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Focus優雅聚焦】莊澄──香港電影人只有一個問題

2019-05-20

Image description

什麼叫輝煌成就?寰亞大堂有一面牆,放滿電影獎項。由《無間道》、《志明與春嬌》、《頭文字D》,杜琪峰多部作品,到近期《樹大招風》等數之不盡等作品,那種壯觀,象徵着香港影壇的星光閃耀。去年八月,報載因為公司前年勁蝕,創辦人之一莊澄回巢救駕。對照往日的黃金年代,那一個個銅鑄的獎項,看來倒像是香港電影的紀念碑。香港電影,仲有無得搞?

「我由九十年代開始,就沒有一年不聽說香港電影好危機,年年都話唔得,無話過好景。」莊澄淡定地說,其實香港電影人只有一個問題。

TEXT BY 何兆彬 PHOTOGRAPHY BY COLIN PK LAM

市場沒有那麼需要優質片!
去年八月,有報道指寰亞「前年勁蝕二億,電影部是重災區,莊澄回歸寰亞」。談到回歸,溫文的他不談公司財政,淡淡回應:「因為這樣寫戲劇一點,好像Mark哥咁返來咁。」其實他是寰亞創辦人之一,1994 年他與合共七人創立公司,越做越大,數年前離開後,一直替多間公司做顧問工作,他說其實現在「外面仍有些Commitment」(仍同時替幾家其他公司做顧問)。當初離開,只是因為不想做行政工作。

回歸寰亞,並非全職,但做的卻是他最擅長的工作:「有導演講過,若行業/公司/某齣戲有事,我會好快知道問題所在,要怎樣反應。其實我沒那麼犀利,但Study一下會知道,始終我對行業、市場、製作、發行有了解,這些都比行政重要。」他舉例:「有些戲,我們見到在內地頗賣座,但它質素不是特別好,不知道賣座原因。但同時另一齣質素好的戲,反而不賣座。影響票房會有好多理由,一是排片、二,你要問是否整個市場都愛看優質片?這答案顯以易見,很多富藝術性的片都不賣座。也就是說,市場其實沒有那麼需要優質片。」

莊澄的長處,是對市場的理解和觸覺,「內地市場複雜,因為它有分一二三四五線,有一個名詞叫『鄉鎮青年』,他們跟城市人看事物的方式不同。老實講,大城市對港產片不大看重,但可能有二三線的人會看!比較難估的,是二三線市場的戲院的滲透很厲害,他們甚至在銀幕數量、收入都比一線更強。像《流浪地球》、《戰狼2》、《紅海行動》,(鄉鎮)的收入都厲害。只要口碑一好,就很多人去看!」

Image description

創作人都想將電影拍好,但單單拍好,不代表就有觀眾。推廣及市場很重要,這就是莊澄價值所在,「對發行的Know-how 相當重要。同樣戲種、同樣題材、不同檔期,竟然會出現質素較差的,票房勝過質素好的!近日有個例子,有發行商說『我不要Bid 你這齣戲了,因為有一齣台前幕後都強你很多的!』但結果質素較差的竟然大賣!我們做得多,有參與,就知道過程,知道為什麼票房會好。」

太聽話會衰弱
電影製作昂貴風險又高,它始終是一盤生意。影響票房的因素相當多,除了排片、檔期、另一要素是明星,「曾經有一齣電影想找一位香港演員擔綱,但內地發行商說他雖然好戲,但年齡稍大,建議不如找兩個年輕的來代替,結果將一齣戲的片酬分成兩半,找兩位年輕演員。其實老的那位年過五十,新找的兩位都四十幾了!但一換之下,票房果然大賣。從中你會見到,跟他們溝通多緊要。」溝通還溝通,做創作的卻不能總聽發行的話,「有時,他們會批評對白,這些就不能相信!他們不懂創作。香港片以前開始衰弱,就是因為太相信台灣片商,當時他們說你要這樣拍、說周潤發要拿槍、說要加幾多槍戰!韓國片商,甚至會拿Stop Watch 來計你(這場戲)有幾秒,很多情形都會阻礙創作。」

Image description

莊澄深明投資者跟創作人有這鴻溝,「投資者會說這樣才有人畀錢,但創作人會說我跟你就好弊。所以,我們通常要找發行人才、製作人才,但這還是不夠的,要找在Marketing 方面有底子的人,例如從前的鄒文懷、蔡永昌從前都是做Marketing 的。縱使後來不做Marketing做製作,但你有Marketing Sense,跟市場脈博還是比較接近。」他說市場學其實像語言,熟習了生態,就容易吸收新東西。

