒體有所影響。二來,氣味無孔不入,燒焦的煙熏味總會進入木桶內,影響酒質。三來,若火災令生產量減少,又會把酒價抬高。所以無論如何,2016、2017的納帕谷酒都少沾為妙。」朋友老實地回答。「是否Stag Leap's也受波及?」「開始時有這樣的傳聞,但最後酒莊證實只是燒毀了一些建築物而已!」好彩,因為Stag Leap's是筆者比較喜歡的加州酒莊。不過近年的美國酒價,升幅真的大得有點過分。

加州酒莊大部分都毋須預約,但隨時可以walk in的酒莊都少不免多遊客,所以今次朋友特別安排要預約的莊園,讓我可以優游地享受美酒靚景。首站先去Joseph Phelps。創辦人Joseph Phelps Foyer已在2015年辭世,他原是美國的建築商,於1973年買下現址,並在1974年開始釀出第一批葡萄酒。酒莊在區內享負盛名,例如它是少數有自己水源的莊園,亦因此能順利應付加州近年常旱的氣候。以波爾多形式調製的旗艦作品Insignia,更是加州第一支不在酒標上標示品種名稱的頂級酒款,說JP是區內的釀酒先驅絕對不是誇大其辭。我們在專人帶領下參觀了裝潢華麗的品酒房間及大廳,最後坐在小山坡的露天品酒區,一邊飲用4款紅葡萄酒,一邊欣賞莊園範圍內山丘陵線,我終於明白為什麼JP的酒質素出類拔萃了(山丘的斜度有利葡萄吸取陽光,較種植在平地上優勝)。由於是會員制,所以品酒的安排也絕不欺場。由黑皮諾(Pinot Noir)到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一應俱全,最後還可以試到2014年的Insignia,真的大開眼界。JP的酒有美國酒的底子,果香滿溢,酒體豐滿,但在甜度上做了些微調,不是一味厚重甜實,層次較複雜分明。Insignia更屬大酒格局,果、木、香草等氣味一應俱全,等多十年表現更佳。

Image description 看到JP的山陵起伏,不難明白為什麼它的酒那麼複雜及層次分明。

Image description 偌大的莊園,但全職員工只有5個,莊園內更只得莊主及夫人兩人居住,真的有點寂寞。

星星餐廳

美國人喜歡吃喝玩樂,又識做生意說得沒錯,酒莊附近就充滿美味的餐廳,就算不喝酒的人也可以吃個不亦樂乎。喜歡追米芝蓮星星的,15分鐘車程內就已經有三家封了星的餐館:The French Laundry、Ad Hoc及Bouchon。我今次也選了人氣食肆Goose and Gander吃漢堡包,喝着冰凍的美國啤酒。「納帕谷,與我五年前來的完美無變啊。」我說,看着手上碩大無朋、即叫即煎的牛肉漢堡包,吃了大半已經要停下來回氣,還有一堆甘香酥脆的薯條……「釀酒區是鄉下地方嘛,沒有什麼可變動啦。不過加州最近就有一條法案改動了,令我們全市震動了……」「什麼法案這樣厲害?」「大麻合法化!其實一直都有人服用大麻,大家隻眼開隻眼閉。州政府2018年起索性合法化買賣消遣性大麻,抽重稅,還比較容易監管呢!現在市面上有些特賣店,可買到大麻橡皮糖、大麻朱古力,你有興趣試嗎?我可以帶你去見識見識呢!」

Image description 三藩巿近海,漁獲甚豐,所以也有很多日本餐廳,價錢與香港的高級日菜相若,但質素卻勝出幾班。

隨心隨意

大麻我沒有興趣,葡萄酒才是我杯茶。飯後我們到了Allora酒莊,Allora是一個意大利字,意為「隨心隨意」,莊園大得像花園,卻沒有人氣,因為莊主不喜歡熱鬧也擔心得失客人,所以要預約之餘還每次只招呼一團探訪,你一個人來就只招呼一個,非常窩心。莊主親自招呼?對,是個肥肥胖胖但非常健康的莊主御駕親征,帶領我穿過幽暗通道,走進一個又一個釀酒大木桶,到達設計像古老歐洲風韻的小小試酒室品嘗佳釀。莊園只得五位員工,凡事親力親為,因此酒的產量也不多。逗留兩小時,莊主一邊替我們添酒,慢慢道出酒莊由1998年開始的歷史、如何感受每個級別的作品,簡直是超級貴賓的享受,甚至可以說是私人的葡萄酒授課呢!

飲酒,不一定是美國的最好,但品酒的體驗,美國是絕不會排第二的。

Image description JP莊內種植了大量白玫瑰,除了作為偵測破壞葡萄的細菌外,也提供了欣賞另一個影相打卡的機會。

旅遊資訊

簽證:香港特區護照或BNO須申請美國簽證,可逗留6個月

交通:香港每天都有航班前往三藩市

天氣:納帕谷暑假期間天氣會升到接近30度,陽光亦非常猛烈

貨幣:1美元約兌7.8港元

撰文、攝影 : 小信

Image description 酒區內的賣酒地方,大得有如香港的超級巿場,全世界不同區域的酒都有,不行酒莊,在這裏也可買到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