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漫畫作品日本獲大獎 黎達達榮為興趣 「任性」25年

2019-05-14

香港漫畫家黎達達榮早前在有「漫畫諾貝爾獎」之稱的日本國際漫畫賞中,以《十八樓燒肉》得銀獎,是對他及香港漫畫的肯定。與黎達達榮談漫畫,他總是滔滔不絕、眉飛色舞,經常強調創作一定要「好玩」,就如頑童一樣,自言為漫畫「任性」了25年。

他早期做各種設計工作,因獲賞識為報紙副刊及雜誌繪畫漫畫專欄謀生,以「另類」畫風知名,後來漫畫行業萎縮,機會減少,他轉為進念.二十面體駐團藝術家,在公餘時間持續創作。他表示,以漫畫為全職的話,在香港很難生存,如今雖然只能擠出下班後的時間創作,但自由度也更大,對他來說,是最好的狀態。

這次《十八樓燒肉》奪得日本國際漫畫獎項,黎達達榮表示很開心,「其實這本書的風格在香港都屬於奇怪小眾,反而日本好欣賞,其實幾驚訝。」因為許多得獎作品都很有故事性,但他的作品故事脈絡不清晰,情節跳來跳去,而且是第一次參賽,想不到也能得獎。

Image description 黎達達榮自九十年代開始發表漫畫作品,到今天仍持續創作。(吳楚勤攝)

出漫畫幸運才賺一萬元

《十八樓燒肉》是地獄遊歷系列的第一部曲,如今這系列即將推出第三本,預計推出4本就終結,「這些書不太能賣,印很少,賣完高高興興就算。」他笑指,畫這本書只是放工以後打發時間,屬於業餘興趣,因此每一本也是自資出版,幸好首兩本也將近賣完。

要靠畫漫畫維生,他直言根本沒可能。「做這本書也是蝕錢的,我投入這本書的時間有一年,每天放工後就畫,自己出錢印,幸運賣光的話,才可以回本兼有一萬元賺,但隨便打份工一個月,已經有這個人工了。」但他仍樂在其中,「因為很好玩。我喜歡畫畫,就畫了。」

黎達達榮從小就愛看漫畫,無論是本地還是日本的都看,也很喜歡臨摹當中的畫作。雖然家境貧窮,曾經歷了一段「豉油撈飯」、沒錢搭車要走半小時回家的日子,但當時看漫畫很便宜,因此吸收了不少養分。

「那時候看漫畫的途徑非常多,常有人看完後扔掉二手書,也有朋友會跟你交換,香港要到九十年代中才有正式授權的日本漫畫,之前全部都是盜版,非常便宜和薄,幾毫子一本,因此也負擔得起。」

中學時他入讀夜校,早上為文具包裝公司設計筆盒花紋,晚上上學,畢業後因為成績不佳做沖曬員,後來在大一設計學院修讀設計課程後,才一邊做各種工作,一邊畫漫畫。

在九十年代,報章雜誌還很喜歡請不同類型的漫畫家定期創作,他因而得到賞識,從那時開始創立了不用對白的獨特風格,也創作出「木積積」這個為人熟悉的角色。千禧年後,畫漫畫的機會卻愈來愈少。「我入行時其實遇上很多機會,因為我畫的是另類的漫畫,這類漫畫在八十年代不太受重視,在九十年代初卻有很多人喜歡。如果我遲10年出道,可能整個經歷會完全不同,或許會很快放棄。」

Image description 黎達達榮的得獎作品《十八樓燒肉》,講述地產經紀因意外去世進入地獄的故事,是地獄遊歷系列的第一部曲。(吳楚勤攝)

絕不遷就市場進行創作

後來他到進念做駐團藝術家,負責繪畫海報、舞台效果圖等視覺圖像,只在下班後才做個人創作。雖然沒有太多新讀者,但舊讀者仍非常捧場,會買書支持,因此仍能堅持畫下去。創作時間少,但卻有更大自由度,他覺得是好事。因為曾有出版社邀請合作,卻要他調整畫法,「最後我畫得不好玩,本書又不能賣,很是破費。」如今的狀態,他覺得是最好。「要畫一本賣得的書,可能要為此遷就,畫出更多大眾期望看到的內容,我自己是做不到的。」

這些年來,他都愛以地獄為題去創作,「我自己很喜歡《但丁神曲》、《冥遊記》等,講的都是鬼差帶人每天到地獄一個地方遊歷,看人生前做了什麼事因此死後受什麼懲罰等。地獄很有趣,你可以說它是幻想的存在,是對活人空間的投射,各人的演繹都不同。」

