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The future of living:食、住、玩

住:楊明潔 ,「異次元」家居的平行構想學

玩:9gag──Ray Chan,笑話不冷

玩:teamLab超自然藝術價值

2021-01-22

2020年疫情肆瘧,為我們的生活帶來重大的改變。沒機會外遊及各種處所的關閉,令家成為了生活重心。在家工作、在家運動、在家煮食、在家娛樂,造就了廚房電器、視像會議軟件和家庭娛樂設施等等消費的上升。回望過去,寄望將來,本刊訪問了不同範疇的精英,包括9GAG聯合創辦人陳展程(Ray Chan)、NOC聯合創辦人梁達(Benny Leung)、teamLab和被《福布斯》選為中國最具影響力工業設計師之一的楊明潔,看看疫情如何影響了我們的工作、餐飲消費、家居生活和娛樂,以及他們對未來生活的想像與期待。

Image description 店內以白色為主調,配以淺灰混凝土色和和自然木色,呈現強烈的極簡主義風格。

食:咖啡不是咖啡店的全部
2020年,對餐飲業來說,絕對是一個大挑戰。由高朋滿座減到六人一枱、四人一枱甚至二人一枱。營業時間由朝七晚十二縮減至晚上十時以至晚上六時。生意跌幅少已是bonus。偏偏卻有人夠膽逆市擴充,在將軍澳開設佔地四千平方尺的分店,甚至進軍曼谷。由2015年創立至今,NOC Coffee Co.在短短五、六年內已開設了第六間分店,聯合創辦人梁達(Benny Leung)告訴本刊「咖啡店賣的不僅是咖啡,而是圍繞環境、服務的完整體驗。」

文:Joyce Mok     攝:Ben Tam(人像)     圖:NOC

Image description NOC聯合創辦人梁達(Benny Leung)認為營運暢順是成功的關鍵。

Not Only Central
早前,朋友已向筆者推介將軍澳南這個新發展的住宅區,說剛入伙的低密度住宅營造了濃厚的歐洲風情。的確,這一帶沒有熙來攘往的人潮,洋溢着閒適的氣氛。NOC Coffee Co.在新界區開設的第一間分店,正是坐落於這裡。在大環境影響下,Benny也承認去年的生意額下跌了15-20%。逆市擴充,純粹是巧合,因為他們早已定好去年要在新界區開店,而這裡也佔據了有利位置:「我們有business plan,首四間店都開設在港島。建立品牌形象後,我們想擴展到九龍、新界。之前,我們已在黃埔開店,所以想在新界落腳。這裡的timing剛好,各樣東西都配合,所以選了這裡。」

Image description 新店設有偌大的落地窗,除了突顯店鋪的空間感,更同時令室內充滿自然光,配合店內不同的綠色植物,為寬敞的空間增添自然元素。

雖然說是timing的問題,但Benny選址開店極有眼光,3年前,當西營盤還未蛻變時,他們已率先進駐,成為他口中的「開荒牛」,並帶動了該區摩登食肆的發展。他對選址有自己的一套哲學:「我們會選擇本身不太多人但又吸到人流的地點,希望顧客在忙碌的室外環境中可感受到室內寧靜的角落。室內環境要fit到室外,這才是更完整的體驗。我們選址不需在中心位置,但依然交通便利,可能顧客花需要少少時間尋找我們的咖啡店。我們覺得這種尋尋覓覓是幾有趣的事情。」

Not Only Colour
新店一整排落地玻璃,窗明几淨,並且令室內充滿自然光,十分舒適。店內以白色為主調,配以淺灰混凝土色和和自然木色,呈現強烈的極簡主義風格。兩年前,《Wallpaper》將NOC西營盤分店列入< Best Coffee shop for Design Lovers> 的專題故事中,可見其簡約的設計風格亦得到認可。不過,Benny 強調他不是純為美觀而採用白色,背後也有實際的原因:「設計概念並不是look & feel這麼簡單,而是對內、對外的訊息。極簡主義可能是一個形象,但我去採用白色,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因為潮流?因為顧客喜歡這種風格?還是它有其他價值?我本身有潔癖,十分『姿整』,東西不可亂放。對我們來說,白色不是一種顏色,而是一種記號(sign),這個記號告訴我們的同事,如果有什麼地方有污跡,必須馬上採取行動抹乾淨地方。否則,如果顧客見到的話,會對我們失去信心,這是我最重要的訊息。凡是工作範圍,如機器、吧枱,我便越喜歡採用白色。我們在這方面不斷投放資源去做好。疫情期間,我們收到顧客意見,知道他們只放心去我們的咖啡店和洗手間,因為我們可給予客戶信心。因為始終餐飲地方,衛生乾淨一定是首要的。」

