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人物】樂施會籌募總監梁佩鳳為小農奮戰26年

2017-06-30

本地公平貿易先鋒梁佩鳳,早在千禧年初,港人對公平貿易4字相當陌生時,已經與幾個舊同事創立平台銷售相關產品,虧蝕數年,更辭職賣樓投入其中,捱過艱難漫長的始創期,努力漸獲認同,現時社會對相關理念認識更多,支持的人大增,都在她意料之外。

生意上軌道後她讓其他人接管,自己重回舊公司樂施會擔任籌募總監,繼續推動小農關注。她說創業得着不少,「看到很多世界美好的一面,雖然碰釘也是正常事。」很多有心的「儍人」幫忙,讓她也變得正面。從零開始,除了學到不同知識,急躁的她還學會耐心等待、不錯誤期待和樂觀期待一切。「你選擇看到好的一面,事情會愈來愈好。」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本地公平貿易先鋒梁佩鳳去年重回樂施會,擔任籌募總監,繼續推動小農關注。(陳縱宇攝)

梁佩鳳身量雖小,但在推動小農及可持續發展方面,卻有過人的意志與熱忱。一切要從她1991年首次加入樂施會時說起,本來她對世界農民議題沒有太大認識,第一次出差去雲南農村探訪一個滿臉皺紋的農戶後,才發現他與自己一樣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他們已經飽歷風霜。20多年前中國農村仍很貧困,有許多小農缺糧3到6個月。」他一身兒女重擔,每天擔心天氣不好農作物失收,水源不夠用,無法維持整家人溫飽。反思之下,她頓覺香港的生活原來非常安穩,「我們的辛苦只是有沒有Barbie娃娃的難題。」

於是她繼續朝農民問題探索,1997年,她決定到澳洲修讀經濟及政策研究學士課程,「工作了一段時間,發現在NGO工作的人通常都是社工、傳理或社會學出身,覺得如果你要反駁別人的論點,也要認識相關議題才可以。」她學成回來後再度加入樂施會,做政策研究倡議的工作,專門研究世貿對發展中國家農民、農村、農業的影響,並以國際樂施會代表身份參與世貿部長級會議。

她深刻地體會到,如果要真正改善問題,關鍵是「城鄉不應分割」,「不能只一味發展城市而不管農村,讓農民都荒廢農地到城市做農民工。」農民工湧入,城市無法支撐那麼多人口,衍生出各種問題,若農村也有同等的發展,例如發展高質農業,自行在產地加工,問題也得到解決,而城市系統也有更多支持,發展更持續。

Image description 她早年與幾個舊同事創立「公平棧」,圖為她在2007年的公平貿易展上示範沖茶。(受訪者圖片)

賣樓撐公平貿易生意

如今農村人口少,為確保效率,常大量使用農藥化肥,或在牲畜上大量用藥,不能自給自足的香港深受其害。因此她更體會到「撐小農」的重要,不只在於改善農民貧困處境,也在於支持另一種農業發展方式。當時她想,要推動改變,或許也可以用市場解決問題,碰巧在工作上認識到公平貿易產品,便與幾個舊同事在2004年創立公平棧。開頭數年,大家都不是全職投入,只作有限度運作,連年虧蝕。因此她決定辭去穩定工作,在2008年全心投入,更曾賣樓套現,捱了三四年,終於轉虧為盈。

起初全職投入的2年,她幾乎沒有自己時間,「眼睛閉上了就睡覺,張開眼睛就打開電腦繼續做。」在那段日子,工作堆積如山,「多到你不會想太多其他東西,例如難熬不難熬,也沒有機會放假,只是一直做。」後來生意漸有起色,才慢慢放鬆。

這些年來,家人的支持是她強大後盾,當年公平棧不敵加租被逼遷,「租了上環一個辦公室,2年後加租六成,而且當時我們正在蝕錢,實在無辦法負擔,只好到處找地方。」他們看中了一個單位,但租金仍高昂,於是她厚臉皮問喜歡投資物業的姐夫,有沒有興趣買下那個物業,然後平租給他們?姐夫爽快應允,還附送裝修,「這對我們是很大的支持」。梁佩鳳幾個姐姐也是公平棧的常客,喜歡煮食的嫂嫂,更為產品開發提供不少意見,造就暢銷產品。

