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北上水土不合 戚其義腦交戰

2019-03-14

無綫前金牌監製戚其義(Jonathan)見證香港劇集最後的黃金歲月,以《天與地》、《心戰》等出位作品迎戰HKTV,2004年的《金枝慾孽》更被視為宮鬥劇的開山鼻祖,延伸出最近的《延禧攻略》和《如懿傳》等,在內地也有口皆碑。

戚其義2012年毅然離開無綫北上,帶領金牌編劇周旭明和數十位手足,投身浩瀚的內地影視市場,卻久久未見膾炙人口的作品。原來7年來經歷了13億市場的水土不合,甚至拍到一半撕掉合約拉隊回港,内心腦交戰不亞宮廷劇。

7年是漫長的時間,尤其對戚其義這樣的創作者。「跟我當初的想法有很大落差,創作和製造空間窄之餘,進步也比以前慢,花7年時間學習大陸的方式。」戚其義黯然道。他看上去跟2011年接受《信報》訪問時差別不大,只是鬚髮已全白。

記者當年因《天與地》約他和編劇周旭明做訪問,當時暗示將離開無綫去內地市場闖闖,希望有更大的空間。然而,如今看來暫時事與願違,但在戚其義看來更大原因在自己,「他們都說我跟內地水土不合,哈哈!」他無奈笑道。

Image description 戚其義出道43年,過去的作品口碑都很好。(吳楚勤攝)

演員大過導演

內地市場變化快如閃電,「我們離開TVB,環境由5星變兩星(過去可賣給5家地方衞星台,現只可賣給兩家)。」劇集投資難免大縮,但小鮮肉和大牌女星片酬依然爆升,主角薪水佔去大部分預算,不少更是製作公司投資者,演員大過導演。

香港絕少出現演員大過導演的情況,尤其在傳統電視台。「導演導演,我導你演嘛!但大陸卻常出現演員主導套戲的情況,甚至開不開得成戲都由演員決定,這是天大笑話。」戚其義苦笑道,有人選擇妥協,他選擇劈炮。

這7年他真正拍過兩套戲,一套一個經歷。「第一套演員問題全冒出來。跟投資者談時不是那樣,很多我和周旭明的想法老闆本來覺得OK,但內地市場靠地道小鮮肉,他們很聰明知道價值所在,加上專業學院出身,主導性愈來愈大。」

導演要把80分的劇本,去到演員手上做出100分,不能到演員手變成60分。「我要向周旭明交代啊!於是我合約沒完,就撕掉合約拉隊回來,那對幾十人的團隊是重創和遺憾。」那次不能養大「親生仔」(按自己意願製作)既辜負了劇本,也累了團隊。

上述現象是內地影視界的潛規則,就整套戲而言,導演或監製只佔其中一小部分,老闆和投資方屬更高層次,連戚其義也無法觸及。內地先看你懂不懂做人再看你懂不懂做戲,像戚其義那樣堅守原則的導演,怎會不出現水土不合情況?

「如果我是新導演也罷,老闆說怎麼拍就怎麼拍,你們找我就是拍我的東西啊?如果我是幕後監製還好,看不見前線現象,既然看到就不能當作沒看見。你明唔明?香港地愈麻煩愈是人才,內地不然。」戚其義不斷問記者明不明白。

記者當然明白,內地頂級演員地位之高,可誇張到來不及背對白,現場開機光做口形,後期再找人配音補救。誰那麼了不起?不就是「叉燒炳的前新抱」!戚其義兩年前拍另一套作品,就遇上類似的荒謬情況。

「忽然有天老闆跟我說,男主角接了另一套戲剃光了頭,我話咁都得?但他們很犀利,無論如何也要完成!如果在香港導演一定不拍!但大陸人會想如何補救。如果這樣都能接受的話,就會磨到導演失去性格,變得圓滑而失去棱角。」