其實莊澄80 年畢業於中大,及後加入新藝城母公司金公主,由推廣做起,改戲名、剪預告片什麼都懂,「從前剪TV Spot 只有15 秒,就要中,唔中就好弊!當年日日做,就像少林寺天天擔水,漸漸覺得好輕鬆。這些事情,知道不知道是差天共地的。」因為電影圈的不同崗位都做過,了解彼此角色,他處事圓滑,常擔任不同部門的溝通角色,「做過不同崗位,會用不同角度看事情。做創作/製作會有好多堅持,導演通常希望電影長一點,我們則經常要求電影節奏快一點。」他的角色是要令電影能賣,有時必須要坐下來說服導演,「記得劉國昌拍《跟我走一回》(1995),我坐下來剪了半個鐘左右,他一看就說明白,放心了。也有些電影只是考慮剪幾分鐘,剪得好有限,就乾脆不剪。」

做電影沒那麼簡單
莊澄解釋,做電影一般程序很簡單:「有一個劇本、一個導演,開始計數,在大陸有沒有潛力?有就去做。或者有同行會拿Project 來問你做不做,每齣戲都是經過這過程,同事都很有經驗,處理很快。」雖然計數,但有時也會錯的,「否則這樣拍電影就是太簡單了!」

Image description

回歸寰亞,他說最重要是開發一些Project,「去做跟一路做開有少少不同的電影。平常的做法會錯,有時爆冷,但有些Project 你一講出來就人人話得,我是希望去發掘它們。香港投資者常會想跟著名導演合作,或想尋找新的導演,但他們忽略了更具潛力的電影人──那批有技術、有經驗,已在拍戲多年,但未係好成功,可能鬱鬱不得志的電影人。最經典是吳宇森,當年他在台灣拍戲,鬱了幾年,之前曾在香港做執行導演,看來完全是個普通、不出色的導演。

「當年電影人都很年輕,林嶺東三十出頭已是最佳導演!吳宇森已年屆四十,四十很老了!但現在人人四十歲才開始。徐克(《英雄本色》監製)為何看好他?因為你看看他的作品,其實很不錯!」他再以《寒戰》為例子,指影圈資深又有實力的人其實不少,「兩個導演,一個是資深副導演、一個是資深美指,在圈子中很久了,又想拍戲。甚至你回想以前劉偉強未拍《古惑仔》,或拍了《古惑仔》後也沉寂了好一陣子,才拍出《無間道》。其實,好多導演都很有潛力。為何我這樣說?因為九十年代香港電影界層出現嚴重斷層,不少人去了開的士,轉了行,大導演去了荷里活。所謂的青黃不接,到現在都接不回去。影圈目前四字頭的人不多,五字頭六字頭甚至七字都有,演員也一樣!」

香港電影人北上後,其實往績甚佳,杜琪峰就曾指出過往多年,每年中國票房冠軍總是出自香港導演,「只有剛剛這一年不是。香港人厲害的地方是包括最賣座的、主旋律電影、官方電影的都是港人拍的,例如《紅海行動》、《建軍大業》,甚至《智取威虎山》都是,港人靈活嘛!其實若要談不景氣,我由九十年代開始,就沒有一年不聽到話電影圈好危機!盜版呀什麼呀,年年都話唔得!無話過好景。直至CEPA 開放,當時港產片對內地人來說好新鮮,才好景了一輪,但到了2010-2011又無咁好。」

看香港電影金像獎,莊澄坐在第一排正中位置,他有江湖地位,了解圈中生態,因此也敢講真話。「有時我們樣樣都想要,又想賣座,又想叫好。」他說香港電影仍有得做,大家悲觀,只是有時看不清前景,「今屆金像獎其實唔夠片。六齣電影包攬晒所有大獎:《無雙》、《淪落人》、《三夫》、《逆流大叔》、《翠絲》、《紅海行動》。還有一個問題,其中有兩齣電影去年還沒有上映,只是上特別場。《淪落人》四月才上映,所以電影數量其實是嚴重不足。《淪落人》黃秋生做了影帝,一看之下,他果然演得好,但得獎前很多人沒看過電影,所以個獎有幫到齣戲(票房),但個獎幫唔到個獎(頒獎禮)!」

