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失求諸野】東京中央秋拍呈獻古代書畫精品

2019-08-30

孔夫子兩千多年前說:「禮失求諸野。」,表示丟失了傳統的禮節、道德、文化等而不得不去民間尋找,時至今日,對於美好的傳統文化,有識之士便仍不辭勞苦、上下求索,正好東京中央拍賣於 8 月 30 至 9 月 4 日,在東京圓頂飯店璞利斯姆大廳 2019 年舉行的秋拍,亦呈獻多幅日本藏的古代書畫精品,便為這些國寶文物提供了回歸故里的大好良機。

TEXT BY PATRICK CHIU                      PHOTOGRAPHY BY 東京中央拍賣

精選拍品:

Image description

錢選( 1235-1303 ) 花籠圖三幀
設色絹本 立軸
32.5 × 30.5 cm 約 0.9 平尺 × 3
JPY:5,000,000 - 8,000,000
RMB:300,000 - 480,000
款識:
①鈐印:錢選(朱,半印)
②鈐印:錢選(朱)
③吳興錢選舜舉製。鈐印:錢選(朱)、舜舉(朱)
藏印:清玩(白,半印)三次
題簽:花,舜舉筆。鈐印:探幽(朱)

本作乃三幅套花籠圖,分別畫春、夏、秋花,春花圖左幅款記「吳興錢舜舉製」。此三幀花藍圖,延續了前人的題材,將四時鮮花插於籃子中,雖無真花,見圖亦可聞花香也。此三幀所繪三季為:春、夏、秋。春有百花,是繁花盛開的季節,花籃中放著白碧桃,野梅,紅果冬青,茶花,牡丹等鮮花;夏乃百花最繁盛的季節:覆瓣梔子、萱草、紅菊、石榴花等;秋季乃收穫的季節,花的種類與春夏不同,花籠中有芙蓉、小白菊、牽牛、雁來紅、秋海棠等。

四時佳興,盡在畫中尋覓。三幀花藍圖俱工致有度,精工細刻而無匠人氣,賦色點染卻少胭脂唯,秀麗不失挺拔,富麗不無骨氣,實屬佳構。每朵花的神態和自然生長規律都刻畫的很到位,花與花之間又須從形態到質感上去區分清楚,觀此無不佩服古人之手巧善畫。錢選山水、人物、花鳥無不精絕,今見此三幀,誠不虛也。錢選筆墨秀致,畫花筆法細膩筆法,花朵飽滿鼓脹的輪廓綫,葉片和花朵的轉折變化,色調色澤之變化絲毫不差;勾畫藤籃可見勁道,然對比前人勾畫藤籃圖所呈獻的飽滿鼓脹感,錢選筆下見一種強調裝飾美感的平面化。

錢選雖學前人,但更見個人之筆,他身處置時代,正是院體畫和文人畫相互出現,各呈勢力之時,而他的風格,正是不見院體之匠氣,又離文人之隨性。觀之存世錢選其他花籠題材,看見其在對花籠圖風格處理上,除卻時花的天然之趣,更追求一種平面畫面上華貴的韻味,極具個人之色。此三幅花籠圖為日本藏家所藏,題簽者為狩野探幽,按狩野探幽( 1602-1674 ),京都人,原名守信,狩野永德之孫,孝信長子,狩野派代表畫家。其十余歲往江戶,不久即成為幕府畫師。此三軸出自藏家來源不詳,然狩野探幽作為宮廷畫家,能為其題識作鑒,定是身份顯赫,寶藏此三幅花籠圖,為其後世存延四季畫時佳趣。

Image description

吳昌碩( 1844-1927 )夏山逸興圖
乙卯( 1915 )年作
水墨絹本 立軸
款識:看水看雲閑煞我,更饒詩興滿溪山。乙卯冬學梅道人。安吉吳昌碩客海上去駐隨緣室。
鈐印:俊卿之印(白)、昌碩(白)、雄甲辰(朱)
題簽:吳昌碩先生夏山之圖。
142.5 × 54.5cm 約 7 平尺
JPY:10,000,000-15,000,000
RMB:600,000-900,000

