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虎豹別墅保育建築師應義倫: 胡文虎用了最靚的物料

2019-05-16

由虎豹別墅改成的虎豹樂圃音樂學院,最近正式向公眾開放。

負責整個活化項目的建築師應義倫(Raphael)及有20多年保育經驗(包括景賢里)的葉志強師傅,近日接受本報訪問。兩人分別講述了整個涉及1.2億元公帑的項目,有什麼難關需要面對和跨過。

期間兩人對大樓用料高質深表讚賞,而應義倫透露已安排了多項測試包括雷達測試,顯示大宅結構良好,最麻煩的是為保持古建築原汁原味,但又要符合新一代防火及安全的要求,他和團隊絞盡腦汁,例如以花盆隔阻不足法例要求(1.1米高)的樓梯扶手,避免將來在這兒上音樂課的小孩子從高處墮下。

由銅鑼灣或天后去虎豹樂圃,有多架巴士途經,但都是一些班次疏落的路線,每班車隨時隔20分鐘以上。為免訪問遲到,記者改為乘搭的士,車費為30多元。如果走路上山,需時約半小時,雖然都是鋪得很好的斜路,並不難走,但要注意夏天多蚊。虎豹樂圃前身為虎豹別墅,在1935年落成,由有「萬金油大王」稱號的胡文虎建造。以往開放予公眾的萬金油花園已拆卸,而虎豹別墅及附設的私家花園則保留,自2001年起交予政府,並改成今天的音樂學院——虎豹樂圃。

應義倫在2013年接到這個保育工程,之前他只有太子道西唐樓活化的經驗,「因此虎豹別墅是我的第二個保育工程,但其實我入行至今主要的工作範圍,都是將舊建築改建或者加建。」

Image description 應義倫指大宅結構良好,身後圓形玻璃近乎是原裝放回。(吳楚勤攝)

由發噩夢到感覺大鑊

應義倫今年原來有48歲,從外表真的看不出。「我的樣子呃到人?哈哈!」那麼他小時候有沒有去過萬金油花園參觀呢?「有呀,我最記得的是『勾脷筋』(雕塑),令我回家發噩夢!」多年後,他再次踏足虎豹別墅,而且身負重任,感覺又是如何呢?「大鑊!」他大笑。

最大鑊的是什麼?

他認為是要將整個舊建築復修之餘,還要令它吻合現時法例對安全的要求。例如大宅樓梯原有的扶手較矮,而在現存的法例要求下,「扶手的最低高度是1.1米,而且扶手中間的空隙不能超過100mm。」否則人們靠在欄杆時,很容易從高處墮下。「這間音樂學院的主要服務對象是小朋友,他們到處跑來跑去或者挨身在欄杆之上,都有跌下去的危險,所以屋宇署在這環節真的十分小心!」應義倫徐徐地道。

「最美觀當然是什麼也不加,但是我從第一天已經知道這不可能。問題是加些什麼做阻隔?」他反問。

「我們想了很多方法,例如加整塊玻璃欄河,但問題是樓梯能否承受這個重量?而且打理亦很困難。最後我們使用的方案是放一些東西在扶手前面,我們選擇了一些比較現代款式的盆栽,有了盆栽作阻隔,人們就不會挨身在扶手上。放置盆栽的好處是盆栽可隨時取走,把原來面貌復原——這也是保育的原則之一。至於為何使用一些比較現代的花盆,是因為能令遊人一眼就可識別花盆是後加的東西,不會令人們混淆新與舊的設計。」他一口氣道。

最大的一個改動是他為大宅加了一條全新的鐵樓梯,以便走火。

但此事亦令他心痛,「為了要加設樓梯,我們無奈地在樓梯落腳的地方,把原有的紙皮石打爛,這是十分可惜的。但沒法子,因基座(承托樓梯的部件)要有支撐。」談及防火問題,他亦在大宅玻璃窗加了多一重防火玻璃,以及在室內以貌似假天花的結構物,收藏消防灑水裝置及冷氣機等東西。

Image description 大宅樓梯原有的扶手較矮,加設盆栽令人們不會挨在扶手旁。(吳楚勤攝)

用雷達掃描屋內結構

在接收虎豹別墅時,它當時的狀態是如何的?

「到處都覆蓋着灰塵,但是在清理之後,我們發現大宅保存良好,絕大部分的地板都是原裝的,玻璃窗和一些鐵器的情況就比較差,但也是預計之內。至於整體結構也是良好,我相信當年胡老先生興建此屋的時候,用了最靚的物料,及以龐大的金錢來興建。」他憶述。

「我們進場時已找了專家來勘探,包括利用雷達掃描屋內結構、打開石屎看看裏面的鋼筋質素如何,和抽取一些樣本做化驗。當只中有兩三條橫樑可能有些問題……」

這天訪問,應義倫和記者身處在原主人胡文虎養女胡仙的房間,這時他指一指木地板說:「地板上的木材是長期風乾而成的木材——木材經過長年風乾後,已驅除內裏所有濕氣,令木板與木板之間不會膨脹。至於我們現在建樓用的木材,都是使用迅速風乾法,這樣的質料當然比不上舊木。」延綿不絕的木地板果然光潔如新,想不到它們已經有80年歷史。

Image description 虎豹別墅採用「中式折衷主義」設計風格,整個復修工程金額為1.2億元。(吳楚勤攝)

設計採中式折衷主義

現時進入虎豹別墅,兩塊巨型彩色圓形玻璃會率先映入眼簾,也是大宅保存得最好的玻璃,及最多遊人selfie的景點。「古物古蹟辦事處在進駐大宅後,都知道這兩塊玻璃是『靚嘢』,於是他們把上面的玻璃片逐一拆下來收藏,到做復修工作時,才把它們悉數放回原位。」應義倫解釋道。

他說:「重整兩塊圓形玻璃的師傅,其實是一名玻璃藝術工作者,他和團隊利用4個月時間,才把它們完整地砌回,少量破碎了的地方就用樹脂混和顏色作填補。他們的團隊有3至4個人。」

應義倫指出,虎豹別墅是「中式折衷主義」,「也就是說整個大宅的布局及建築方法都是西式的,就像西方的古堡,但當中放了很多中式元素在內,例如使用紅柱和綠瓦頂。花園也是西式的,例如在中軸線上有個水池。」

在虎豹別墅以外,應義倫刻下另一個項目,是中環前法國外方傳道會大樓,整個項目已進行3年,預計在明年完成。」

他在香港出生並在澳洲讀大學,因小時候喜歡畫畫所以父親叫他不如試一試讀建築。那麼他認為澳洲的建築條例與香港的建築條例相比,哪裏更為嚴格?

他以肯定的語氣說:「當然是香港更嚴格,因為香港是人口稠密的地方。但其實雙方的法例都是從英國借來,所以都十分相似。」

Image description 應義倫(左二)參與香港建築師學會在虎豹別墅的活動。(香港建築師學會圖片)

應義倫小檔案

年齡:48歲

學歷:澳洲悉尼大學建築學士

家庭狀況:未婚

撰文 : 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