另外,為讓同事將桌面打理得井井有條,他都會貼上標籤標明用具的擺放位置,設想周到。「每樣東西都會有專屬的地方,如托盤、外賣盒、毛巾都有標籤,你用完要放回原位,否則標籤便會外露,你便會馬上發覺出問題。將意識養成習慣,你才可以執行日常工作。」

Image description 為了鼓勵客人從生活細節入手,逐步實踐零廢棄生活,NOC新店內設有零廢棄咖啡角落,供客人自備器皿選購咖啡豆。

Not Only Consumption
Benny營運咖啡店著重細節,更坦言營運暢順是成功的關鍵。假如有精闢的想法,但執行不了的話,一切也是徒然。營運暢順才能建立品牌,才有機會將品牌發揚光大。他對營運的心得其實歸功於以往的工作經驗:「本身我以前做fine dining,我們注意的不僅是食物的質素,而是環境、服務和基本的衛生,是完整的體驗。這也適用於咖啡行業,員工對待客人的態度,這也是NOC創立至今的宗旨。」
NOC新店由去年底開業至今,人氣旺盛,特別在周末都大排長龍。對一般人來說,這是成功的指標,但對Benny我來說,排隊也是整個咖啡店體驗的一部分:「有幾多人排隊不是最重要的,反而是由他們排隊到進入店內點餐、送餐,整個體驗也要做得好,這才是最重要的。上周,我跟團隊說,要給自己一個credit,門口排隊超過100人。在門口要等,進入店內又要等落單、等咖啡、食物,我們依然將所有事情安排得妥善,這事情是最有價值,也令我最開心、最滿意,其他人並不可以拿走,又抄襲不來。」

Image description

Not Only Concept
為了鼓勵客人從生活細節入手,逐步實踐零廢棄生活,NOC新店內設有零廢棄咖啡角落,供客人自備器皿選購咖啡豆。客人亦可於店內選購可重複使用的不鏽鋼儲豆罐,在購買咖啡豆時減少不必要的浪費,響應綠色生活。Benny直言從保護環境做起,我們才有未來,所以他們在環保要多走一步:「作為一間公司,你一定要對環保有意識之餘也要落實去做。現時我們的熱飲杯和外賣糕點包裝均由植物原料製成,表面印刷油墨亦基於大豆或者水,可做到百分百生物降解。至於我們的餐具、飲管及凍飲杯都是由甘蔗的生物塑料製成,減低對環境的污染。
當然我們做到的東西有限,如果做到一定做到最好。」

未來,Benny會帶領團隊以創新多元化的服務,多構思新產品和體驗,為顧客帶來刺激,例如新店內設置自動販賣機,為咖啡愛好者提供不同風味的咖啡掛耳包,方便顧客身在家中或辦公室,都可隨時隨地沖泡及品嘗美味的咖啡。「我們會退一步想,如果我們是顧客,這裡可提供或不能提供的是什麼,沒有框框架架。我告訴團隊好與壞不能空想,先要實行才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改進。」

Image description

Benny按照business plan發展公司之餘,對疫情後的咖啡店發展,卻有一點隱憂,但整體還是抱持樂觀的態度:「現況是咖啡店有很多人排隊,但這會否只是一個假象?可能只是基於很多人想去咖啡店或只想飲一杯咖啡,但他們別無選擇要留在香港。以前只要有兩三日假期,大家便會去一個短途旅行,現在所有事情都困在一個城市內發生。戲院、其他娛樂也停止營業,大家的選擇少了很多,咖啡店成為朋友間會面的地方,且有些人Work From Home時,可能會來咖啡店工作,這給咖啡店帶來商機。不過,當一切回歸正常,大家要出trip、旅行、返辦公室,會否會帶來負面影響?當然這是我個人的想法。整個行業來說,咖啡文化越來越普及,越來越多人接觸和嘗試,前景樂觀。縱使有不同的新品牌加入,但也有一些品牌被淘汰,也是一個必然的過程。」


 

