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突破光與色彩的想像 Boucheron全息光影高級珠寶系列 Carte Blanche, Holographique

Opalescence玫瑰金項鍊

HOLOGRAPHIQUE白金項鍊

2021-07-23

光與色彩是珠寶設計師經常思考的問題。 哪一種顏色最引人入勝?什麼寶石的顏色組合視覺上最和諧?怎樣鑲嵌寶石最燦爛奪目?什麼切割的寶石最能折射光芒? Boucheron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在行政總裁Hélène Poulit-Duquesne的支持下,帶領團隊研究光與顏色之間的聯繫, 創作了Carte Blanche, Holographique高級珠寶系列,突破光與色彩的想像。

Text by Joyce Mok Photography by Boucheron

每年七月,巴黎高級訂製服周舉行期間,Boucheron寶詩龍都會發布高級珠寶系列,而這亦成為我最期待的時刻。Boucheron創意總監Claire Choisne傳承了創始人菲德烈克.寶詩龍(Frédéric Boucheron)先生的思維方式,透徹了解品牌創作自由的精神,往往設計出突破我們想像的高級珠寶。今年,Boucheron引領我們透視光與顏色之間的聯繫,追尋帶來歡愉、明亮心情的新視角。

Image description Prisme白金吊墜耳環,鑲嵌全息水晶及鑽石。 Prisme白金手鐲,鑲嵌全息水晶及鑽石。

Image description Prisme白金手鐲,鑲嵌全息水晶及鑽石。

Choisne女士的靈感源自大自然,彩虹和極光是讓人最雀躍的色彩,而擅用光線的藝術家Olafur Eliasson和喜歡採用鮮艷飽和色彩的墨西哥建築師Luis Barragan亦成為了她的參考對象。Carte Blanche, Holographique高級珠寶系列研製了一個全新的角度去展示由光創造無盡色彩的全息效果,為大家這兩年的抗疫生活添一點生氣。她不想通過使用不同的寶石在珠寶展示全光譜的顏色,而是在珠寶中捕捉彩虹。Choisne女士解釋說:「我想在所有的作品上都可展示所有的顏色,這樣也許會帶來一點快樂。我想要一個積極向上、讓人驚歎的系列。」經歷兩年半的努力,包含九大主題共25件作品的Carte Blanche, Holographique高級珠寶系列便誕生了。

創新的精神
為製作具有全息效果的珠寶,Choisne女士在天然寶石中尋找了蛋白石,是順理成章的答案。不過,勇於挑戰自我的她絕不會滿足於此,於是,她帶領團隊再研究。原來,自2018年採用醫學掃瞄器技術的永恆之花戒指誕生後,Choisne女士的創作團隊有同事專責於創新部分,尋找一些跨學科的技術去實現Boucheron的創作夢想。Choisne女士從天馬行空的創意出發,不理會傳統高級珠寶的枷鎖,曾選用非一般物料於高級珠寶之上,如沙粒和真花,以高級珠寶化作故事傳達真摯的情感。高級珠寶的價值,Boucheron有自己的看法。Choisne女士認為:「創新,這不是我的目標。 我從一個概念、一個夢想、一個我想要實現的想法開始。然後我試着以開放的心態去使用任何能幫助我實現這個夢想的東西。」其實,創新精神早已植根在品牌中,1879 年,寶詩龍先生設計出劃時代的無搭扣、不對稱的 「問號項鍊(Point d'Interro-gation)」到現在,已成為家傳戶曉的經典。他也擅長混合水晶和鑽石使用,這也是在當時不可思議的事情。至今,Choisne女士將水晶和鑽石出神入化的使用,並大膽採用不同的物料和技術。Boucheron 行政總裁Hélène Poulit-Duquesne開啟了我們欣賞其高級珠寶作品的新角度:「我們的高級珠寶猶如夢想、故事,傳遞情感與詩意。我們的作品就是當代藝術品,寶石只是一個媒介,更重要是記錄了這個時代的創新精神。我們的客戶亦深明此理,懂得欣賞我們的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Chromatique鈦金胸針 鑲嵌1顆25.01克拉的枕形切割莫桑比克綠碧璽,同時鑲嵌全息陶瓷及鑽石。