他之前創作的《龍虎門徒》也是講地獄的故事,一個女孩用盡一生運氣後死亡,連累黑幫大佬男友和整個黑幫喪命,進入地獄後,她揹着男友的鬼魂找出口,途中卻喜歡上另一鬼魂。「去地獄後,她仍帶着許多心願和包袱。」

《十八樓燒肉》也是與死心不息的心願有關,講述地產經紀被意外燒死,死後各人醒來,發現自己已經進入與活人不同的空間,要觸碰到活人空間的東西,只能靠把東西燒掉,才能在死人空間捉摸和使用到,於是他們為取得唯一的打火機你爭我奪。眾人生前勞碌追趕樓宇銷售業績,死後依然逃不過地產霸權,大家在一個類似《大富翁》的遊戲中穿插,互相爭奪資源,更透過影印機複製人頭燒掉成實體,成為人肉攻擊武器,最後終於縮細成為迷你人,住進之前被燒掉的建築模型,終於可以安居樂業,卻沒想到自動灑水器開動,一切遇水即化,安逸變成一場空。「這是成年版的《蒼蠅王》」。

故事中不同角色不斷變大縮小,互相爭鬥,也是想講香港的居住問題,「講起居住環境,第一件事被談及的總是與大小有關。」這群人生前被困於狹小的辦公室,死後也無法離開,要透過變小才能找到可以休息和呼吸的地方,不無諷刺。即使失去肉身,他們對於樓和空間仍有執念,希望能留住或擁有什麼,最後卻仍失去所有。「樓如此重要,是因為它界定私人空間的邊界,在裏面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但我畫的時候沒有想太多。」

至於辦公室空間,他其實沒有太大反感,小時候第一個志願甚至是做文員。只是覺得辦公室一格格分開、隔絕又擠迫的處境很好玩,才把它放進故事中。

Image description 贏得獎項後,黎達達榮(箭嘴)與其他3位得獎者到日本領獎,與當地人交流。(受訪者圖片)

不加對白增加想像空間

贏得獎項後,他獲邀到日本領獎,參觀當地的漫畫公司和博物館,與當地人交流,才發現漫畫充滿不容易向外人解釋的地道特色,例如是廣東的「燒衣」傳統和黑白無常的故事。

「有天我放工看到有兩個西裝友並排,一個穿黑色,一個穿白色,我覺得畫面很有趣,很像黑白無常。」於是他將黑白西裝友變成黑狗和白狗,放進漫畫,帶領一眾地產經紀從被燒死的辦公室走到地獄之門,延伸出整個故事。故事更已改編成舞台劇演出。

全個地獄遊歷系列都沒有對白,這也是他的慣常做法。「我出版了接近30本書,起碼三分一的書是沒有對白的,如果你要說故事,對白能幫助,但如果要表達抽象的東西,反而會成為絆腳石,你畫的東西本來已經抽象,還要用好實在的字去形容,好像消滅了想像空間,很重複。」

這系列尤其不能加對白,因為他不是要鋪陳情節,而是從不同角度展現那個充滿奇想的地獄世界。「所以這個系列我都沒有用對白,它其實沒有太多說話要講。但對於讀者來說,沒有文字很沒有安全感,要被迫更用腦去理解畫面,無法一次看完,因此更疲累。」

故事中的地產經紀無論生前死後都是「樓奴」,現實中的黎達達榮卻無樓一身輕,與家人同住,在外面租了工作間,在比較安靜的空間中創作,覺得生活仍算不錯。但他坦言,自己只是因為早入行而較幸運。「現在新入行的年輕人,可能對此有更大困擾。10多年前,你隨便打份工儲一點錢,要租工作室並不難。現在入行的薪金根本很難負擔在外面租一個空間,更遑論買,是很畸形的。」

在香港做創作,他甚少思考環境對自己來說是困難還是容易。「我不覺得自己受環境影響,而是看你如何處理現正面對的環境。」他認為,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進行創作都不是難事,只看你有沒有決心。「要創作不難,生存則是另一個問題,以創作去養活一個人,這件事曾經在九十年代發生,現在則很難。雖然香港沒有很多人很用力去創作,但我朋友圈中仍有許多人不計成本去做,只是他們大部分都有另外的工作。」

Image description 早年黎達達榮創作的《慢慢豬.凸凸交》已經展現抽象畫風,不靠對白而靠畫面說故事。 (受訪者圖片)

黎達達榮小檔案

原名:黎達榮

職銜:獨立漫畫家、進念.二十面體駐團藝術家

漫畫作品:《慢慢豬.凸凸交》、《魔笛》、《毒雞湯》、《龍虎門徒》、《十八樓燒肉》、《十七樓叉燒》等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