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pirit of Restoration

Sandoz家族擁有世界上最重要的懷錶和自動操作裝置、機械人(Automaton)系列。

The Dragon and The Pearl of Wisdom游龍戲珠自動座鐘

2019-06-14

當我們談論高級製錶時,「自家」和「製造」這兩個關鍵詞總是會出現。這兩個關鍵的意思,就是描述一個製錶品牌的垂直整合程度。換句話說,一個品牌能由腕錶零件、游絲以及組裝、以至錶殼及錶面等方面都是高度垂直整合製作時,可以說這個品牌的完整度是100%瑞士製作,而世上只有寥寥數個品牌能達此水平的,當中,以修復鐘錶譽滿瑞士的PARMIGIANI FLEURIER,就是其一。

TEXT BY LAWRENCE YU

Image description Parmigiani先生專注於傳統鐘錶的運作,在古代鐘錶修復的小世界中為自己贏得了名聲。

PARMIGIANI FLEURIER的創辦人Michel Parmigiani是世界著名的鐘錶修復大師,上世紀70年代正值石英危機期間,他開始了修復古舊鐘錶的工作,那時機械製錶的未來看起來非常暗淡。 Parmigiani先生專注於傳統鐘錶的運作,在古代鐘錶修復的小世界中為自己贏得了名聲。正是通過他的修復工作,他遇到了Sandoz家族, 這家族擁有世界上最重要的懷錶和自動操作裝置、機械人(Automaton)系列,當中有不少是家族內Edouard Marcel Sandoz的收藏品。

Image description 古董重量驅動時鐘:其緩慢下降為發條鼓提供動力。

五大後盾
Michel Parmigiani與Sandoz家族植根於傳統的修復技術,同時也在尋找機械製錶的未來,於是在1996年, PARMIGIANI FLEURIER應運而生。有別於其他鐘錶品牌,PARMIGIANI FLEURIER成立之初幾乎立即開始了垂直整合的過程。今天,Sandoz家族基金會不僅擁有PARMIGIANI FLEURIER,還擁有Manufactures Horlogères de La Foundation基金,該基金會直接管理五家專業的腕錶製造廠房,這五個廠房分別為: Vaucher ——主要負責製作機芯;Atokalpa——主要負責擺輪和游絲;Elwin ——主要負責微細腕錶零件如小齒輪和螺絲等組件;Les Artisans Boitiers(LAB) —— 主要負責錶殼製作;Quadrance & Habillage——主要負責錶盤。

Image description Les Artisans Boitiers(LAB) 主要負責錶殼製作。

這五個重要的支持成為PARMIGIANI FLEURIER最堅強的後盾,而當2006年HERMÈS(愛馬仕)注資了25% 入Vaucher廠房後,連腕錶的錶帶(由HERMÈS提供)也有自家的供應鏈,最後拼圖完成,是100%的自家製作!

修復工作坊
這次,我們向瑞士塔威山谷(Val-de-Travers)的弗勒里耶(Fleurier)出發。這次品牌邀得香港公關及市場推廣界代錶人物雷怡暉(Amanda Lui)小姐加盟品牌大家庭,成為品牌好友之餘,更邀請雷怡暉參觀品牌位於當地的錶廠,進一步了解品牌秉持「尊重傳承」及「與製錶傳統和諧共榮」的製錶哲學。我們先後參觀了Les Artisans Boitiers(LAB) 、Quadrance & Habillage及Vaucher Manufacture錶廠,除了參觀了上述當中的三間廠房外,最令我留下印象的,莫過於PARMIGIANI FLEURIER的修復工作室,走進這個工作坊就像回到過去一樣。品牌更特意招待雷怡暉探訪並特別安排以參觀修復工作坊為是次旅程作結。經驗豐富的錶匠為雷怡暉介紹多款由山度士家族收藏、正在修復中的博物館級藏品,來過這裡的人,一定不會錯過懸掛在天花板上的19世紀初的報時鳥時鐘,鳥龍內有會發出蛻耳雀叫聲及流動的瀑布,底部則是一個時鐘; 1850年的摺刀報時錶及1830年衞星轉盤計時懷錶;包括Parmigiani先生在內的修復師每天在工作坊內埋頭苦幹,為延續鐘錶傳統而努力,單是一座報時鳥時鐘,估計便要花費整個團隊約兩年時間才能完成修復。錶匠在修復古董鐘錶的同時亦從中汲取靈感,其中品牌參考19 世紀初的報時鳥時鐘,正密鑼緊鼓創製一枚蓮花報時鳥時鐘,並指望明年登場。