全息光影技術
為做到全息的效果,Boucheron創新小隊邀請了法國建築材料供應商Saint-Gobain合作。該公司歷史悠久,於17世紀時,已被法國皇室任命開發鏡面玻璃技術。現時,該公司以製作機場跑道上帶有全息塗層的燈光,和以類似的技術製作的鏡片或玻璃而著名。他們專注於功能上的技術,而Boucheron則講求美學,所以兩者要反覆溝通才可。全息光影技術先將鈦和銀的氧化物壓碎成粉末,然後將混合物溶化並以高溫將其噴塗在水晶和白色陶瓷上。於工業用途上,Saint-Gobain只噴塗一兩層,但Boucheron卻需要噴塗多達十層,Choisne女士指出:「您可以根據應用的層數來調整顏色,而塗層的效果也更加穩定。」Carte Blanche, Holographique高級珠寶系列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一個棱鏡,白光通過它被衍射,這取決於光線或我們看一件作品的角度,看起來總會不一樣。

Image description HOLOGRAPHIQUE白金項鍊,鑲嵌1顆20.21克拉的八角形車工斯里蘭卡黃色藍寶石及全息水晶,鋪鑲鑽石。

新系列的焦點必然是由全息光影塗層水晶、鑽石及黃色藍寶石結合而成的Holographique項鍊。項鍊的顏色不僅反射光線,而且由光線而創造。品牌噴塗了塗層在只有2毫米厚的水晶之上,每塊水晶片鑲嵌的角度經過細緻的安排,連陰影都列入考慮之列,才能讓項鍊折射像彩虹般的色彩。此外,每片水晶均以鑽石鑲邊,共有3675顆鑽石鑲嵌於水晶之上,而項鍊中央則鑲嵌了20.21克拉黃色藍寶石,益發璀璨光芒。項鍊共花了600小時製作而成,工匠的超凡工藝讓項鍊在佩戴時靈活柔軟,緊貼佩戴者的肌膚;項鍊亦配以同款手鐲和戒指。不同物料比例的塗層噴塗展示了截然不同的效果,如Prisme主題的每一件作品猶如一個棱鏡,採用修長的梨形切割水晶,再於寶石緣側的微凹設計,以全息工藝賦予霓虹般的七彩光燦。

Image description Chromatique鈦金戒指 (左) 鑲嵌1顆12.73克拉的枕形切割粉紅碧璽,同時鑲嵌全息陶瓷及鑽石。 Chromatique鈦金戒指 (右) 鑲嵌1顆2.83克拉的枕形切割藍色海藍寶,同時鑲嵌全息陶瓷及鑽石。

Image description Chromatique鈦金胸針 鑲嵌1顆25.01克拉的枕形切割莫桑比克綠碧璽,同時鑲嵌全息陶瓷及鑽石。

全息塗層也可噴塗於陶瓷之上。Chromatique戒指和胸針可說是永恆之花戒指的延續。首先Boucheron掃瞄真實的牡丹和三色堇花瓣,然後工匠用陶瓷重新製作花瓣。以白色陶瓷打造而成的花朵堅韌永恆,製作過程也更加繁複。在保留花朵形態的同時,甚至呈現出比自然本身更為真實的獨特魅力。為了獲得閃閃發光的顏色,品牌將全息影塗層噴塗於陶瓷之上,而花瓣中央則鑲嵌了以色彩明亮的寶石,如胸針鑲嵌了25.01克拉的綠色碧璽。此系列珠寶作品包含一對戒指及一枚胸針,搭配方式靈活多變。

