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的奧林匹斯山

2018-06-29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很少有古老建築物會予人有這種皇家氣象,對正維多利亞城是1919年建成的警察總部大樓,外觀新古典復古設計,有着希臘神像的雕塑面孔,還處處見到皇冠,充滿震懾整個中環城市的力量。那時英人雄霸世界,在這個神秘落後的東方小城,充滿海盜、迷信、咕喱、妹仔的詭異城市,必得於最高之處顯示自身的威權,這裡自成一個警察總部、軍隊營房、監獄大樓、檢閱廣場等,周邊都是大型教堂與洋人居所,儼然香江的一座奧林匹斯山。

文、圖:小草

權力場域變身文化地標
整個「大館」古蹟建築群座落中環心臟地帶,佔地達13,600平方米共16幢歷史建築,北臨荷李活道,東接亞畢諾道,西抵奧卑利街,南面贊善里,是香港最大型文物保育項目,還由瑞士著名建築師樓Herzog & de Meuron新建了兩座美術館和綜藝館。

在1995年英治時代日暮的日子,將之列為一級受保護文物,然而回歸以後不少商家都覬覦這塊肥美的土地,初時蘭桂坊集團曾提出一個大蘇豪概念,將蘭桂坊連接上蘇豪飲食街道,夢想將那裡開設一家又一家的大型餐館,讓遊客一邊吃喝一邊欣賞荷李活道美景,這不禁令人聯想到囍帖街那樣完全淪為商業項目。從2005年開始丟空整整十多個年頭,才終至由香港賽馬會撥款38億元重新修復發展整個古蹟群,而難能可貴的是今次保育計劃奠定了重視實證研究的特質、強調了社區的參與,結合了民間專業人材制定另類方案,成為提昇倡議能力的重要元素。
漫遊於開幕的「大館一百面」活動,走訪了鄰近大館的街坊街里,又或是曾在此工作的差人,重新演繹這些古老建築群的歷史,也將之與中環鄰里社區彼此間的人情牽繫表現出來。本地插畫家飛天豬更為整個展覽作插畫,重新演繹這100面的故事,名為「中環上河圖」,另外亦出版《大館時代曲》一書作記錄,為了表現得更生動及立體,過程中更走訪了不少中環檔攤,令作品更接近真實。

Image description

遊走在古老的警署,今天仍記得小時候入警署報案總是戰戰競競,因為小時候總被大人嚇唬做壞事做錯事就會被警察拉去坐監,自始對警署都是諱莫如深!難得今次走進警署已是粉飾一新,沒有了那些處處禁地、也沒有那種佩着手扣與手槍的人眼你上下打量,倒是行「大館」變成了個很多遊戲、很多美食的地方,展覽劃分為「行大館」、「逛大街」、「入店鋪」、「望中環」及「去茶記」五個主題展區,各自呈現中環舊城的不同面貌,涼茶舖見證警察的跟蹤趣事、茶餐廳也看到警方人員執勤方式。

五月底開幕的「大館」剛好來得及上演一場「法國五月」的劇作《夢幻之馬》,然後又有本地藝術家林東鵬的光影表演,七月又舉行「劇場季」,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即將於全新的賽馬會立方重演《泰特斯2.0》;中英劇團及鄰舍輔導會合作籌辦「社區口述歷史戲劇計劃 — 中西區」,讓長者在舞台上親身演繹他們的故事。海外節目方面,以色列演員 Niv Petel 《兒子,你好嗎?》、英國的「imitating the dog」、德國的里米尼紀錄劇團《遙感城市》。

城市傳奇與傳說之地
「大館」中最古老的域多利監獄早於開埠時的1841年經已建成,關押各式罪犯,看古老照片當年海盜會被斬頭、還有殘酷的木枷一直鎖着犯人直至餓死渴死,而一直以來罪犯還有各種懲罰如鞭笞酷刑、水飯房等。這天35度氣溫下走進這些曾經囚禁過越南國父胡志明及詩人戴望舒的小牢房,裡邊只有一個小天窗,氣溫至少有40度,一間兩手張開幾乎可撐着兩邊牆壁的小室竟要囚禁着三個犯人,裡邊兩個木桶,一個是飲用水、一個是便桶,多年來一直沒有改善這些不人道的設施。不曉得1896年孫中山被香港政府判決驅逐出境,有否曾被拘留於此?

Image description

這天開放日有昔日的退役警員給我們講述大館的故事:一棵超過60年歷史的芒果樹,這棵芒果樹屹立於「槍房」對出,相傳這棵芒果樹每二至三年就會結果一次,而每次結果警務部就會有人升遷:「其實就唔係好好食,因為啲核好大粒,但係嗰陣時成日同啲伙記偷偷地拎去食,久而久之就對棵樹有咗感情。」

警署也總有一些鬼古傳聞,據說日治時代這裏就曾處決過不少犯人,往後守夜的警司不時都會憶述午夜時份在大館操場上會見到一隊日軍從一邊牆壁操出來,一直操入另外一邊的牆壁,十分詭異!

漫遊所見「大館」已有着不少商業元素,這裏有書店、有茶藝館、有茶餐廳、有咖啡館、有梵高藝術品店、有旗袍店等等,馬會已預留款項支持未來兩年節目表演及場地運作開支。想到PMQ在開幕時亦曾補貼藝術商店,然而當租金回復市場水平,這些藝術商店往往難以繼續生存。「大館」現今走文化路線,加上每日參觀人數的預約限制,無形中亦限制了商業的發展,只希望以「大館」優越的位置,能夠為香港人帶來一處更吸引聚腳與欣賞文化的地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