香港電影只有一個毛病
說穿了,電影數量不足,因為無利可圖。莊澄直言香港電影圈電影人的毛病,只有一個:「就是人老化了,斷了層,因為有些導演已經步入七十歲了。好彩局長話人有一百二十歲命,咁仲有五十年玩。」他半開玩笑的說:「如果人得八十歲就無得幾多了。事實上,現在的人是長命了,世界上有些導演真的能拍到八十幾歲。香港人最長命,可能拍到九十歲。從前導演六十歲你覺得好老,但現在有三成的導演都是六十歲了。」

這幾年,他一邊替電影公司談買賣,同時他也是香港『首部劇情片電影計劃』專業組評審委員,培育新人。他說:「『首部劇情片電影計劃』和『鮮浪潮』有一個機制好好:比賽機制。於是,我知道跟年輕人一齊可以行到幾遠。第一次入不到圍,第二次可能贏少少。像陳小娟,她在『鮮浪潮』贏過獎項。這其實像運動比賽,牽涉到競技水平的項目,很多都會透過比賽來培育新人。我曾經認識一個香港人參加日文演講比賽,拿了冠軍,我說你怎麼這麼厲害?他告訴我,自己參加了七年,第一年影都無!其實人人都一樣,厲害的參加三年就得冠軍,有些參加了十年,不斷改善。第一二次未必得,但你看別人作品,看過冠軍作品心服口服,就會再來!這樣下來,自然會出到好的作品。」

他相信比賽,比起老闆欣賞某人才華,找他拍片好得多。「像《點五步》、《一念無名》、《淪落人》、《藍天白雲》都不錯,現在全世界輔助電影業都在幫新導演,但我常問:為何電影發展局成立了六年,現在才開始幫新導演呢?結果一幫就很成功了。這幾齣戲的成功,不但能幫他們入行,而且,它們甚至比政府資助的戲(編按:《你咪理,我愛你!》)優劣立見!你輔助不好的電影,市民會罵你浪費公帑,但你輔助這些戲,市民會讚你。有時,想法要跟業界同步,所以你需要某些方面的專家。現在你看到了,做了那麼多資助片、投資片、首部劇情片,哪些有聲音?」

Image description

他相信,香港年輕導演出道可先透過比賽拍本土電影;發展得好又有商業潛力者,再考慮北上拍合拍片。「基本上現在(新人)拍戲,不論是否賣座,多是言志。但之後他們要經過市場考驗,沒有人會給你幾百萬元,你要去說服人家。勝出比賽得到資金,跟你去說服投資者是兩回事。」他形容新一代是新浪潮,「他們都經過競賽出現,已脫離舊有模式。他們拍戲資源好少,陳小娟只有350 萬,現在拍一齣戲500-600 萬已好辛苦!像《十年》花50 萬拍出來真係好離奇。這是時代的進步,新一代主腦人物也身兼導演、編劇。」

「當然,年輕人也少包袱,多點空間。現在比起以前真的不同,40 歲人跟父母同住並不出奇。所以上不了樓也可能是好事,背少一點包袱,咪繼續去試囉!好多希望與絕望之間,沒有優劣。上樓絕望,但同時你Free 了。」

荷里活劇本訓練
再艱難,香港電影圈有一大優點,就是齊心。看金像獎,惠英紅在台上說再收少點片酬,都要回來拍年輕導演作品,黃秋生零片酬演《淪落人》更是影壇佳話。

「兩地電影人我都有接觸,香港電影人好好,很齊心。例如『首部劇情片電影計劃』,由劇本起年輕導演就問過很多人意見,大家給的建議都很合理,到戲拍出來,大家再看、給意見,都是義工。可能這是戲班傳統,我也不理解,你看香港金像獎大家都做得好辛苦,都是義工。」杜汶澤曾形容資深演員零片酬拍戲不是正常運作,莊澄認為始終是好事,「新導演的確沒有錢請演員,唯有用劇本打動演員。之後還有郭富城、楊千嬅拍《麥路人》,都是見到新導演,鍾意劇本就拍。很奇怪,只有香港會這樣,其他地方就不會,他們說你給我看劇本我連看都不會看。」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不替港片說盡好話,莊澄深知香港電影的優缺點,其中一點還遠遠不如西方的,就是劇本。