Image description Opalescence玫瑰金項鍊,鑲嵌1顆71.69克拉的蛋面切割埃塞俄比亞白蛋白石,1顆46.91克拉的蛋面梨形切割埃塞俄比亞白蛋白石,同時鑲嵌蛋白石珠子,總重量1518.78克拉,並以漆面點綴。項鍊秉承品牌經典設 計理念,演繹多種佩戴方式。

天然蛋白石的全息效果
對Choisne女士來說,蛋白石一直是其鍾愛的材質,因其流光幻彩給予她奇幻的感覺。Opalescene鬥魚胸針項鍊刻劃了鬥魚在蛋白石的海洋中暢泳的影像。鬥魚由蛋白石鑲嵌,魚鰭採用鏤空琺瑯工藝(plique-a-jour)製造,精心雕琢。項鍊鑲嵌1顆71.69克拉的蛋面切割埃塞俄比亞白色蛋白石,聯同項鍊的蛋白石珠子,總重量1518.78 克拉,需要1600個工時製作。項鍊秉承品牌的設計理念,具有多種佩戴方式,鬥魚可獨立作胸針或作耳飾。 

Image description 左起:Illusion白金戒指,鑲嵌1顆10.38克拉的蛋面梨形切割澳大利亞深色蛋白石,同時鑲嵌紅寶石, 粉色、橙色、黃色及藍色藍寶石,紅色石榴石、沙弗萊石以及鑽石。 Illusion白金戒指,鑲嵌1顆30.98克拉的蛋面切割澳大利亞黑蛋白石,同時鑲嵌藍寶石,帕拉依巴碧璽,沙弗萊石及祖母綠。 Illusion白金戒指,鑲嵌1顆50.95克拉的蛋面梨形切割埃塞俄比亞白蛋白石,同時鑲嵌藍色、黃色及粉色藍寶石,沙弗萊石,橙色及綠色石榴石,祖母綠,藍色碧璽以及鑽石。

蛋白石的萬千變化盡體現於Illusion戒指。Boucheron採用3顆澳洲和埃塞俄比亞的蛋白石,最重的一顆達新50.95克拉,並透過戒指側邊的藍寶石、祖母綠、沙弗萊石、碧璽等,呼應蛋白石的遊彩顏色。這幾顆蛋白石是Poulit-Duquesne女士和Choisne女士去年二月在珠寶展的收獲,兩人均對如此稀有的蛋白石一見鍾情。Poulit-Duquesne女士的嗜好是收藏寶石,她認為寶石會跟人有交流,或者說人可以感應寶石的能量,所以她購買寶石時不會只看證書,而她其中一件最喜愛的作品便是藍色的蛋白石戒指,因為藍色是她情有獨鍾的顏色。

Carte Blanche, Holographique高級珠寶系列只有25件作品,Poulit-Duquesne女士作為品牌之首需要平衡製作成本與品牌價值,她會否給予Choisne女士壓力?「我全力給予她自由和支持她追求創意。一月的高級珠寶系列從我們的歷史檔案取得靈感,較為經典。七月的高級珠寶系列則著重創新及驚喜,不斷將高級珠寶推向極限。不過,我們不是為創新而創新,創新只是追求我們夢想的一種途徑。」

Image description Opalescence玫瑰金項鍊上的胸針鑲嵌着1 顆7 1 . 6 9 克拉的蛋面切割埃塞俄比亞白蛋白石。 Opalescene玫瑰金吊墜耳環,鑲嵌蛋白石及鑽石, 並以漆面點綴。

在一月份的Histoire de Style, Art Deco高級珠寶系列,Boucheron設計了一些unisex的珠寶,而新系列亦有一些無性別概念的作品。Genderless珠寶是否Boucheron鼓動的風潮?Poulit-Duquesne女士指出:「我們沒有刻意這樣做。以往,男士佩戴珠寶是權力的象徵,近年,男士珠寶的潮流似乎再興起。事實上,我們的Quatre系列沒有男女之分,我們更重視的是個性,希望Boucheron珠寶可提升個人的自信與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