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香港女導演馬兆姻 柬埔寨拍寺廟性侵紀錄片

2017-12-20

今年27歲的馬兆姻(Lorraine),早前深入柬埔寨3個月,拍攝當地寺廟的男童性侵個案。你以為,那些受害者或其家人在接受訪問時必然十分憤慨?未必,有受害者認為那僅是誤會,又有寺廟領導全程笑嘻嘻,甚至認為那是受害者亂作出來的故事。

Lorraine認為是教育問題,「在一些偏遠地方,他們不單沒受過教育,更沒接受性教育。」她道,「這事令人幾困擾,例如大家都很尊敬和尚,但原來他們根本不分對錯,也沒有能力去保護孩子。」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她早前在柬埔寨逗留3個月,拍攝一套寺廟性侵紀錄片。(吳楚勤攝)

為何會想到拍這個題材?

Lorraine指,4年前她曾經協助一名前輩,拍攝關於人口販賣的紀錄片。「過程中,我認識很多NGO,我覺得有件事很特別,就是我們一貫的觀念是,受害者通常都是女仔,但原來男童都非常多。有次,我們約見一個受害者,那是一名16歲的少年。原來他的村落早年來了一個法國男人,他以助學名義接近村內男童,這名少年過去就曾經被他強姦很多次,他報過警,但沒人相信,村民也不信——他們接受這名法國男的金錢援助,他們認為這少年說謊。」

前輩後來病重,臨終前問她會否想回柬埔寨完成電影,她於是申請了「香港紀錄片種子基金」(由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得獎導演楊紫燁策劃),把Gateless拍成。

Image description Gateless是一套講述柬埔寨男童在寺廟遭性侵的紀錄片。(受訪者圖片)

兩位受害者

不過,在Lorraine獲得基金贊助的時候,上述事件已相隔多年,因此她沒有再去追查法國男人的故事,反而從當地一間名為APLE的NGO穿針引線下,認識了電影中的兩位主要受訪者RY及Bros,他們都說曾經被一間廟宇的中年僧人Tan強姦或性侵。RY生於破碎家庭,後父常對他拳打腳踢,他憤而離家出走,在街頭流浪多時,遇上Tan,被送到廟宇生活。他在影片中只輕描淡寫地說被Tan觸摸過性器官,但RY認為一切是誤會,始終感恩對方救了他一命,RY甚至希望在來生,Tan能成為他的親生父親!

Bros與RY的反應大相逕庭,他認為這是絕對錯誤的。Bros被Lorraine形容為學校優異生,影片中的他,英文十分流利。他是首位指控Tan並去報案的人。那時他只有12歲,聲言被Tan強姦共20至30次。Tan當時藉詞指那是契爺與契仔的歡迎儀式!

Lorraine如何看這兩人截然不同的反應?「RY的回應令我感到不舒服,好像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她道。

事實上,「奇怪反應」也包括那一間寺廟內的老和尚及首席和尚(chief monk),前者聽到有關性侵犯的問題不停嬉笑,後者指摘有人作故仔。

Lorraine如此理解,「在一些偏遠地方,他們沒受過教育,更沒有接受性教育」。最慘的是,偏遠地方的居民多家境貧窮,若父母想孩子接受免費教育,唯一做法就是把孩子送進廟宇,誰知是送羊入虎口。Lorraine亦去過法庭,見到另一些受害者的父母,她問某個媽媽的感受,對方竟道:「冇乜嘢吖,佢又唔係女仔!」一個受害者的祖父反應亦是,「吓,我以為只有男女可以性交,想不到男男都可以性交」。然後又笑了。

「老和尚的反應不是個別的,當地很多人都有這種反應。」

電影也揭露了柬埔寨的奇怪風俗,就是若男孩哭鬧,柬國成人會摸他的陽具來安慰他,於是孌童者就有藉口淫辱男童。

她的電影不禁令人想起近期各地出現的「#MeToo」風暴,部分網民不同情受害者之餘,更認為受害者把事件公開而又未上法庭甚至沒報警,是「未審先判」。在Gateless內,Lorraine拍到Tan被警方拘捕的一幕,但至截稿前Tan仍未上庭,亦沒接受過Lorraine訪問。雖然Gateless暫未有公映日期,但已準備到海外參賽,問她會否擔心構成不平衡報道?

「我覺得我的工作只是報道他們的經歷,Bros說他有被強姦——這不是我作出來的。我不覺得我的電影能左右Tan的最後判決。」她說。

Image description 馬兆姻(左)與Gateless的好拍檔,她的攝影師Crystal(右)。 (受訪者圖片)

#MeToo風暴

這套電影若在今天公映的話,她覺得是可以的?

「可以的。」她道。

Tan目前在監獄,她嘗試去探監,但那兒不准拍攝,她沒法跟他做訪問。

「#MeToo」席捲香港,運動員呂麗瑤及港姐麥明詩也在社交媒體公開曾遭熟人性侵。Lorraine沒聽過這兩宗城中熱話,記者略略向她解釋,她也傾向一些網民的想法,即疑有人是「抽水」——這兩字是記者的總結,她的回應是這樣的:「我們要看那人的動機是什麼。她是不是想得到大家的關注?還是想尋求公義?如果想尋求公義,咁你咪去跟那個人(性侵者)面對面講,或者報警。但如果你去社交媒體講,到最後,其實你是否只想有人注意到你?如果此事發生在我身上,我不會去fb講囉,因fb不是尋求公義的地方。」

說回柬埔寨的經歷,原來她要講不少大話才能順利拍攝。譬如說,柬埔寨風氣保守,僧侶不會跟女性在室內單獨談話,更遑論跟她傾談性議題。因此,她到寺廟訪問期間,就要求當地翻譯扮主事人,她扮對方助手。此外,她要假扮上述NGO的義工才能拍到警察拘捕Tan一幕。「我差點暴露自己的身份,話說有個警察總長問我,你在美國是做什麼的?因現場很混亂,我忘了撒謊,衝口而出道:『我以前是做新聞工作的!』他很愕然,我立刻補鑊,說我已辭職很久了!」

Image description 馬兆姻是《十年》的國際版監製,圖為她與另一名監製Felix Tsang出席烏甸尼遠東電影節。(受訪者圖片)

馬兆姻小檔案

年齡:27歲

職業:自由工作者

學歷:美國西北大學麥迪爾新聞學院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