「老實講,香港一般電影水平高的不多,其實這是一件重要的事。中等或較佳水平的作品,故事水準也不高,這跟訓練有關。我曾看過台灣跟美國合作的一個Mini Series,看過後我說:『我從來沒有看過寫得這麼好的中文劇本!』細問之下,原來他們辦了一個電影公司的工作坊,找了知名編劇/導演來,替他們改劇本,看劇本有什麼問題,再進行比賽,希望揀卒,一直修改,終於寫好這個劇本。它質素之好像是美劇一樣,這證明了我們有甚麼出了問題?是訓練出了問題?為什麼美國他們手法那麼好?我們是否能採用?」一連串問題,有待回答,「我們一班電影人,一坐下來就會傾電影,那場那場戲有什麼問題。這齣戲的來源(參考藍本)都知道了,再談到它角色的不連貫:例如前設是主角性格吊兒郎當,不守紀律,但劇本套用了另一個戲,寫他突然好守紀律。其實為什麼出現這種低級錯誤?是因為訓練。」他說美國電影有它的缺點,但你總看到人物的性格連貫,出色的可給人研究角色決定,「我剛讀了一個影評,他們不談你好壞,而會像科學一樣分析結構、人物。東方人少用這些創作方法,結果就要考天份。」

「編劇也分成無意識和有意識的兩種。有些人很有意識,要在戲中傳遞這個訊息,但也有些好的作品,不是為了發放訊息而做的。他們只是喜歡這題材,於是在裡面一直找,他不是創作故事,而是去發現這個故事出來。內地編劇劉震雲說過,當人物建立好,他們就不理睬你,屆時你再控制不了他,人物之間會互動。」他說:「這個原理,未必每個編劇知道。不知道的就會想主導角色的性格。所以買樓說Location、Location、Location,寫故事是Character Character Character !這方面如果還要花唇舌去講,創作自然變得好困難。」


放寛合拍片限制,成效如何?
金像獎後兩天,政府公佈合拍片將作出多項放寛,莊澄:「有此提議,但實際上還要等『紅頭文件』落來,有待執行。以前的制肘,要電影內1/3主演是內地人,角色也要跟內地有關係,於是警匪片中會有一個大陸人,通常是女人,需要配音。這就像你打自由搏擊,但我需要縛著單手比賽。其實連內地觀眾都不喜歡這樣,香港人也開始不喜歡看,影響好大。於是,漸漸女主角都變成內地人,周迅、章子怡都在香港拿影后。那香港的女演員呢?都只餘下鄭秀文、舒琪那一輩。如果開放後,會好一點,今後故事也不需要硬跟內地拉上關係。」他解釋,其實近幾年在演員比例上執行得也寛鬆了,說是說1/3,但申報是主角,但很多時其實不是。「現在完全解放,當然是好的。新政策下,最有幫助主要是這一條。同時,以前國產片對香港演員也有1/3限制,今後也開放了。這是體現了香港人也是中國人,但其實香港人是中國人好耐,有二十幾年了。」

「這樣之下,量化的限制已經放晒,但還有一些不是量化的限制嘛,例如意識形態上,那些沒有變過。」上文談到鄉鎮青年,電影人文雋曾在國內創作較低成本類型電影,成績不錯,莊澄:「搞類型在內地好多制肘,鬼片唔得,同性戀唔得,主角的價值觀唔啱又唔得,有很多禁區。警匪片得,但只係香港警匪就得囉。如果得,當然發達啦,像《樹大招風》,但你會碰到很多禁區嘛!」

我問他這幾年一直盛傳言論及電影審查上的收窄,到底如何?「現在還不知道。因為電影局剛變了,電影局剛剛直接搬了入中宣部。其實從前也是他們管,但沒有收入中宣部。而且,以前局長的影視背景好強,但現在不是。」他承認,大家都說是收緊了,一切有待觀察。

開放不代表香港就能重現女星。明星出現,關乎時代,「以前無線有劉德華、梁朝偉,或再早一點有周潤發、任達華、呂良偉,他們是特別有靈氣。這是訓練出來的或是怎樣?你不知道。時代就是這樣。

「再一早脫有打星像成龍、王羽,但靚仔都在台灣,像雙秦,當年靚女也來自台灣。後來香港出現了一堆靚女,這是無法解釋的。等於荷里活,以前的明星像保羅紐曼、羅拔列福、柯德莉夏萍很有星味,荷里活其實沒怎樣變過,但現在這種味也沒有了,是時代變了吧。最重要的是只要行業不發達,人才自然會少。」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