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文藝復興的珠寶藝術 專訪Buccellati集團榮譽主席兼創意總監Andrea Buccellati

2017-12-07

Image description Buccellati集團榮譽主席兼創意總監Andrea Buccellati。

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大師達芬奇名畫《救世主》(Salvator Mundi),早前在紐約舉行的拍賣會上,連佣金以近4.5億美元天價成交,成為史上最貴的藝術品,這一方面反映了達芬奇曠世藝術成就及其作品的珍罕絕倫,另方面亦揭示了「文藝復興」(Renaissance)在西方文化藝術史上舉足輕重的地位。意大利是歐洲受文藝復興影響最深遠的國家之一,五百多年前的文化思潮幾乎滲透到了意大利所有的手工業製作中,其中珠寶產業尤甚,而始創於1919年的意大利殿堂級高級珠寶品牌Buccellati,便正以其源自文藝復興的珠寶藝術而蜚聲世界。

Image description Buccellati One of a Kind系列,左:雞尾 酒戒指上華麗的石榴石( 1 8 . 5 3 克拉)用白金作邊框, 周邊則圍繞着9 6 顆圓形明亮式切割鑽石(0.96克拉)和64顆鑽石(0.40克拉)。 右: 7 顆橢圓形紅寶石(5.69克拉)工整的分佈在絲滑的表面上,另鑲嵌上200顆圓形明亮式切割鑽石(2.86克拉)。

“Buccellati”這個名字,早在1758年就出現在米蘭最有名的「金飾街坊」的一家小金鋪中,不過規模和名氣都不大。1906年,Buccellati家族中14歲的Mario Buccellati (1891-1965)投入當時米蘭最負盛名的金匠Beltami & Bensnati門下,學習製作金銀藝術品的技巧。Buccellati家族非常懂得欣賞與發展各種形式的藝術,從繪畫到建築無一不精。 就是在這種環境下,Mario開始了珠寶學徒生涯,同時培養了對詩歌與自然的熱愛之情,這使其後來的作品充滿了浪漫的藝術氣息。

Image description Buccellati One of a Kind系列,左:袖口手鐲,共有21顆玫瑰式切割鑽石(2.62克拉)及64顆圓形明亮式切割鑽石(1.19克拉) , 鑽石以鏤空技術鑲嵌在黃白金的表面細膩展示出蕾絲剪影效果。右:袖口手鐲, 鑲嵌了6 3 顆圓形明亮式切割鑽石(1.93克拉),裝飾在柔滑的黃白金表面上光彩奪目,盡顯優雅尊貴氣息。

Mario Buccellati一直癡迷於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的文化遺產,所有自文藝復興時期傳下來的技藝,他都繼承了下來,並且用自己的理解加以發揚。到了1919年,Mario在米蘭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店,並選址在毗鄰米蘭史卡拉歌劇院(La Scala Theatre)的一家有兩百年歷史的珠寶學院舊址上。他憑藉着精湛的手藝與完美的設計,很快就在歐洲名聲大噪,並贏得了「金藝王子」(The Prince of Goldsmiths)的美譽。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時,甚至埃及等各國王室、貴族都來訂購飾品,就連梵蒂岡的教皇也成了他的顧客。很快,Buccellati的分店就不止遍佈意大利,大洋彼岸的紐約和棕櫚灘也開始接受了這個來自地中海的珠寶品牌。

Mario Buccellati將文藝復興時期已為金匠們使用,後漸失傳的一種雕金技巧——織紋雕金(Texture Engraving)加以創新,演變出多種不同的織紋來,將這些織紋雕金加入到金銀飾品與珠寶中,使飾品看起來格外高雅華麗,在整個世界引起了轟動。此「黃金蕾絲」技巧的誕生,成為Buccellati精湛工藝的代表。此外,卓越的雕刻工藝也是Buccellati的珠寶特色所在。品牌獨特的雕刻工藝包括:RIGATO:用平行線切割金屬表面,得到光亮的效果,通常運用於切割邊緣;TELATO:這是紡織工藝上的精工十字繡手法。這種切割法留下的切面並不是那麼閃耀,看來像亞麻布;SEGRINATO:這種切割方法的切面同樣比較低調,同時也很溫和。可以像在紡織衣物上各個方向重疊切割;ORNATO:這一種複雜的工藝,主要是為了表現那些大自然生物造型,動物、樹葉、花朵等等。換句話說,這種技藝最真實地還原了生活中那些最原始的事物;MODELLATO:這是最精緻的技藝,運用三維切割法,主要運用於邊緣切。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Mario Buccellati憑藉着精湛的手藝與完美的設計,在1919年創辦Buccellati後,很快就在歐洲名聲大噪,並贏得了「金藝王子」(The Prince of Goldsmiths)的美譽。

