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周力 不湊熱鬧 回到本源

2019-04-03

周力在中國畫壇未算炙手可熱,但在西方世界,她的英文名Zhou Li卻是一個Up & Coming的名字。江湖傳聞,歐洲有些藏家一直想收藏她作品,但周力年產不多,有市場需求卻並不濫畫。去年White Cube白立方老闆Jay Joping親自聯絡,才替一名藏家購下她一幅新作,下月,英國白立方總壇替周力舉辦個展《我站在窗的中間─心原》Inside the White Cube: Zhou Li,才正式的將她推介到歐洲藝壇的聚光燈下。

其實周力出生於藝術世家,家中三人,都是畫家。她是廣州美術學院客座教授,又身份多多,曾任深圳畫院客座畫家、深圳大學設計藝術學院客座教授、深圳機場藝術顧問等等。她成長及創作的故事,隱含了中國近代現代史及藝術史。

TEXT & PHOTOGRAPHY: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周力@深圳工作室

Image description 《桃花源 之七》The Peach Garden No.7 Mixed media on canvas,200cm x 300cm,2018

父親周石民 一門三傑
周力的故事,該由她父親談起。出身書畫世家,周力父親是著名畫家周石民,遇上文革,那個年代才華帶來的是磨難,「那一輩因為家裡出身不好,本來父親要上大學,也因為成份問題沒有上,後來父親在(湖南)文化局當局長。八十年代末,深圳改革開放,希望更多的人過來(深圳)。是我哥先過來看,看完,爸爸媽媽就一起過來。」

因為父親在文化局工作,她的童年記憶,就是生活中天天被書畫圍着,「我們樓下是圖書館,家中牆上永遠貼滿了畫。」每天睜開眼看到的不是顏料,就是筆墨,父親跟哥哥天天寫生、寫字,她緊跟其後──雖然那年頭當畫家賺不了什麼錢,但作為畫癡,父親掛在嘴邊的永遠是「藝術是最崇高的。」見兒子天分甚高,他一直想培養他成大畫家。父親倒沒注意這個站在旁邊,看著眾人整天談藝論道的小女生,其實興緻濃郁,蠢蠢欲動。周力笑說父親從來沒有正式教過她:「其實畫畫寫字都沒有人教,當時就只有一張桌子。碎紙片是給我的,筆跟紙就放邊上用來打發我!」她富天分,父親也會稱讚:「畫得不錯,畫得很好!」但她從來不是栽培重點,她形容,自己有點像放羊似的。

「我媽媽也畫得好,她現在這麼老了,也是每天都畫。」天天畫着畫。倒沒想到,一家四口三個畫家,命運各不相同。

Image description 《心原—桃花源 之一》- The Peach Garden No.1 Mixed media on canvas,250cm x 600cm,2018

Image description 作畫中的周力。



「我屬於陰差陽錯!」
記者能找到周民石的資料不多,周力說:「我爸畫好、書法、攝影也好。我哥從小就跟父親,在黑房長大。」周石民跟那年代畫壇主流一樣,繪畫寫實風格,屬於蘇派畫家(共產蘇聯寫實風格),「他繪畫是半自學的。當時中國(紀念毛澤東)韶山館,全國的老畫家􎑸過去了,他才二十幾歲,是最年輕的組長。」周石民才華橫溢,雖然藝途多難,仍獨尊藝術,希望栽培有天分的兒子周逸鴻,對待女兒,他採取的是放任態度,讓她愛做什麼都行。父母對她的期待很簡單,「我名字的力,就是自力更生。」

倒沒有人想到,哥哥迫得太緊,反而中途轉行去了,女兒先成了畫家,「我哥哥特別佻皮,但就被我爸管得特別嚴,真的是太嚴了。他把所有期待都留給我哥,對他期望特別大、很擔心他,經常打的。」哥哥在大學畢業後,20歲就在華中工學院當􎑊老師,收入不高,但又有「男孩要有養家的責任」背負家庭責任的想法,過了幾年,就在88年深圳開放時,放下了畫筆,他選擇了過來成立設計公司,做起生意來。

「父親所有期待都留給我哥,我屬於是陰差陽錯。」周力笑說。她也是從小就畫得一手好畫,大學時見哥哥先考進廣州美術學院,她報了五個學校,結果一考就進了廣州美術學院。1991年油畫系畢業,94-95年到了巴黎,也沒讀書,只每天往博物館逛,衝擊很大,「看原作,誰沒有被震撼過?我們之前都看印刷品。以前那年代,還印得這麼差!顏色完全不對。我要到了歐洲才知道印象派是怎麼出來的,為什麼色彩會這樣?其實他們就是寫實的,畫跟環境就是一模一樣的。」周力深研藝術史、不同年代畫家/筆法,隨便跟她談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她都會跟你由中國工筆、Tempera(蛋彩畫)、罩染法等談起;談油畫,她會由陳丹青的西藏畫開始講解技法上的厚薄運用;談寫生,她會從到蘇杭旅遊所見所聞,談到馬遠(宋)的山水畫。

