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傑青鄭至芝 舞台連結傷健

2018-03-09

舞台劇導演兼演員鄭至芝(Gigi)去年獲十大傑出青年獎項,表揚她透過戲劇達致「傷健共融」的努力,自2012年開始,她就策劃執導讓不同程度殘障人士也可參與的演出,在舞台上展示他們的能力,除去社會的成見與標籤。

戲劇對她來說,不只為表現自己,而可以結合教育、改變社會。正如讀演藝時聽過校友黃秋生的演講:「要做好戲,先要做一個好人,因為做好人,才能分清角色的好壞。」

她自言,在戲劇界有好多好人,不是為錢為名,只是為了投入和分享自己喜歡的事,這也是她對自己的期許。

Image description 2012年,鄭至芝獲得香港藝術發展獎的藝術新秀獎。(受訪者圖片)

鄭至芝從小學就開始接觸戲劇,第一個公開演出是少年時期參演林一峰主演的戲劇,印象難忘。「我很喜歡與一群人一起排戲相處」,隨後她與家人移民溫哥華,中學自由選科,數學是當地華裔學生的熱選,她是少有選擇戲劇的,同班同學都是白人,英文未達到母語標準,她努力以學習補足,但戲劇老師勸她,演員在自己母語的地方發展會較好。

於是她報讀香港演藝學院,結果順利被取錄,回港發展,但家人都不理解這個決定。尤其父親是生意人,不太認同女兒的職業選擇。「每天很晚回家,又常被評頭品足,為什麼還要做呢?」

然而她憑努力考得不錯成績,畢業後有不少演出工作,也經常到學校教戲劇班,家人才沒有再質疑。做劇場的人工不高,她還學費貸款5年,也沒有還多少,父親發現之後,主動替她還清所有學費負債,「雖然他不太喜歡我做這個,但也用這方法支持。」

後來,她與丈夫劉浩翔成立劇團iStage,以戲劇推動傷健共融,但一切純粹是偶然。最初的緣起,只是因為劇場朋友投訂得一個場地,就成立劇團搞演出,自此一個作品接一個,後來申請資助也投得場地夥伴計劃,她也為劇團加入社會理念,希望透過戲劇連結傷健人士及其他人,也除去社會給他們的標籤。

Image description 鄭至芝(箭嘴)多次策劃小朋友演出,發現他們與傷健人士合作後,有了照顧他人的責任,表現得更成熟可靠,迅速成長。(受訪者圖片)

社會誤解視障人士

一切緣起於2012年,她受邀替香港失明人士協進會導戲,參與者為視障人士及小朋友,看到他們在戲劇中有很大成長,從為劇本錄音、安排健視人帶領其走位等過程中,小朋友開始學會設身處地為視障人士設想,走的時候甚至會主動為其領路,「原來不只戲劇與觀眾,演員之間也有傷健共融在發生。」

隨後她主動策劃小朋友與傷健人士合作,發現他們都迅速成長,原本丟三落四,無論提多少次都有甩漏的小學生,因為有了照顧他人的責任,表現得更成熟可靠,不但沒有忘東忘西,還懂得關懷他人。

小朋友愛在後台喧鬧,她告訴他們一定要安靜,否則視障人士無法憑聲音判斷觀眾在哪邊,「我從來未試過有小朋友的後台是如此安靜,比大人的表演更靜。」她又提醒他們,要時刻保持整潔,不要亂伸腳丟東西,否則傷殘人士有跌倒受傷的危險,「全部孩子都縮着腳,好難得說一次會記得。」

教學多年,她覺得這種情況很罕見,也讓她體會到,這才是最有效的教育。於是她開始創作更多演出,如與會彈鋼琴的視障音樂家合作,又有小學生與視障人士合作的演出《老友大逃亡》表達關心老人的主題,未來更打算與正生書院合作,都是聚焦社會上未被主流接受的社群,透過戲劇讓其建立自信。

多次與視障人士合作,她感嘆社會總是對他們有誤解,認為他們都是看上去眼睛有異樣,常會戴着墨鏡,有時候眼睛看上去與常人無異的視障人士拿着手杖在港鐵走,也會被質疑是假,她希望透過戲劇告訴人,其實視障人士也可以憑努力做到許多健視者能做的事,可以彈琴,可以演戲劇。

她也曾做過口述影像員,錄音描述藝術展裏看到的影像,幫助視障人士欣賞作品。初接觸視障人士,她說話和行動時也特別小心,怕言語中有什麼不小心冒犯,但後來發現這種相處方法反而造成隔膜,建立友誼後,也放下了那種「我要照顧你」的姿態。與這群體合作,最重要是多了解其特別的需要,才能設身處地去溝通,「我很喜歡的導演何偉龍曾說,導演與演員的相處就要如情侶,每個人都有不同特質,一定要了解他們,才能把其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

Image description 舞台劇導演兼演員鄭至芝過去多年致力推動傷健共融。(吳楚勤攝)

父親兩年前始撐場

從前她很享受做演員,很想在台上表現自己,現在則覺得,做導演建構一台好戲,把某些訊息帶給人,當中的滿足感遠高於前者,「觀眾覺得很受啟發,遠遠比覺得『你好叻』來得有價值。演員給人讚,比我自己畀人讚開心好多,證明戲劇能讓其更自信,有更大改變。」

多年來,家人也常會看她表演,唯獨父親一直拒絕進劇場,兩年前終於第一次看她演出。當時她不知道父親在場,謝幕時燈一開,看到父親坐在第一行,眼淚就止不住,傑青的頒獎禮上,他也有到場支持,「雖然我不會賺錢也不會很紅,我好像終於可以做到些東西讓他覺得驕傲。」而拿下傑青獎項,Facebook 的粉絲人數一夜暴增,戲劇人士也給她許多肯定,她卻開始擔心自己擔不起這個名號,自覺責任更大。

說到底,戲劇的最終目的,只是推動人與人之間的互相理解。她與丈夫將策劃新演出《七級豬集團》,講述現代都市人的隔膜與寂寞。「七級豬」是一個鼓勵人彼此隔絕的遊戲,愈高級的人是愈低等,若高等的人與低等的人說話,會馬上降等升級,因此低等人會不斷撩高等人說話,高等人則不會理睬。這就如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一旦停止說話,就會隔絕關係。7個演員將參演與七宗罪有關的演出,當中有驕傲、不忠、貪婪等。

編劇為自己丈夫,她在排練時,也有跟演員研究婚姻關係應該怎樣維持?究竟太坦白是否好事?她笑言,自己也曾因為太直白得罪丈夫,如「你好像多了很多白頭髮」及「你不要吃那麼多,不是說減肥嗎?」

「原來就算幾熟,都要畀番些面,不然會破壞關係。」與丈夫是多年的工作夥伴,吵架少不免,共同話題也有很多。「但的確是少時間拍拖,我們的日常活動也是看話劇,都是與事業有關的東西,有時候要學會抽身出來,學會生活。有時候也要離開香港,好好休息與相處。」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鄭至芝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圖為她在頒獎禮上。(受訪者圖片)

鄭至芝小檔案

學歷: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藝術學士(榮譽)

職銜:iStage劇團藝術總監

曾獲獎項:2017年十大傑出青年

撰文:愛拉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鄭至芝覺得做導演滿足感更大,圖為她策劃的演出。(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鄭至芝(箭嘴)希望透過戲劇連結傷健人士及其他人,也除去社會給他們的標籤,圖為她與香港聾劇團到日本演出時攝。(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