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鍾庭耀展望回歸25年:我希望社會有個大檢討

2019-08-22

鍾庭耀會考時數學取得A,他考入香港大學法律系,同學包括陳文敏和陳弘毅,但因他討厭背誦案例,於是放棄港大,跑去浸會讀社會學……然而畢業後工作,還是回到數字世界的懷抱。他從事民意調查近30年,直至60歲被勒令退休,他脫離港大自立門戶,繼續為大家報告兩岸領導人以至特首的評分……他的研究所是目前香港唯一一間做中國領導人評分調查的機構。

他還有一個使命,就是推動回歸25周年的中期檢討。他提醒,3年後是香港回歸25年,「我希望社會有個大檢討,如果它不出現,我會推動這個程序。從中,也讓我們思考未來25年應該如何走。」

鍾庭耀的新辦公室坐落於灣仔一幢商廈,寫字樓看起來頗殘舊。

辦公室有兩排長櫃放滿業主的文件,「不過,對方也預留一些空位給我。」他拉開櫃門,一個一個的拉開,連開幾個都爆滿,終於看到一個吉櫃,「嗱,係咪?」他說話不慍不火,是一個相當斯文的人。他自然沒有埋怨長櫃放滿雜物,因這辦公室是一個「熱心市民」免費借予他使用。而這「熱心市民」恰巧是他當年在港大的同學──但兩人由在學至今從不稔熟。「他認同我們的理念。」鍾庭耀道。辦公室是一個共享辦公室。

他指在港大有近百個電話訪問員工作間,但這辦公室只能提供10多個,他仍在為尋找工作間的事而奔走。所有員工由舊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過渡至新的「香港民意研究所」,薪酬至少維持半年不變,他自己就減了人工,「現在是一折支薪。」即是整間研究所最低薪的員工?他想了一想笑道:「對的。」潮流興眾籌,他也不例外,至截稿前透過網上籌得536萬元,目標起動基金是600萬元。

Image description 鍾庭耀自言還有一個使命,就是推動回歸25周年的中期檢討。(吳楚勤攝)

Image description 鍾庭耀(前)帶領團隊一同過渡至新的香港民意研究所。(資料圖片)

覺得校長張翔在學習中

理論上,鍾庭耀在8月尾就要完全撤出港大。

原則上,他因年齡觸及60歲要退休,也是港大標準。「當然,港大都有高層延任了10年。」他刻意地補充。他去年申請並獲得一年延任,「今年3月,院長(港大社會科學院院長夏偉立)問我不如考慮獨立?我話好呀,咁就傾好。」

自認說話長氣的他,在整個訪問答得最簡單的就是這個。他扼要地說,此事只有院長接觸他,「至於我和院長傾談之前,有沒有其他人接觸佢,你就要問番佢嘞。」在鍾庭耀離開後,夏偉立亦指「港大很難延續計劃」,意味港大將來或不再發布高官評分。這個曾經被董建華視為眼中釘,因一場施壓風波令其時校長鄭耀宗落台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正式成為歷史。

港大校長張翔自從上任以來,爭議聲不少,除了因他是港大創立以來首位內地出生及成長的校長(張翔在內地成長但有美籍),近期他因立法會被示威者破壞而作出譴責,相反科大校長史維的聲明卻在譴責暴力的同時,希望「社會討論衝擊的根本原因」。

雖然其他大學校長也有單純地質疑暴力行為,但始終港大這百年老店,不少人尤其大學生對它存在更高的期望。「我和他沒有太多溝通,我覺得他在學習中。他亦未必了解我們的工作。」鍾庭耀認為內地專家成為本地大學校長是「大勢所趨」,「人事任命不再以學術自主為重點,你睇到張校長被委任,陳文敏不被委任(副校長)。」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過去一直是全港唯一一間監察中國領導人評分的機構,「好似真係得我哋有做……」他細心想一想才道。上月尾最新的調查指出,習近平評分47.1分,較去年7月急跌12.3分,是習近平上榜以來最低分;另一邊廂台灣總統蔡英文的評分就升了4.4分,有47.4分,是蔡英文首次超越習近平。作為全港唯一調查中國領導人評分的機構,沒有壓力嗎?「唔擔心,擔心就唔係我啦。」他壓低聲音說,「香港不少人反對台獨,過去被視為台獨分子的李登輝、陳水扁的評分一直徘徊低位;在同一時間,中國國力增強,不少香港人感驕傲,但偏偏港人最珍惜的自由,國內是沒有的,人們無批評政府的自由,也無做民調的自由。」