Image description 來過品牌修復工作坊的朋友,一定不會錯過懸掛在天花板上的19世紀初的報時鳥時鐘,鳥龍內有會發出悅耳雀叫聲 及流動的瀑布,底部則 是一個時鐘。

另外,兩個好奇的重量驅動時鐘在長椅上;而不是具有權重的典型時鐘,其緩慢下降為發條鼓提供動力,是相當有趣的古董座鐘。一個垂直顯示下降,另一個在一周內滾動傾斜的展示架。在參觀Parmigiani先生的修復工作室時,很清楚他對保存這些神奇機器的熱情,以及過去的這些時計如何成為當今公司不變的靈感源泉。

Image description 這美得不可勝收的工藝術品其實是一個香水容器,內置懷錶和音樂盒。

Michel Parmigiani與品牌好友雷怡暉
參觀期間,Michel Parmigiani(米歇爾.帕瑪強尼)先生及PARMIGIANI FLEURIER帕瑪強尼行政總裁Davide Traxler先生齊齊現身,熱烈歡迎雷怡暉加盟品牌大家庭。米歇爾.帕瑪強尼先生表示:「PARMIGIANI FLEURIER帕瑪強尼以『尊重傳承』及『與製錶傳統和諧共榮』為品牌哲學,講究的是承傳前人的智慧,融合當代精髓,使之發揚光大。我們非常榮幸能夠邀請到背景及理念跟品牌一脈相承的雷怡暉小姐成為品牌好友, 而Amanda作為內外兼美、剛柔並濟的成功女性典範, 演繹設計與工藝並重的PARMIGIANI FLEURIER帕瑪強尼腕錶,堪稱天作之合,相得益彰。」

Image description (左二)Michel Parmigiani的千金Lea Parmigiani小姐及經驗豐富的錶匠為(左三)雷怡暉介紹多款由山度士家族收藏、正在修復中的博物館級藏品。

雷怡暉小姐則表示:「非常高興有機會以品牌好友的身份,親身到訪瑞士PARMIGIANI FLEURIER帕瑪強尼錶廠,見證品牌出類拔萃的製錶工藝。傳統是經歷千錘百鍊的寶藏,今次有機會親眼目睹品牌從傳統中萃取精華並進一步加以弘揚,製造出不論在設計、內涵、創意與品質方面皆無與倫比的鐘錶作品,實在令我大開眼界。」

Image description 雷怡暉在參觀專門負責生產機芯的Vaucher Manufacture錶廠時深受工匠專心致志的精神所打動,更嘗試親自組裝機芯。

承先啟後
正如前言,鐘錶修復是PARMIGIANI FLEURIER的主要支柱之一。憑藉眾多修復經驗和對300年製錶業的理解,首席執行官Davide Traxler及其團隊將致力令PARMIGIANI FLEURIER這個品牌延續製錶優良傳統, 承先啟後地讓品牌更加壯大!雖然機械錶對Traxler來說是個男性化的東西,但是女士腕錶的營業額幾乎佔其營業額的50%。在他看來,腕錶不是因為它們的功能而購買的,而是出於情感原因。

Traxler常自謙稱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一年前從進入這個鐘錶大品牌,他笑說:「繼一些必要的策略調整後, 我們所採取的方向是基於品牌的優勢,深入了解我們的歷史和獨特的特徵。修復鐘錶的藝術使我們能夠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脫穎而出。這些元素是我們為確保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而採取品牌的方向的基礎。現我們在每個時刻做出的決定都是基於硬數據和事實,而不是基於直覺。

Image description Kalpagraphe Chronometre鈦金腕錶

「在幾周前,我們一位新的董事會成員:Riedo先生, 他曾經是Jaeger-LeCoultre積家的首席執行官。他掌握了製錶的長期知識,這也極大地提高了決策質量。我們所做的每項決定的質量都經過了很多考慮。這並不意味着我們不會犯錯誤,不過可以確實保證,我們正在盡最大努力使公司的流程正確。