Image description 以藍調為主的 Ionic I 糅合了二十八種 不同的顏色。

住:楊明潔 ,「異次元」家居的平行構想學
關於居住,設計師向來積極地構思不同類型的未來生活形態。 然而,過去一年以來在全球疫情爆發限聚封城的影響下, 「家」 成為最令人關注的「新常態」生活範疇。被《福布斯》選為中國最具影響力工業設計師之一的楊明潔,身兼工作室YANG DESIGN、設計博物館羊舍創始人和收藏家身份,多年來融合德國邏輯思維和中國人文美學的設計理念,設計了不少涉及時尚、家電、交通工具、空間裝置等項目。楊明潔與太平地氈合作的新系列Transcendent,作品誕生於2020年疫情期間,他以嶄新的視點運用時間與空間界限的「異次元」元素,結合太平地氈的傳統手工藝, 為室內空間帶來截然不同的新想像。

Text by Ire Tsui     圖片由太平地氈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楊明潔,YANG DESIGN 及羊舍創始人,收藏家、 中國工業設計師。

細看Transcendent的作品照片,無法相信眼前的強烈視覺,那些由真絲、羊毛、亞麻, 絲綢織成的地氈線條看似是光線與物質不斷被拉伸、扭曲、裂變後的物理異次元空間畫面, 呈現出強烈的戲劇性與未來感的視覺效果,彷如一幅「實物化」的科幻電影畫面。我在2020年底,透過電郵與楊明潔進行訪談,他形容2020年是一個「具有魔幻現實主義的年份」, 作品靈感源自這個最「超現實」 的時刻, 楊明潔直面地回應: 「疫情的突如其來為世界帶來了巨大動盪和不確定性。記得在2019年12月,我到太平地氈的廈門工藝坊看製作過程與樣品,隨後疫情就來了,還好關於設計的大部分工作已經完成。因為疫情,之後的日子難得地有更多時間去看書,做自己博物館藏品的文獻研究,以及花更多的時間照料家裏的庭院,陸陸續續地種了五種青苔,每天觀察植物從凋零到發芽生長的過程。還可以把更多時間浪費在一些美好的事物,我很享受其中。」

Image description Transcendent新系列的發布會《平行世界》,在上海外灘金融中心以展覽形式舉行,空間以楊明潔數碼作品「虛山水」裝置劃分成不同區域。

從HOUSE VISION看未來
家, 對於不同人來說,都有不一樣的詮釋。楊明潔認為「家」是私密、自由的空間。住家的設計應該配合主人的生活方式、習慣與審美觀。2018年他參與日本設計師原研哉策展的《HOUSE VISION探索家》項目(中國)),設計了一個名叫「綠舍」 的未來之家, 探討當下生活工作的時間變得零碎後,在碎片化的互聯網時代, 未來能源、自然、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將會是什麼? 作品展示未來人們在足不出戶情況下,會透過互聯網能夠自給自足地種植菜園。無論近在咫尺或是遠隔一方,藉着手機就能夠共同栽培植物,以植物這種生長極其緩慢的載體進行情感互動。

楊明潔認為技術發展的結果, 應該使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係愈來愈友善,而非愈來愈對立。 「在我們的家中更是如此。數位化(Digitalization)的本質與終極目標是:在電子網絡虛擬世界中建立對真實物理世界的完全仿真媒體,通過虛擬數碼世界與真實物理世界的實時互動,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例子如:GPS導航。)我認為這個過程將一直持續下去,或許有一天人類也會被數位化,其帶來的改變會是『極為深刻』,甚至遠遠大於工業文明時代的變革。

無論是製造、交通、能源、農業,還是娛樂、教育、金融、消費等領域,互聯網和電子化已徹底地改變了家的模式。同時,社會形態與生活方式的變遷,也會影響家的定義與結構。」

Image description 在「虛山水」之間,楊明潔放入了八款Transcendent系列太平地氈。作品承載了楊明潔近年對數碼時代的焦慮,和身處真實與虛擬兩個平行世界的思考。

地氈背面的平行線狀肌理
談到家居設計品,具備工業設計師和收藏家兩者身份的楊明潔,也分享了他的獨特個人經歷。「 無論是哪一種家品,我都希望是獨一無二、具備高品質的美學價值。每到一個城市,我會前往當地的舊貨市場、古董店、設計師買手店或手工藝店。在這些地方,可以發現當地居民的生活方式、審美嗜好,而那些舊物表面歷經時間所氧化呈現的質感, 對我而言也有著一種迷人的美麗,這或許也是出於我的一種職業習慣吧。」

