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陳輝陽:開心流淚,不開心也會流淚

2018-04-24

陳輝陽是香港流行曲作曲家,他的作品很多都街知巷聞。

包括王菲的《暗湧》、陳奕迅的《K歌之王》、楊千嬅的《少女的祈禱》、鄭秀文的《終身美麗》、關淑怡和李香琴的《三千年前》、盧巧音的《垃圾》、容祖兒的《爭氣》、張學友和梅艷芳合唱的《相愛很難》、他和黃耀明合唱的《漩渦》等等。

他正在籌備音樂會,並以流淚作主題。

Image description 陳輝陽認為自己既不是花心也不是專一。(吳楚勤攝)

陳輝陽是性情中人,他說自己也常常流淚,「開心流淚,不開心也會流淚。」

陳輝陽即將舉辦音樂會,由28名女聲演唱,主題為「上一次流淚」。

要數他過去的作品,如果提到眼淚,一定會想到鄭秀文的《上一次流淚》及《如何掉眼淚》。

除了鄭秀文這兩首歌,音樂會還有哪些歌曲?

「《爭氣》、《相愛很難》這些最大路的情歌。」他道。

回顧戀愛史,他第一次因愛情而流淚在18、19歲。

「我讀書很差,但我女朋友好叻。她覺得我映衰佢,於是決定同我分開。」

Image description 陳輝陽(右)與林夕(中)被喻為「夕陽組合」,他們曾為楊千嬅(左)炮製《少女的祈禱》。(楊千嬅Instagram圖片)

解說什麼是真愛

他是澳門人,當年在澳門就讀培正中學,對方是他的同學。這場初戀,他說自己大概要3至4個月才能令心情平復。

「不過,puppy love就是如此的了。」他笑道,「那時雖然很hurt,但今天回頭看,嘩呢啲,乜嘢嚟啫!」

「咁又係,你之後果啲咁正……」記者說。

「Exactly,就是這個意思。」他大笑。

陳輝揚桃花運極旺,報道常寫他的緋聞史,其中包括他曾經跟商台前DJ卓韻芝拍拖,也傳過他跟梁洛施拍拖,但未獲二人親口證實過。

自稱「四字頭」(維基百科指他1968年9月出生)的他說,數不清拍過多少次拖,但至少逾10次,以舊式觀念去看,他應該歸納於「花花公子」類別。但他不以為然,說:「這是愛情旅程的一部分。」

他通常是傷害別人還是被人傷害的一個?

「我看過一套電影,有句對白是:在愛情前不需要說對不起。」

即使他跟對方分手,他也會流淚?

「嗯,當然,因為那些是真愛。」他有點口窒道。

但,真愛聽說是要恒久忍耐。

「那要視乎你如何看待愛情,你這麼說就是覺得真愛只能成立在一個人身上。我覺得不是這樣,真愛可以獨立存在(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些人覺得,『真愛是,你要永遠對我好!』或者『你不能愛上別人』,有些人是work,但很難去界定。咁……咁……人生到某一個位,你會知道,用佛家的角度是,真愛不在乎對方是否在你身邊……有些人認為,你畀我走,即是不愛我,但不是這樣的。」他一口氣道。

Image description 他(箭嘴)說是次音樂會貫穿愛情中不同階段的「流淚」時刻。(受訪者圖片)

現在他單身。

對於「才子多情」4字又有何看法?

「難道不是才子就不多情?」他帶點不滿地反問。「我不認同『才子多情』,我認識一些人十分有才華但他們對情感沒有興趣。」

他問記者如何理解「才子多情」。

有才華就能吸引更多女生,是很簡單的數學。問題只是——你有沒有抵抗力。

「嗯,我相信緣分由天注定。」他道。

他覺得自己是花心還是專一?

「唔,我諗諗先……」

他想了8秒。

「嗯嗯,你要我在當中選擇一個答案,其實兩樣都唔係。」

改黃偉文一個字

他與不少填詞人合作過,黃偉文在《After Ten黃偉文十年選》的唱片之中,記下一事,指《日與夜》中,「『終會淡忘你的臉』不是原著,陳輝陽在未知會我的情況下擅自改的,可惜,原著連我自己都忘記了。」

陳輝陽聽到後說:「不,其實只是因為唔啱音,但他又唔肯改。唔啱音的話,很難唱下去,於是我改了一個字。其實是沒有其他意思的。你唔會見到林夕咁樣話我的。」

他說,與眾多詞人合作,以林夕與自己最有默契,兩人亦被外界稱為「夕陽組合」,他們的「BB」包括陳奕迅的大熱歌曲《K歌之王》。

「那時,陳奕迅剛剛過檔英皇,他的公司問我,可不可以寫一首很卡拉OK和大眾化的歌給他。於是我就構思這首歌的故仔,有個人很喜歡唱K,他相信只要他向所喜歡的女孩唱很多情歌,對方就會愛上他,但他最後沒有成功。然後,我跟林夕說了這個概念,他就着手去填詞。」

《三千年前》也是「夕陽」合作,由關淑怡主唱,開首有李香琴一段精采的獨白,此獨白出自陳慧手筆。

「找琴姐錄音是我的意思,我覺得她的說話很動聽,我一直想找一個機會與她合作。有了《三千年前》的構思,我就覺得這正是時機,我還親自打電話找她。她很厲害,在家中練習之後,來錄音室一take過搞掂。」

這首歌也令她在「2007金帆音樂獎」獲得最佳另類作品獎,琴姐開心得掉眼淚,因為那是她演藝生涯中第一個獎項。

王菲的《暗湧》,同是「夕陽」合作。

「當時,人們想到王菲,就聯想到鄧麗君,因她們的歌聲很相像。我研究了鄧麗君的曲目,然後才寫了《暗湧》。」

每寫一首歌,他都是先有主題,才去作曲。

「就好似你寫文章一樣,有了主題才去寫。」

一首歌是否能流行,旋律十分重要,那有沒有一條既定程式作曲,還是其實都是靠撞彩?

「當然有一定程度的程式,但藝術本身是沒有程式的。廣東歌相似是有理由的,那正正因為有條程式大家都在跟隨,它既相似卻其實又很不一樣。」

他寫歌的時候是否已預知這首歌能否流行?

「我知道如何寫一首感動聽眾的歌,但它能否流行,我就控制不到了。」他回答道。

撰文:余十八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坊間不少經典流行曲都出自陳輝陽(右)的手筆。(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2016年陳輝陽曾經開過另一場音樂會,名為「少女的祈禱」。(陳輝陽×女聲合唱作品音樂會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