她的自我風格,一邊在畫,另一邊多少也是從藝術史中思索出來。

Image description 《心原——藍 之七》,-Mixed media on canvas,160cm x130cm,2018

Image description 《心原——藍 之五》,-Mixed media on canvas,200cm x200cm,2018

由心學回到本源
今天的周力全然是個抽象畫家,由具象到抽象,過程經歷過一段又一段的掙扎與思考,旅法期間,她思索自己在世界藝術地圖上的定位,漸漸放棄了具象繪畫,「看完了Diego Rodríguez de Silva y Velázquez (1599-1660)的人物肖象後,那個已經到頂了,Cezzane那批人更不用說了。就像現在畫國畫,誰超過了古人?你無法超越的,因為那是一個顛峰。」

周力說自己不用穿著唐裝,來告訴別人自己是中國人,穿什麼大家都會知道她來自東方。什麼國畫、水墨,對她來說只是一種技巧。對她來說,啟發點反而是東方哲學,「陸九淵、王陽明不是完全統一,但他們都談『心學』,提倡回歸到自己本源。從心出發,就什麼都清楚了,你可內觀,也可外視。」她每天以《心經》練書法,讓自己有半小時的平􎓅,也從寫字中磨練節奏,研究中文結構,「書法最高就是知行合一。」她說:「書法的節奏特別重要,我要背詩,看結構怎麼走。草書行書要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中間的節奏是怎麼樣,這就是東方性。寫書法,軟邊線及硬邊線都有影響我。」作畫的過程,發現因為從小畫得國畫多,一些喜歡的習慣總是會浮現出來,「􎁛括那種筆觸,跟毛筆、水墨是有關係的。像我畫布的底,我都不能買現成的,一定要自己做、自己打磨,才有感覺。很多人說,我像是畫在紙面上。」

Image description 每天花半小時,寫《心經》,讓自己靜一靜。

Image description 《窗中世界》(2000)繪於深圳畫院客席畫家時期。

《窗中世界》(2000)繪於深圳畫院客席畫家時期,已全然擺脫了傳統,闖出新路。當時她仍長居法國,父親開口叫她回國,03年她決定回深圳定居,卻碰正沙士來襲,家中出事。橫生的意外一度令她放下畫筆,此一去十年。「過春節父親發燒,(體溫)降不下來。因為沙士,發燒就要隔離,結果我們也不敢去醫院。」過了不久,父親被發現患上肺癌,沒多久就走了,生命之無常,令她驚覺家裡失去重心,人生往後就得自己一個,「都沒有思想準備,整個家都崩潰掉了。這對我影􎓚很大,也覺得應該停下來,之後十年都沒有畫畫,去了結婚生孩子。直到05年,生兒以後,我才感覺這個生命在延續。」

那一年周力懷孕,畫了五張畫給孩了。07年她懷上第二胎,再畫了三張畫給孩子,半輩子沒放下過畫筆的她,在這十年間「只畫了十張。」從小被管得最嚴厲的兄長,遇􎋥父親急病去世,更深受打擊,「他有兩年所有事情都做不了,打擊太大。當時他有很多公司,所有都停下來了。」

「內行看門道,外行湊熱鬧。」她說「每個階段都都有湊熱鬧的,任何階段都一樣。畫寫實的時候也一樣,真畫得好也就只有幾個。」市場流行當代藝術風格,但那不是她要的,「很多藝術家,我一看就知道你玩甚麼,這個玩我是不感興趣的。」她認為「藝術家是感性的」,而對她來說,最感性就是繪畫。就像2013年重投創作時一樣,她不管別的藝術家喜歡聚居北京上海,她反而喜歡留在較少藝術家聚居的深圳。

4月,她將帶着自己的全新系列「心原」,到倫敦White Cube展出。她形容「這系列又倒數,像回到我青春期那段回憶,等於是我的『小自傳』。」系列叫「心原」,是她回到自己的出發點,回到圓的中間,「你可以這樣理解,你看杯子,看外面它是杯子,但你把它拿起來(從裡面往外看)它就不是杯子了,它變成抽象的視野。這就是外看,還是內觀的區別。裡及外,在我畫面是同時有呈現,而我站在中間。畫面上,怎樣讓它統一?這是個問題,它是個矛盾體,但因為矛盾造成它的張力。」她說,有些作品畫面很平,例如像Agnes Martin(簡約)的作品就特別平,「但它有內在的力量。力量來自它日復一日的重複,就像禪宗的打坐。他每一張畫,都有它的風格,力量所在,有它的禪意所在。」

她說,繪畫永遠都不會死,「因為它跟人最接近,有相對的便利性。其他發達的話,它更珍貴,這是機器不能代替的。」

周力會一直畫下去,下月她將帶着新作,前往倫敦。經歷那麼多,幾年前兄長周逸鴻也重拾畫筆,重投藝壇。遠在天邊的父親見􎋥這一幕幕,應該很安慰。

《我站在窗的中間─心原》
(Inside the White Cube: Zhou Li)
日期:4月17日-6月30日
地點:White Cube Bermondsey (144-152)
Bermondsey Street London SE1 3TQ

Image description 作畫中的周力。

Image description 《心原——藍 之一》,Mixed media on canvas,250cm x600cm,2018

Image description 《心原—桃花源 之二》- The Peach Garden No.2 Mixed media on canvas,200cm x 300cm,2018

Image description 《心原—桃花源 之五》- The Peach Garden No.5 ,Mixed media on canvas,200cm x 200cm,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