當楊明潔訪行太平地氈位於廈門工藝坊時,看到作坊內縱橫交織的地氈編織紗線時,則讓他聯想到時間與空間,還有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執導的影片《星際啟示錄》。 「 地氈背面未完成的平行線狀肌理, 透露出某種讓人著迷的特殊質感,這樣的視覺感受如同一個可以穿越時空的異次元。在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中,強引力源會使光線偏轉。因此,來自遙遠天體的光線途經星系、黑洞等大質量天體,可能產生形狀扭曲、多重成像等畸形。如果將這樣的情境應用於地氈,或許會有出乎意料的結果。」

Transcendent系列分為Element、Forge、Ionic、Vortex四個設計,太平亞洲設計總監朱蒨蒨與太平廈門工藝坊的工匠們,為了將「異次元」構想轉化成為立體的地氈作品,在過程中製作了很多樣板的試驗,務求能在物料、織造和加工技巧中尋求突破。她在電郵中分享了這次合作的感想。「這個概念作為系列的主題和基調,充滿了詩意與張力 。楊明潔也給了我們很多啟發、刺激和突破了我們對物料,肌理和結構的探求。系列中的每款設計皆使用極其精細的配色系統,例如當中以藍調為主的 Ionic I,糅合了二十八種不同的顏色 。此外,系列採用了不同配搭和層次的物料與工藝,強化地氈的肌理和質感,塑造出每款別樹一格的設計,話雖如此,演繹風格都是統一和諧,給人深刻的印象 。」

真實與虛擬的平行思考
Transcendent新系列的發布會《平行世界》,在上海外灘金融中心以展覽形式舉行,空間以楊明潔數碼作品「虛山水」裝置劃分成不同區域。「 我在這「虛山水」之間,放入了八款Transcendent系列太平地氈。什麼是可以被數碼化?什麼是無法被數碼化?在這個快速變化過程中,我們充滿焦慮與不確定。當生活與工作愈來愈頻繁地進入虛擬世界的同時,我們的內心也愈來愈渴望充滿質感的真實世界。」

「設計師習慣或擅長的設計語言,很多時候會受到他過往的認知經驗所影響。我一直很喜歡下雨,尤其是在故鄉杭州。細密的雨絲形成了極其豐富的層層雨幕,我眼前的現實世界由近及遠,逐漸由清晰化為模糊。此時不但視覺被雨幕所虛化,聽覺也單純化,只有雨絲細密的綿綿之聲,所有喧囂嘈雜均由近及遠地消失了。後來我再深入思考,發現這也是中國審美當中的一種典型特徵。自然界的雨、霧、雪、冰,其實是由「水」 的液態、氣態、固態三種不同形態構成了透明度不等的遮擋物,將現實中嘈雜的場景變得一致,自然就形成了大面積的留白。所以水的三種形態成為了自然界構成『虛』的畫面感的理想介質。例如山與水之間流動著由雲再現的『虛』。這種『虛』所帶來的『曖昧』與『 不確定性』 ,抽象成了中國繪畫與詩詞中的『留白』 ,就像中國文字的『 模糊性』一樣有趣,是在文化與審美當中,中國與西方很重要的差異性之一。」

從精神層面來看,Transcendent系列設計的內在世界,也承載了楊明潔近年對數碼時代的焦慮,和身處真實與虛擬兩個平行世界的思考。

Image description 2018年楊明潔參與日本設計師原研哉策展的《HOUSE VISION探索家》項目(中國),設計了一個名叫「綠舍」 的未來之家, 探討當下生活工作的時間變得零碎後,在碎片化的互聯網時代, 未來能源、自然、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將會是什麼?楊明潔認為技術發展的結果, 應該使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係愈來愈友善,而非愈來愈對立。

新常態下的室內空間
2020年的今天,疫情封城社交限聚, 人人留家工作, 加速生活工作與電子網絡更頻密的聯繫,如家居空間增加了辦公、健身等需要。因此家居和辦公室的界線將會愈來愈模糊,花在家中的時間也會愈來愈長,家品在生活中需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太平亞洲設計總監朱蒨蒨分享了她在這疫情下的「新常態」觀察:「 隨着人們花更多的時間於家中, 地氈在家居可以豐富足底觸感、帶助提升室內設計與美學的功能、舒適度,它具有吸聲特性,能為室內營造寧靜的工作環境, 還可以分劃區域, 定義家居不同的空間 。這系列以大地色調為主,圖案清雅、 又不失時尚,為家帶來一份舒適、一份安寧。」