但他還是接受了,因那套作品是幫朋友拍的,劇本由對方提供,不像上一套是周旭明的親生骨肉。後來如何收尾?「他們的方法是戴假髮,結果到拍街道實景時,大風點也不行,會吹甩假髮;或者鏡頭要遷就風勢。」他哭笑不得地說。

記者不禁讚他:「進步好大啊!上次撕爛合約,呢次好歹拍完。」他搖頭說7年來不斷學習,在記者看來他心腦在長期交戰,不然期間也不會生病,正如張國榮的無心睡眠唱的:「哦!無心睡眠!哦!腦交戰!踏着腳在懷念昨天的你,夜是滲着前事全揮不去……」

Image description 如今回看在無綫時代的創作空間其實更大,這出乎戚其義(右二)意料之外。(戚其義微博圖片)

始終不肯妥協

中港文化在融合,電影電視工作者也不例外。然而,氣質的東西就像DNA改不來,好像當年拍《烈火戰車》的劉德華,在內地片《失孤》演開電單車尋子的民工,衣服、面部再邋遢,蹲在路邊吃兩蚊飯,還是不如民工出身的王寶強來得有神髓。香港畢竟是香港,不是說融合就能融合。

正如戚其義所言,在努力適應內地水土的同時,一定要平衡和保留香港的特點,因不少內地人都對香港作品有情意結。的確,在《延禧攻略》等內地劇崛起時,不少內地評論人都表示,戚其義的《金枝慾孽》才是宮廷劇的開山鼻祖。

「我和周旭明在內地不同地方都聽到類似的評價,我們都是說句感激!但很老實,就算我們最先開拍,但後來的劇集都因環境和社會改變,拍出另一種成功的作品。《延禧攻略》和周迅的《如懿傳》都不是整個方程式抄出來的。」他謙虛地說。

香港導演的強項是把古裝劇變得貼地,更切合年輕一代觀眾的口味,「內地的比較注重歷史,是注重研究的學術派。我們的拍法有個弊端,就是熟悉古代歷史的人,會覺得不太符合史實。」他的古裝劇是無綫的文化產物,無綫容許出錯,但不能重複犯錯。

陳豪就曾在《帝女花》裏爆出網上金句:「周卿家,你同朕check吓!」內地的制度卻不容許犯錯,甚至在洽談劇本時已很保守,確保能通過審批,否則戲自然就拍不成。經過多年的磨練,戚其義其實沒有妥協,他還是那個頑固的「戚導」。

「我現在請了內地經理人去談,讓他處理一些我不習慣的事情。可惜,當一切都變得暢順時,內地市場又發生稅務問題。」在內地影視界逃稅風波下,很多投資都壓縮了。內地八十後名作家郭敬明的《小時代》系列電影,深得內地影迷歡迎,但在演藝圈稅務風暴下,名下多家製作公司旋即陷入財困。

內地市場就是如此醉生夢死,去年還紅遍神州大地的宮廷劇,政府認為教人勾心鬥角而全面下架,連內地行家都隨時泥足深陷,戚其義短短7年如何適應?他未來幾套影視作品都與香港有關,「上面的肥豬肉是很吸引,香港本土文化價值是我們的根,希望將來能平衡得到吧!」

記者跟香港影視迷一樣,都期待戚其義和周旭明的精采作品,當然還有陳豪、邵美琪等最佳拍檔……

Image description 《金枝慾孽》紅遍香港和內地,被譽為清宮片的鼻祖。(劇照)

戚其義小檔案

出道年份:1976年

職業:監製

主要作品:《創世紀》系列、《金枝慾孽》系列、《天與地》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甘國亮(左)是戚其義(右)的伯樂,一手提拔他走上金牌監製之路。(香港電台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黃德斌(左一)、陳豪、邵美琪等都是戚其義(戴眼鏡者)的愛將,大家都期待他們的作品。(戚其義微博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戚其義(右)大部分時間仍然留在香港,圖為偶遇藝人梁思浩(左)。(梁思浩Facebook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