Image description 除了做有關官員評分的調查,鍾庭耀(右二)也接受商業或民間委託。(資料圖片)

堅持獨立性入標被DQ

談及近期社會紛爭,記者和鍾庭耀也不知由何說起。但鍾庭耀說希望一國兩制成功,還原其初心,「但我當然希望祖國演化得較有自由及有法治。在另一方面,歐美的經驗,那種民主未必是百分之百的好……?我們還有28年走自己的路。」除了做有關官員評分的調查,鍾庭耀也接受商業或民間委託。

作為學者,他有一套調查守則。

他點名指出,「發展局轄下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出標書,我們入標,但他們很擔心我們的獨立性,問我們得出來的結果若與政府的演繹不相符,怎麼辦?」吓?即是預設了結果,那還需要「調查」嗎?「咁咪唔做囉!」但他語調依然平靜。「我們已跟他們多次解釋,你們有最後審議權,我們也有最後審議權,最後雙重認證。我們寫我們的報告,你們寫你們的報告。我們的報告交予你,但要注意:我們的報告是公開的。到後來,我們被DQ,中標者是一間收費較我們貴40萬元的機構……咁我相信他們會『安全啲』。」他帶點無奈地道:「我跟同事說:嗱,原來我們的堅持值40萬元。」

不過鍾庭耀也說,不是所有政府相關部門或機構都要如此「安全」的調查。過去,跟他多次合作的有香港電台節目欣賞指數,而警隊原來也有找他們做「用家調查」。用家調查?多久調查一次?鍾庭耀明白這問題,不禁失聲笑道:「近期就當然(無)……哈哈哈。他們每3至4年找我們做一次調查,對上一次是一年前。」根據去年的調查指出,84%受訪者對警隊的整體服務表現感到「非常滿意」或「頗滿意」。兩三年後再做的話,結果又如何?

Image description 鍾庭耀(箭嘴)在中學六年級時與同學合照。(受訪者圖片)

最想去各地天文台觀星

還有一個月,鍾庭耀就踏進62歲。回想當年放棄香港大學法律系,他坦白說:「以前都想過做律師,但上學第一年,我就發覺要背誦很多案例,我不太甘心,而我的成績也不太好。」

他有沒想過退休,享受一下人生?

他吁了一口氣,重重地道:「有!」以為他準備說去哪兒遊玩,誰料他還是談工作。「我希望在2022年完成一個計劃,就是一國兩制的中期檢討。」那時回歸25周年,是「50年不變」的一半。

「我希望社會有大檢討,如果它不出現,我會推動它。過去25年,無論政制發展、國際地位,經濟與民生的演化。當中要有民間討論、大型本地與國際專家會議。這檢討也讓我們思考未來25年應該如何走。」他帶點憧憬地說,希望到時功成身退,「我也會找接班人。」他的目標是去世界各地知名的天文台觀星。

鍾庭耀沒有什麼退休財務安排,他以往一直住大學宿舍,現在脫離港大後租住公司附近的樓,「我都有一個物業,但地點偏遠,好細的地方,現在空置中。」

他和太太育有一個女兒,即將大學畢業。「我諗住65歲之後買政府年金,買足300萬元。」

鍾庭耀小檔案

年齡:61歲

職銜: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

家庭狀況:已婚,與妻育有一女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鍾庭耀(箭嘴)在港大工作近三十年,圖為馬斐森擔任港大校長時,他出席新春傳媒聚會。(資料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因年齡達60歲要退休,他離開港大並成立另一個調查機構。(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