最後,我們問楊明潔對於2021年或未來生活有什麼期待? 「 認真思考並做好當下的每一天中的每一個細節,便是面對未來最積極的態度。」


Image description

玩:9gag──Ray Chan,笑話不冷
由 2019 年至今,世界變化太急促,全球的政治、經濟、以至生活模式都形成了新常態。在疫情還未有消失的跡象下,大家的情緒或多或少都有點抑壓,就在這個時候,《優雅生活》訪問了「快樂製造工廠」9gag 的創辦人之一 Ray Chan 陳展程,看看在這個快樂的需求愈來愈大的時代,到底 Ray 有什麼做人、做老闆的哲學,帶領 9gag 將快樂傳播開去。

文:Jaz Kong 圖: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9gag 創辦人之一 Ray Chan 陳展程。

認真地搞爛 gag
大家心目中的 9gag 是否已經是英文界面、大多是英文內容的時代?回想起 2008 年,當 Ray 還在當時的舊公司做互聯網工作時,他跟弟弟及另外幾位朋友成立了 9gag 及其他項目,「9gag 的成立其實最初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那個年代要傳送有趣的圖片,就只能夠在 MSN 或電郵一對一傳閱,所以為了自己的方便,就心想不如建立一個網站,作為一個上載及傳閱笑話的平台。」9gag,對筆者而言這個名字充滿親切感,不論是中文的「搞gag」或以英文讀起像「爛gag」,這件事都很香港;但原來不少人都以為 9gag 一開始就將目光放在全世界,但 Ray 也坦言一開始只是將此想像為一個很 local 的項目,「頭一、兩年都集中在中文內容,後來看着數據,見到不少外國人都有瀏覽我們的網站;雖然不少 meme 圖都有中文字或標題,但因為圖片的內容易懂,大家沒有語言障礙,所以都可以流行起來。後來也想,與其只做本地市場,不如將網站變成英文。9gag 一向都是一個社群,當英文網民這個群體大了,很自然地就有用戶上載英文內容了。」

Image description 「很多媒體以往訪問我前都以為我很搞笑,或者叫我講笑話,但其實我是不懂講笑的。」9gag 的掘起,不是因為 Ray 或其他創辦人本身好笑,而是原來這世界對於「快樂」的 demand & supply 的關係。

「我唔識搞笑」
「很多媒體以往訪問我前都以為我很搞笑,或者叫我講笑話,但其實我是不懂講笑的。」9gag 的掘起,不是因為 Ray 或其他創辦人本身好笑,而是原來這世界對於「快樂」的 demand & supply 的關係——還有就是社交媒體的傳播力量了。「我相信的不只是『快樂』本身,而是『傳播』,俗語都有說,將快樂分享可以加倍,分享哀愁也可以減半;不是因為搞笑很重要所以去做,而是發現原來很多人都重視歡樂這回事,所以我們當時就決定集中去做 9gag 而非其他計劃;再加上就是機緣巧合下各社交媒體興起,9gag 開設了 Facebook 專頁後就發展更快了。」

Image description 9gag 本以七千呎又充滿娛樂的工作空間出名,Ray 坦言一開始只為「型」;但自上年毅然決定不再租用辦公室,讓團隊在家工作反而是更體貼的做法。

疫情下,你快樂嗎?
9gag 的內容全靠用戶上載,理所當然地,大家的創作靈感一定離不開生活:不論是關於疫情的內容,或者是熱門的政治議題如中美貿易戰、Donald Trump,還是當下紅遍全球的劇集如《愛的迫降》、《The Mandalorian》等,都會是在 9gag 平台常見的題材。在疫症 lockdown 的這段時間,Ray 就見到網站或 app 的使用者大概有 20% 的上升,那麼我們又可否下定論說大家都比以往更需要快樂?「相信這段時間全世界都不是過得特別開心,不是因為娛樂、物質不足,而可能是心靈上的空虛;加上長期被困在家,這個情緒就更被深化了,9gag 的團隊也發現不少上載的內容有輕微 depression 的傾向。」Ray 舉了個例子,可能我們這一代人大多喜歡旅行,甚至以旅行為減壓方法;但這年來,大家被困在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家,加上香港本身的土地問題,在習慣被改變、精神被挑戰的情況下,大家對「快樂」就需求更大。但在需要快樂的同時,對 Ray 而言這亦是一個反思的時間,「我反而會去想,到底以往的生活模式又是否健康?大家太依賴旅行、購物這些外在因素去減壓又是否健康?當這些外在因素被改變了,苦惱是當然的;但若然一開始就不依賴外在物質,周圍環境不論怎變,對自己的影響也許不會如此大。」