Mario Buccellati用意大利最精妙的珠寶製作工藝打響了Buccellati的招牌,而真正將Buccellati帶入世界頂級珠寶品牌的,則是他的兒子Gianmaria Buccellati (1929-2015)。

Gianmaria成功的秘訣是設計。他和父親一樣,最推崇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一切創作都源於自然。大自然就是他的靈感源頭。花草樹木、蟲鳥動物都是其常見的創作主題,Gianmaria還經常參考十八世紀法國藝術家魯薩里(Rocaille)的創作,並學其精髓,力求讓珠寶首飾動起來、活起來,戴在脖子上、手腕上柔軟舒適,毫不生硬。1973年,Gianmaria在意大利創辦了「意大利寶石學院」,向年輕一輩傳播各種詳實的寶石知識。1981年,意大利總統頒給 Gianmaria「大十字勳章勳章」(Cavaliere Di Gran Croce),以表彰他在文化藝術上的貢獻。

Buccellati到現在仍然保持着家族企業的經營模式,Buccellati第三代傳人正是Gianmaria Buccellati次子Andrea Buccellati先生。作為集團榮譽主席兼創意總監,Andrea Buccellati先生於1958年在米蘭出生,是Gianmaria Buccellati的次子,長兄為Gino Buccellati,其妹是Maria Cristina。Andrea在十六歲時,還未完成高中學業已開始父親身邊協助打理家族事業,此期間他學會了挑選寶石和製作珠寶的過程。Andrea隨父學習,見識了眾多Buccellati珠寶工藝精品,令他更着迷珠寶世界,便決定往意大利寶石學院(Italian Gemological Institute)進修,從而對珠寶事業有了更深的瞭解。在完成學業後,為了更好地瞭解公司的內部運作,Andrea便全身投入家族事業。在這段時間裡,Andrea努力瞭解公司的各個方面,並對產品本身和生產過程產生了濃厚興趣。

Andrea Buccellati先生的創作本能令他積極參與珠寶設計,並由此繼承了Buccellati品牌的核心理念:每件作品都是家庭成員的創意靈感的結果。直到今天,品牌從未要求與外部設計師進行協作。作為集團榮譽主席兼創意總監,Andrea Buccellati先生自幼便父親Gianmaria Buccellati指導下學習珠寶製作的整個工序,並且與父親一起負責設計和生產,父子倆當年便一手包辦了Buccellati眾多珠寶設計。時至今日,Andrea Buccellati先生便仍沿襲家族傳統,親身向其女兒Lucrezia傳授家族代代相傳的珠寶造詣,並合作設計Buccellati眾多珠寶系列。

Andrea Buccellati先生既為Buccellati第三代傳人,便確保了Buccellati創作精髓傳承不綴,其設計眾多大師之作,無一不展示Buccellati純粹風格。在開創潮流之餘,Andrea仍在在他的創作中保留令Buccellati出類拔粹的一貫傳統與藝術靈感:意大利文藝復興、裝飾藝術、古典主義建築和相關的自然元素,以及其他永無止境的靈感源頭。Buccellati有着豐富的歷史淵源,也不乏現代的時尚創造力,正如「文藝復興」般,以經典和變革一起構成了Buccellati誘人的神秘光芒,也造就了Buccellati家族近百年來高雅、獨特、富有創造力的品牌歷程。

Image description 1919年,Mario Buccellati在米蘭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店,並選址在毗鄰米蘭史卡拉歌劇院(La Scala Theatre)的一家有兩百年歷史的珠寶學院舊址上。

最近,從房地產、礦業拓展到黃金鑽石珠寶行業的國內民營企業剛泰集團,通過子公司悅隆實業,以1.955億歐元拿下了Buccellati 85% 的股份,而Buccellati的設計能力和品牌價值,正是剛泰集團此次收購最為看重的。收購完成後,Buccellati原有管理團隊與家族成員職務保持不變,將繼續參與公司治理與運作。尤為值得一提的是,針對亞太市場近年來的消費升級浪潮,剛泰方面與Buccellati董事會達成了高度的共識,計畫在未來3年投入大量資金和人力,在核心一線城市佈局更多Buccellati專門店,向每一位珠寶愛好者傳遞其品牌精神與產品精髓。Andrea Buccellati先生表示:「許多人知道收購消息後,都擔心Buccellati的意大利風格能否與剛泰集團的中國風格配合,我認為意大利風格與中國風格其實非常親和,譬如大家都非常注重家族傳統和文化傳承,而當年馬可波羅從由中國帶回來的麵條與絲綢文化,不也很好地在意大利發揚光大嗎?」

