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板無罪:陸俊彥

2021-09-17

Image description

「滑板可以改變奧運,但奧運不會改變滑板。」香港滑板代表陸俊彥(俊仔)在東京奧運現場旁述時說。的確,奧運不可能改變源自街頭的滑板文化,不過,無可否認,奧運效應,令滑板熱潮火上加油,街頭巷尾,男女老幼,總有一塊滑板喺左近。

TEXT BY BEN W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LOCATION COURTESY_SK8FIVE2

十三歲那年,俊仔踏上滑板,眨下眼,一踩二十年。這些年,由一個普通沙田板仔,升呢成 Vans 贊助運動員,贏過亞洲沙灘運動會平地花式滑板金牌,見證滑板踩入奧運,真正入屋。七月踏入三十四歲,奧運滑板金牌得主平均年齡,只有十八歲,他直言現在出外比賽,多少有點尷尬。幸好,他對滑板的熱愛,超越了尷尬,滑板世界的字典裡,沒有「年齡歧視」這四隻字。

凡是第一次,總是特別甜美,俊仔第一次踩滑板,卻有點反高潮。「那時侯,剛升上中學,仍有跟小學同學聯絡,然後有中學同學叫我一齊踩滑板,我醒起有一位小學同學,曾經說他可以送滑板給我,於是我跟另一個朋友入西貢找他,三個人一起玩,輪流扶住對方試下滑。當時沒有很大感覺,大概是『哦!原來咁叫做踩滑板!』」滑板到手之後,他繼續自己摸索,掌握了基本技術,才跟中學同學玩。

Image description 因為奧運,滑板再次成為熱潮,不過,他明白香港潮流轉變太快,可能一、兩年之後,熱潮便會冷卻,他希望透過今次熱潮,在一千人中,最後吸引到一百人繼續玩,已經很不錯。 

滑板初體驗

除了滑板,俊仔也喜歡踢足球,滑板最大優勢是方便,一板在手,隨時隨地,落街就可以玩。「千禧年前後,正值滑板熱潮,玩滑板不用約人,那時一去到沙田婚姻註冊處外面,經常有三、四十人在玩,氣氛好正,完全擴闊了我的世界,這是滑板最吸引的地方。」滑板初體驗那幾年,只是單純地覺得好好玩,日踩夜踩,開心踩,唔開心又踩,終於練得一手花式。「在滑板的世界,大家會互相鼓勵支持,成功做到一個 trick,全場會大叫『Yeah!』戥你開心,好有成功感,自然會越踩越 high。」

想當初,他沒有想過會出名,或者定下什麼目標,直至有一天,忽然有朋友聽說,原來踩滑板可以有 sponsor。「我聽到之後好興奮。嘩!原來有這種事,可以免費有滑板喎!於是心裡面同自己講:『我一定要踩到有 sponsor。』」當年資訊相對貧乏,完全不知道可以怎樣做,唯一希望是比賽。「每次比賽,我都當作一個 event,好享受一班人玩的時刻。當時比賽完全沒有機心,只是想玩,後來開始有點成績,X-Game(本地極限運動用品店)竟然主動 sponsor 我,這是人生第一個贊助,一切都是突然發生。

有了商業贊助,令俊仔有資源參加中國及東南亞地區比賽,期間都是業餘性質。大家常說撐香港運動員,但在有獎牌才有人撐的香港,本地運動員難以維生,滑板運動員更是難上加難。「我返工賺錢,只是為了繼續踩滑板,後來得到 Vans 贊助,不經不覺已十二、三年。錢不是很多,大概是一般打工仔薪酬,在香港這地方,能夠養一個運動員十幾年,已經好難得。我們的阿頭常說,贏了比賽,當然好,就算輸了,只要盡力,已經足夠。」俊仔透露,贊助商反而着重他們平日有沒有用心踩,有沒有進步。

Image description 俊仔跳 ollie,有姿勢有實際,他的心願是拍一條媲美外國滑板水平的短片,令其他國家板仔知道香港人都玩得不錯,證明一下自己。

滑之挑戰

滑板的世界裡,比賽只是其中一個表現技術的平台,另一方法是拍攝滑板短片,上 IG 及 YouTube。「在 IG 內的九宮格,我比較少放片,外國頂尖板仔都是一樣,只有最勁的 tricks 才會放 post,其他只會放 story。再犀利的花式,就會剪輯成一 part,如果連 Thrasher (美國殿堂級滑板雜誌)都會 post,不得了呀!這種肯定,可能比去奧運更加興奮,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做到。」俊仔的 YouTube 頻道叫「靚仔無罪」,名字非常百厭,根據 Vans 網站資料,名字源於他與朋友之間的玩笑,諷刺做事沒有真材實料的靚仔。

現時,他大概花三分一時間教班,幫補生活,其餘時間繼續奉獻滑板,或者健身。「我做了三年 gym,希望增強肌肉,減低受傷風險,延長滑板生涯。另一方面,健身可以了解自己身體,對教學生都有幫助,譬如某些動作可能收腹做會更好,我就可以提議他們練好 core 肌肉。」滑板是容易受傷的運動,滑足二十年,他的身體累積多年勞損,尤其是腰部,跳躍動作承受大量衝擊力,有時候都會隱隱作痛。