筆者在訪問過程中將 9gag 比喻為 chocolate factory,除了同樣是製造快樂,Ray 認為有一點是更相似的,「就好像朱古力一樣,吃得太多也不健康;同樣地,笑或快樂是一個情緒上的刺激,看太多不但會覺得不再好笑,而且太過依賴也都不行。」9gag 的笑話跟朱古力一樣,可以讓人有片刻的歡樂,可以是沉悶生活的調劑,「但我們也要認清到底朱古力在我們的 diet 當中在扮演一個怎樣的角色。」其實不只是 9gag,Ray 提到的物極必反也適用於社交媒體上,「大家不免會跟所追蹤的名人比較,為什麼他們每天花天酒地,但自己就這麼窮?比較是社交媒體下所促進了的常態,9gag 作為社交媒體的一分子,這也是我們要好好反思自己的崗位的時間。」所以,Ray 就深信最終有沒有 9gag、有沒有 social media 也好,我們都要學懂感恩,心靈才不至於空虛。

我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這個數碼化的年代有另一個弊病,就是隔着一個冷冰冰的熒幕的話,我們很容易忘記背後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這也是我經常提醒團隊的,雖然 9gag 扮演一個平台、團隊扮演編輯的角色,每天的工作好像只是不斷的按電腦,但我們要記得用戶們都是『人』。」這樣說是因為 9gag 的三十位員工之中就大概有一半屬於 social team,每日負責瀏覽不同內容、處理用戶或合作的 creator 投稿,再將內容發佈到不同平台;而當中的篩選過程,又或者說連繫着這個 9gag 社群的,不只是靠「笑」,而是 Ray 所說的方程式:SEE。「所謂『紅』(很熱門)的內容也不是沒跡可尋的,首先是「S」,驚喜、surprise,讓大家意想不到的就會傳播力更高;「E」是同理心、empathy,對用戶或受眾有用的、有共鳴的,就自然會受歡迎一點;最後的「E」是 execution,內容好看、有共鳴,都要有合適的渠道去發佈,傳播率才會高。加上一些外在因素如 timing可能讓內容更多人看,但這可能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範圍。」

Image description 由 2008 年至今,五位創辦人一路走來,Ray 說大家互相見證着大家成家立室,明白大家的 priority 會隨時間而有所改變,所以將心比己,希望至少可以做到重視大家的自由及選擇的權利(Right of Choice);雖然未必改變到世界,但 9gag 五位創辦人都希望可以先改變自己的世界。

新世代老闆
所以說,連繫 9gag 團隊、甚至是整個 community 的,不只是歡樂,「其實係愛呀!」跟身邊人分享 9gag 內容、分享快樂,其實也是愛的一種。但要團隊可以分享愛,Ray 認為首先要讓員工感受到愛,「就算未去到愛,也至少讓他們知道公司是很 care 他們的。」訪問 Ray 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由上年開始,9gag 除了讓員工開始在家工作(wfh)、決定不再租用辦公室外,更公佈大大提升員工福利——包括為每位同事購買了金額相等於 60 個月薪金的人壽保險、全面升級公司醫療保險、並大大提升員工的有薪假期,以至 20 星期的產假、8 星期的侍產假、甚至是領養假、家人寵物假等等,wfh 的這段時間亦為員工提供基本資源的支援,包括電腦、書桌,甚至是零食津貼。由 2008 年至今,五位創辦人一路走來,Ray 說大家互相見證着大家成家立室,明白大家的 priority 會隨時間而有所改變,所以將心比己,希望至少可以做到重視大家的自由及選擇的權利(Right of Choice);雖然未必改變到世界,但 9gag 五位創辦人都希望可以先改變自己的世界。