如今不少人都認識和認同這個理念,本地的公平貿易產品也成為市場主流。梁佩鳳指出,一切社會運動都要時間醞釀,從認識、明白、相信、行動到變成習慣,往往需要數十年,「這從來不是易事」。她表示,如有機運動最早在七十年代推動,也是經過很長時間才跑出。她覺得,過去10多年支持這願景的人愈來愈多,力量愈來愈大,連鎖店也開始採納公平貿易產品。「只要肯去做,總會有改變。就算是原地踏步,至少也能拉住破壞的步伐。」

Image description 她指出,非政府組織許多事情都是由下而上,因此更需要讓各方達成共識,才能成功運作。(陳縱宇攝)

影響人需要極高能量

公平棧生意漸上軌道,她也決定放手讓其他人接棒。「創業的工作我做了9年,也覺得能夠貢獻的東西都差不多了。我認為離開可能對機構更好,不會只靠我去推動這件事,讓其他人也能嘗試,或許能把它帶到另一個層次。」於是她去年再次加入樂施會,成為籌募總監。

再度歸巢,她已經是不一樣的人。創業時要面對許多決策,練就高情商,「從前我是很急躁的,現在火已經熄了很多。」也學會抱持耐性去等待。「形勢不到也要守,不是做什麼都會有如你所願的回報。而說服持份者也需要很多能量,才能感染他們認同你的想法。在社會運動中,最重要是說服很多人。」

她認為無論做什麼,保持能量非常重要。「許多事情都能納入同一範疇——就是要影響人。無論做什麼,要推動改變,自己的能量要很大。」

「在整個NGO界,總是做前線最開心,從前我怎樣也不肯升職,因為沒有那麼好玩,但做管理的工作也很重要,如讓全部同事都往同一個方向走,然後做出成績……這也是需要人做的。」

從前她做前線職員時,上司給她很大自由度,讓她自由發揮,從不過問太多,成為高層後,她也以為放任就是好的領導方式,卻發現一些員工需要有比較強的指導才做得好,「要因材而用」。

「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老闆,我只是知識比較多的人,帶着大家一起去做。」作為非政府組織的管理者,與其他企業最大不同是,許多事情都是由下而上,而非由上而下,因此更需要讓各方達成共識,才能成功推動一項決策。「商界是老闆說了算,在樂施會中不是這樣。」所有事情都不能靠一個人做到,「如何感染你身邊的人是最重要的。」

Image description 梁佩鳳(左二)早年專門研究世貿對發展中國家農業的影響,圖為她2004年在日內瓦游說中國政府世貿團隊。(受訪者圖片)

要知什麼是合理期望

回看過去經歷,她慨嘆許多事情都難以計算,有時候也需要一往無前。「最初要搞社企如果懂計數,就不會這樣做,因為係一定無得搞的,哈哈!是我們這些儍更更的,不去計算才有耐力去走第一步,才會搞得成。經過這些年再回頭,才發現真的是不能計較的,而且得到的遠多於失去的。」

她記得,搞了公平貿易2年後,仍沒什麼起色,旁邊的人潑冷水,問她:「搞了2年為何人們連公平貿易是什麼也不認識?」她認為只是因為期望有別,「若期望搞了2年就街知巷聞,一定會感到氣餒,但若知道這是不合理的期望,就能繼續咬緊牙關走下去。」明白到改變不是一朝一夕,就會有忍耐力,力量也因此不容易磨蝕。

她笑言,在這範疇工作,有時要靠儍勁。「就算只是一些很儍的主意也不要擔心跟人分享,在這個世界上可能會碰到很多不同的人,有一些人不同意你也不要緊,可能只是暫時不同意,但每跟一個人說,就如播下一粒種子,這些種子最終也會發芽。」

她停一停補充,不要有錯誤期望也是主要。「有時要現實一點,不是所有東西很容易便成功,要有面對失敗的準備。就let it go,沒什麼問題,凡事向正面想,把負面東西放下,遇見的好人好事會愈來愈多。」

Image description 梁佩鳳(右)早年探訪菲律賓時與糖農(左)的合照。(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梁佩鳳與孟加拉世界公平貿易組織會議的主席(左)合照。(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梁佩鳳說自己從前性格急躁,圖為她(箭嘴)中學時與朋友留影。(受訪者圖片)

梁佩鳳小檔案

出生地點:香港

學歷: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經濟及政策研究學士

職銜:樂施會籌募總監、公平棧創辦人、香港公平貿易聯盟創會主席

資歷:綠色和平中國分部籌款和市務總監

Image description 她指出,非政府組織許多事情都是由下而上,因此更需要讓各方達成共識,才能成功運作。(陳縱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