身體痛楚,以及艱苦練習,屬於生理挑戰,無人關注是影響深遠的心理關口。俊仔概嘆,在他的滑板生涯,不少朋友放棄滑板,原因是得不到應有的認同。「我踩了二十年,有段時間沒有很多人玩,我一直沒有放棄,因為自己真心喜歡踩滑板,而不是要得到賞識與認同,最緊要自己開心。能夠一直堅持,最終就是對滑板有幾鍾意。」在香港土生土長,他明白大家習慣以金錢衡量成就,作為非主流運動員,難以得到外界尊重。「所以信心必須要夠堅定,我經常同朋友講笑:『係,你好有錢,不過你唔識 kickflip,哈哈!』」

Image description 屈指一算,已經成為 Vans 贊助運動員超過十年,期間不斷提升滑板技術,擺 pose 影相亦駕輕就熟,名副其實,靚仔無罪。

滑板,不只一塊板

踩遍本地滑板場及熱點,俊仔最常去美孚滑板場,那是全港最靚的滑板場,達到奧運級國際標準,但他仍然享受自由自在的街場。「我有一班朋友,每逢星期一、五都會去西環卑路乍灣海濱長廊玩,他們自製了一些扶手及木箱等障礙,放在附近,去到便搬出來玩。滑板始終源自街頭,在街踩感覺 chill 好多,可以一邊練習,一邊跟朋友輕鬆下,開開心心過一晚,踩板都是想開心唧!」身為過來人,他認為滑板場的感覺太official,練習氣氛比較濃,反而嚇怕不少人。「滑板場令人覺得勁人先可以去,在街頭就沒有這種壓力,人人都夠膽玩。」

訪問當天,操得一身大隻仔肌肉的本地滑板一哥,說話速度很快,經常講到眉飛色舞,笑容滿面,正能量爆燈。「我是一個正面 L,做人一定會遇上不如意的事情,但總有辦法解決,始終要面對,唔開心便約朋友傾下。反過來,有時候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有些好朋友會如此負能量?」他自言比較少唔開心,但有時候,會感到不公平。「譬如我自覺做了很多,但其他人永遠要求更高,後來慢慢睇化,從正面去看,正因為有能力,才有壓力,便嘗試享受這種壓力,盡量達到其他人的要求。」正面 L,名不虛傳,值得學習。

值得學習的,還有他的滑板技巧及心得,他希望透過教班、訪問,吸引更多人一齊玩,宣揚真真正正的滑板文化。在他心目中,踩滑板,最重要是挑戰自己與開心。「踩滑板太辛苦,如果唔開心,根本不會想再玩。滑板文化,遠遠不只一塊板,更包括音樂、打扮與街頭藝術,接觸了滑板,可能會啟發其他方面的潛能。」他回想自己都是因為踩滑板,經常被人影,倒不如學去讀攝影,之後也曾經在影樓及其他公司負責攝影工作,他感恩,這些都是由滑板帶給他的機遇。

Image description 俊仔以前好喜歡跟朋友一起玩滑板劈山,譬如由火炭獅子亭衝落山,朋友會開車幫他們開路,時速高達八十公里,又或者搭的士上山頂,由山頂衝落去,這些都是滑板激發他們膽量的玩意。

教滑板無罪

身為高手,開班授徒,理所當然。不過,有時候,他會覺得自己教班,有點在消費滑板。「我把它變成搵食工具,這並非我最想做的事情。」因此,他會跟不同社區中心合作,以一個好平的價錢教年輕人,以及舉辦一些免費活動,甚至乎會送個人品牌的滑板給小朋友,以不同方式支持整個滑板圈。「我最希望可以在香港營造到外國的氣氛,到處都見到滑板,只有越多越多人玩,把滑板發展成一個產業,才是滑板圈及板仔的出路。」

他的滑板品牌 Kurvworldwide,三年前成立,每年出兩季滑板,每次大概出四款板,每款做一百塊,售完即止,他計畫今年放在其他國家的滑板店發售。「假如成績好,我便可以贊助更多人,栽培年輕選手。以前我經常在等機會,現在自己比較有能力,我好想主動去幫助小朋友。」

滑板,可以踩到六十歲,但要在最高水平比賽飛來飛去,年過三十,無疑步入倒數階段。即使偶爾覺得自己消費滑板,親身教導小朋友,見證他們由踏上滑板,戰戰兢兢逐步踩,到開始掌握 ollie 及 kickflip 等入門花式,那種傳承的滿足感,無價,正如他在 IG 感性分享:「滑板,好多人只會見到成功光環,而完全忽略成功後面需要付出既努力,有陣時覺得能夠陪住呢班細路成長真係好正。」事實證明,教滑板,無罪。

最後,我問他,有沒有想過會玩到幾時?「我只想一直踩,直至踩唔到為止,可能有朝一日,沒有贊助商支持,要返一份正常工,我都會在 weekend 繼續玩滑板。我最懷念跟一班朋友去 skate trip,周圍去踩滑板的日子,始終滑板佔據我人生一大部分,暫時我仍未有另一個興趣,可以取代它的地位。」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