有趣的是,問到 Ray 是否因為重視人情味而去推行這些政策,他竟然斬釘截鐵地說其實不是,
「作為僱主,我們希望公司能夠做到兩個『P』,分別是「profit」及「people」:作為一盤生意,要有利潤去繼續營運下去是需要的,但與此同時都要顧及「people」,當中包括所有 9gag 的成員、用戶、合作夥伴及股東,希望做到在賺錢的同時令所有接觸 9gag 的人生活都過得好一點。」他引用了聖經一句說話,「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馬太福音‬ ‭7:12。「不少人都說自己公司很『勁』、賺很多錢,但為什麼員工分享不到這份快樂?」Ray 相信關心團隊最終可以讓公司變好、讓公司可持續發展下去的一個措施,「我們 care 他們,是因為都想他們會 care 公司、也關心用戶,用戶才會更喜歡 9gag,這最終是一個循環,可以讓 9gag 可持續地發展下去。」

在疫情下,大家的生活模式有所改變,但同時卻造就了機會讓大家反思:不論你是什麼類別的 stakeholder,在各自的崗位上都可以作出改變,讓世界更暖。9gag 很幸運、Ray 也很幸運,但他選擇了將這個幸運跟團隊一同分享,「共享」不也是 the future of living 的一大趨勢嗎?


Image description 以點彩畫形式鼓勵參觀者以智能手機選擇元素,累積光點創造立體物的作品《無窮無盡的水晶宇宙》。

玩:teamLab超自然藝術價值
自2001年成立起,近年備受注目的新媒體國際藝術團體teamLab先後在全球歐美亞洲地區開設多個展覽,除常駐展覽繼東京無界藝術館、上海黃浦濱江的無界美術館外,於2020年6月在澳門威尼斯人開設最大型的永久展覽「澳門teamLab超自然空間」,佔地五千平方米、高八米標誌式「身體沉浸式」大型展覽空間,其標誌式的無邊界(Borderless)互動數位藝術(或稱無界藝術),作品透過與人們的互動,產生變化不斷的認知視覺體驗。除了開闊我們對彼此聯繫、感知和藝術的新體驗外,還從不同角度重新反思個人與群體、人類與自然、科技和生活的關係。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 ,在這個敏感時刻,國際藝術團體teamLab團隊透過電郵訪問回應我們對未來藝術與科技的提問。「以宏觀角度來看,世界是由無盡的界限、連綿不斷關係組成。我們相信人應該聯繫彼此、世界, 無邊界創作藝術能夠改變我們的價值觀、行為, 創造更無邊無垠的藝術世界,引向一個更具人性化和正面的方向。」

文:Ire Tsui     圖:teamLab

無邊無界的藝術觀
teamLab風靡全球,夢幻視覺空間體驗「打卡度」極高,經常吸引大量觀眾排長龍入場參觀,;在東京的無界藝術館於2019年開業短短一年間,已吸引來自全球160多個不同國家和地區,逾230萬人次參觀,數字打破了荷蘭梵高美術館在單一藝術家美術館一年參觀人數的紀錄。 由數百位各界跨學科技術專家組成國際藝術團體teamLab,成員有藝術家、程式員、工程師、CG動畫師、數學家和建築師等,擅長團隊創作的方式融合藝術、科學、技術、 設計和自然界,以藝術,探索人與世界和新認知的關係無邊界的藝術體驗。由意念到製作,成員採用「多維」(multidimensionality)方式合作,讓彼此專業知識交集。 主要利用巨型聲光投影,配合互動科技將光、花、森林、海洋等自然元素,讓參觀者沉浸於場景中,上一秒置身於光線雕塑內,下一秒就在花叢或海浪,又或者在彈床上重新體驗身體,每人每步都會引來千變萬化的光影變化,即使是身處於相同的空間,在不同時間都有不同的視覺和心理感受。

Image description 「 光之雕刻」由十多個不同光線空間構成。

Image description

在「澳門teamLab超自然空間」展示逾二十年件不同作品,包括以點彩畫形式鼓勵參觀者以智能手機選擇元素,累積光點創造立體物的作品《無窮無盡的水晶宇宙》;利用電腦程式實時繪製花季的空間《花與人的窪谷:迷失、沉浸與重生》,花的形態會配合觀眾移動,展示花從誕生、成長、開花、凋謝到枯死的過程; 「 光之雕刻」由十多個不同光線空間構成和全新的「運動森林」,透過身體和立體思維領略世界和思考。