品牌之友
PARMIGIANI FLEURIER近年積極找來不少「品牌之友」,對於這些好朋友,Traxler形容跟他們的關係是「真正朋友」。他說:「對我而言,『品牌朋友』正在聚集那些擁有美麗思想和創造性的人。最重要的是,像品牌一樣,因為我們不會向品牌朋友付錢宣傳。譬如Akrame Benallal,一位來自法國的年輕米芝蓮星級廚師,擁有不同的餐廳和所有國際公認的身份,這個傢伙非常有活力,專注且有趣。在俄羅斯,我們與32歲的白手起家億萬富翁伊利亞.薩奇科夫合作。我生命中見過的最聰明的人之一:低調、奉獻、勤奮,也是一個偉大的運動員。像這次來參觀的雷怡暉,她對傳統工藝充滿尊重,專業創作性相當強,是很有個性及遠見的現代女性。與普通的品牌代言人相比,這些人非常特別,豁達,低調。你可以和這些精英分享了很多知識。與成功的人分享對我個人來說非常有趣。這,才是我們的『品牌之友』」。

Image description PARMIGIANI FLEURIER首席執行官Davide Traxler與品牌好友雷怡暉

早兩年,品牌在亞洲的步伐似有放緩,但Traxler已強調,PARMIGIANI FLEURIER將全力聚焦亞洲巿場。他認真地說:「我們已經確定了亞洲市場迄今為止尚未全力開發,所以我們決定縮減在歐洲的投資,全力將資金投資在亞洲、美國和中東地區 。我們剛剛在上海市中心的著名的南京路開設了一家新的精品店 。這裡是城市動脈和世界上最繁忙的購物街之一。我們品牌展示了最重要的腕錶時計,以及最優質的服務中心。我們還在澳門舉行了一場精采的會議,聚集了來自中國,台灣,澳門和香港的所有零售商和經銷商。最後,我們剛剛也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Coral Gables開設了新的辦事處。我們的德國子公司也在大幅增長,並已成為我們歐洲物流的運營中心。」

Image description Tonda 1950 Rainbow彩虹鑽石腕錶

三大支柱
PARMIGIANI FLEURIER一直都以三大支柱:Toric,Kalpa和Tonda為焦點,往後,Traxler揚言會在這三大支柱下更多功夫。「我們將繼續發展我們的三大支柱:Toric,Kalpa和Tonda。Toric和Kalpa仍然是該品牌的標誌性產品,並且仍然備受關注。我們還將通過與博物館和零售商相關的重大活動開發獨特的修復鐘錶服務。PARMIGIANI FLEURIER來自修復(Restoration)。修復使我們了解了300年的製錶工藝。從過去的錯誤中,我們知道什麼是持續的,什麼不會持續。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覺得Toric是今天最高傳統製錶的代表。在錶殼和機芯錶面以及整個腕錶的美感方面。它代表了傳統製錶的縮影。然而,市場並不總是對古典手錶感興趣。一些市場對這類產品的反應不同。我認為最關注Toric的市場是日本。談到Tonda,它是一個更加多樣化的系列,幾乎觸及到各地的消費者。Tonda佔我們營業額的60%,因此它始終是我們最大的產品。Kalpa的獨特錶殼形狀,使它成為一個獨特產品。因此,Kalpa的消費者是一個自知,有信心和有意識的消費者,他在腕錶方面有一定的成熟度。

Image description The Dragon and The Pearl of Wisdom 游龍戲珠自動座鐘

Image description Toric Hemispheres Retrograde Slate腕錶

社交媒體
此外,Traxler認為,社交媒體——特別是在中國,PARMIGIANI FLEURIER的數碼生態系統正全力開展當中;品牌之友幫助他們實現戰略市場的具體目標。每個品牌的朋友都涵蓋了與客戶利益相關的獨特溝通領域。這些包括音樂、體育、科技和美食(與Ryan Leslie,Jessica Korda,Akrame等),每個領域的influencer都是品牌的倡導者,生活的引領及啟發。特別在亞洲,人們追求成功。「當你擁有不斷增長的經濟時,人們會喜歡慶祝他們的成功。這是簡單的解釋。在19世紀,所有最精美的作品都去了中國。在此之前,18世紀去了土耳其。中國人有享受擁有一枚精製腕錶代表成功的傳統。有趣的是,這個傳統,還是承先啟後延續下去,因此,巿場的預見是很具挑戰性的。」Traxler總結說。

Image description Tonda Metropolitaine Selene Blue Abyss女裝鑽石腕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