Andrea Buccellati先生最近為出席Buccellati進軍中國市場,在上海恒隆廣場開設了首家精品店的開業慶典,而途經香港並特別為傳媒朋友舉行了珠寶展示會,我們借此良機,與他分享了Buccellati從文藝復興到21世紀的珠寶藝術心得。

Image description Andrea Buccellati先生現在與女兒Lucrezia一同負責Buccellati的設計工作,兩人一起設計時,Lucrezia會給父親提出嶄新的設計理念,而Andrea則以Buccellati風格來審度之。

LJ:《優雅生活》 AB:Andrea Buccellati
LJ:你從十六歲起便追隨父親學習珠寶工藝和打理家族事業,當中父親給你最為深刻的教誨是什麼呢?
AB:那時學習範圍很廣,一下子很難說得清,我想最重要的應該是他千叮萬囑,必須與為我們工作的藝匠保持良好關係,因為我可以從他們身上學習到很多東西,而大家關係良好也能提升工作士氣,所以人際關係很重要。

LJ:你長期領導Buccellati設計部門,可否分享一下Buccellati設計理念和風格?
AB:Buccellati設計理念和風格都在我的血液裡了,而這都是傳承自父親的教導。Buccellati的設計非常講究技藝,你必須精通各種工藝,充分掌握它們的長短利弊。在設計理念和風格上,Buccellati很受文藝復興影響,所以無論你的靈感源自寶石也好,女人也好,始終不脫那一抹異彩。其他珠寶品牌多會外聘設計師或創意總監工作,他們完成設計後仍要交給他們的技術部門研究,而在Buccellati,當我們設計的那刻便已胸有成竹,因我們早已非常了解工作技術。對我們來說,每一代的設計師或創意總監都可能有其個性,但是整體氣質與感覺就似是有一條線連在一起,畢竟,他們都必然是家族成員,而只會設計Buccellati風格的作品。

LJ:你現在與女兒Lucrezia一同負責Buccellati的設計工作,你會如何指導Lucrezia以確保Buccellati風格始終如一?
AB:Buccellati其實亦一直在更新中,它會給年輕一代更多的關注。我覺得我女兒從外面帶來的這些影響是非常重要的,當我們一起設計時,她會給我提出了一些設計,我則以Buccellati風格來審度之。她很了解品牌根源的影響,畢竟,她也追隨我工作好一段時間了。她令我得以從不同的方式看今天的珠寶,尤其是年輕一代對珠寶的看法,這正是Buccellati在新時代如何發展的方向,當然我們也不會捨棄珍貴的傳統文化。

LJ:1989年,你收購了意大利一家生產金鏈的老牌公司,你還有意維持意大利的古老工藝嗎?
AB:當然了,Buccellati不僅是一個名稱,也不僅僅是一個品牌,它代表是一個文化群族人,而我們擁有的古老工藝文化便正是Buccellati的根基。Buccellati不僅是我們家族的一個品牌,也是我們公司上下的一個大家庭,我們工藝匠與Buccellati一樣是代代相傳,所以我們當然會致力保留傳統工藝,會長期投資以確保能擁有如此優秀的工藝。Buccellati就是要代表意大利文化與工藝。

LJ:剛泰集團收購了Buccellati 85% 的股份,並宣稱將針對亞太市場近年來的消費升級浪潮,計畫在未來開設更多Buccellati專門店,你看品牌以後是否會更集中開拓中國及亞太市場呢?
AB:可以肯定的是,中國是Buccellati未來最重要的市場,我們會中國及亞太區開設更店子,但都要配合我們的生產能力來發展,與此同時,我們不會忘記世界其他地方,譬如在歐洲或中東的發展。

LJ:Buccellati早在1970年便在香港開了首間店鋪,往後會否在香港開設新店?
AB:當然了,我們其實已經簽好了租約,但不便透露詳情,可能會有不止一家店,在香港找到合適的空間並不容易,我們一直在尋找最好的位置,但是很難在香港找到一個地方,所以為什麼我們要花5到6年才找到好地方。

Image description Buccellati董事會主席徐建剛,Buccellati集團榮譽主席兼創意總監Andrea Buccellati與章子怡,為品牌設在上海恒隆廣場的國內首家精品店剪綵。

文:Patrick Chiu 圖:Ben Tam(人物)、Buccella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