Image description 利用電腦程式實時繪製花季的空間《花與人的窪谷:迷失、沉浸與重生》,花的形態會配合觀眾移動,展示花從誕生、成長、開花、凋謝到枯死的過程。

teamLab創辦人豬子壽之(Toshiyuki Inoko),與友人們成立teamLab團隊形式創作,他在大學時代已對藝術、科學深感興趣, 經常思考個體與世界之間的關係。「科學是一門尋根問底的學問,人類分門細類地鑽研、理解世界;如地球和宇宙彼此擁有相聯關係,研究地球時卻與宇宙分開 ;研究森林,則拆分成樹木、細胞、分子、原子等,在解構世界的同時,也愈來愈分化,無法從宏觀角度整合知識。我們透過科技和藝術,嘗試打破這些無形的框架/邊界,從個人出發,尋找人與世界的新關係嗎?這是我從成立teamLab以前已思考的問題。群體行動代表理性,個人行為能以藝術主導或表達嗎?我們相信透過與其他人分享,藝術的美學可以延伸和傳達得更遠大和感染力。teamLab超自然空間的作品, 就是一個持續變動和增加人們感知的空間。」

拉闊科技的交流層次
近年科技在生活中的角色, 愈來愈吃重。 人們生活與智能手機、互聯網的關係密不可分。在
teamLab藝術作品中,數位科技的角色,既主導空間互動體驗,鼓勵共創和交流,建立更多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數碼藝術科技讓團隊可以做出更細緻和自由變化的效果。 「電子遊戲機、智能電話和互聯網,需要人們有意識地參與;觀看傳統藝術品時, 旁人的存在往往會防礙觀賞體驗。teamLab的創作則關注藝術與科技之間的互動和聯繫性,將之自然地轉化於作品內。因為科技讓我們突破傳統藝術媒介的限制,作品可以即時回應參與者的動作,令參觀者也成為變作品的一部分, 每人的一舉一動,分分秒秒地融會成為藝術品的互動,效果更靈動和美麗, 在更大的空間和面向更多的群眾。 」 與社交媒體比較,teamLab這種重視個體參與的創作,能夠突顯「體驗」 和「 情感」多於科技本身。「分享情緒是人的天性之一, 智能手機和電視能夠傳達知識,無法代替實體生活和藝術作品, 正如在IG上的teamLab作品照片, 不能媲美展覽空間的親身體驗。我們著眼的不是technology,而是在digital概念層面的思考, 如何提高藝術層次。」

Image description 家居互動作品 《Flowers Bombing Home》鼓勵全球參與者使用預製草圖繪製自己的花朵,插圖完成後上傳到網站,透過YouTube在電視螢幕直播花兒綻放,作品會一直開花至疫情完結。

Image description

teamLab從初創時五人藝術團體, 現在成員六百多人的規模, 無論是藝術館展覽、參展世博、發展主題博物館到近年與深圳的新城市發展, 他們總以正面的態度看待未來,去年疫情期間設計了一個家居互動作品 《Flowers Bombing Home》(https://flowers-bombing-home.teamlab.art/jp/paint), 鼓勵全球參與者使用預製草圖繪製自己的花朵,插圖完成後上傳到網站,透過YouTube在電視螢幕直播花兒綻放, 作品會一直開花至疫情完結。「我們現正身處於疫情的非常時期,人人因為懼怕病毒,進行隔離,無論你正在身處於封城或社交隔離,我們鼓勵大家相信人們仍然與世界連繫,正在生存中,那種關係正是無邊界的思維。人類在過去歷史上經歷過種種困難,全球化和國家分界模糊帶來文明誕生和疫症蔓延, 面對困境時大家會合作解決,研發嶄新醫療、藥物疫苗和改善公共衛生。在這個時刻,我們要緊記歷史和科學使命外, 在藝術範疇也要帶出正面的鼓勵,《Flowers Bombing Home》就是想透過電視將藝術品帶到家中,連結世界各地的人們,我 們正在一起渡過此時此刻。」

澳門teamLab超自然空間
地址:澳門路氹金光大道望德聖母灣大馬路澳門威尼斯人® 金光會展展覽館F館
日期:10 AM - 8PM* 最終入館時間為閉館前45分鐘。(每月逢第二及第四個星期三閉館)
詳情、門票查詢:www.teamlab.art/zh-hant/e/ma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