是幅山水絹本立軸,大幅繪夏山逸興之景,並綴以長題。筆力扛鼎,水墨蒼莽,大氣磅礡,詩、書、畫、印融為一體,為吳昌碩晚年的扛鼎之作。圖中峻峰高聳,丘壑縱橫,山石嶙峋,古木叢叢,山下溪水縈繞,蒼松掩映之處,見茅屋數椽,表現出幽居隱逸之景。吳昌碩的繪畫以花鳥見長,而水墨山水卻不易見,有「花卉三千,山水不過數十」之說。縱觀整幅畫作,筆墨老辣縱橫,淋灕頓挫,氣象蒼茫渾厚,意境超逸豪邁,格韻高古,動人心魄,實為缶翁難得的山水力作。

吳昌碩學畫初從趙之謙,又師任伯年,博取石濤、八大、陳淳、徐渭等諸家之長,兼收並蓄,晚年以金石入畫,而成自家風貌,一洗晚清畫壇之沈寂頹味,為近代書畫開創新局面。步入晚年後,缶翁偶作山水,曾自言「金石第一,書法第二,花會第三,山水外行」,實屬自謙。其壯年時曾攜八幅得意山水請其師楊峴品鑒,楊峴便題詩贊道:「樹借濕筆點,山憑幹墨皴。不知勢遠近,但覺氣嶙峋。張壁駭風雨,滿堂朝鬼神。陸癡與嚴怪,浩蕩幾時馴。」將其與元代山水畫家黃子久、清代山水畫家嚴滄酷相模擬,足見對其山水畫作評價之高。是幅畫作於乙卯1915年,缶翁步入古稀之年,雖早已是名滿天下的一代宗師,仍以耕耘筆墨作為日課,常摹各家筆法,博取眾長,樂之不疲。

Image description

南宋-元 龍泉窯青瓷纏枝牡丹紋鳳尾尊
H: 60 cm
來源:繭山龍泉堂舊藏
出版:《創業七十週年紀念 龍泉集芳第一集》,繭山龍泉堂出版,頁 166 ,圖版 485 。
JPY: 20,000,000-30,000,000
RMB: 1,200,000-1,800,000

此尊喇叭口,長束頸,溜肩,鼓形腹,腹以下先收后撇,暗圈足,整體施青釉,釉層厚重,溫潤如玉,剔透如冰。瓶頸部畫多道弦紋,中部飾有牡丹花,再以弦紋爲瓶頸至瓶身的分界線,瓶身中段貼有曼妙的纏枝牡丹紋,腹下部以流暢修長的瓣紋至底部,優雅簡潔。器底部分爲保持燒制時的可控性,防止變形及開裂,作削足並內凹處理,工藝精湛。

此鳳尾尊為早期繭山龍泉堂之藏品。著錄於紀念繭山龍泉堂創立七十周年而特別編著的收藏圖錄《龍泉集芳》第一冊第166頁485號。繭山龍泉堂是由第一任主人繭山松太郎于明治三十八年(1905年)創立,在當時他與山中商會都爲最知名和重要的日本古董商,出自他們之手的藏品都尤爲的珍貴。

Image description

9-10世紀 敦煌写経手稿 「佛說現在賢劫千佛名經」
設色紙本 鏡心
參閱:
①唐代 敦煌寫經手稿「佛名經」日本龍谷大學藏。
②五代后梁( 920 年)敦煌寫經手稿「現在劫千佛名經」中國國家圖書館藏。
③五代后梁( 920 年)敦煌寫經手稿「現在劫千佛名經」大英博物館藏。
④八世紀 敦煌寫經手稿「現在劫千佛名經」法國國家圖書館藏。
⑤禿氏祐祥,〈敦煌遺文和佛名經〉,『西域文化研究第一 敦煌佛教資料(文部省科學研究費總合研究報告No.62 )』,西域文化研究會編,法藏館, 1958 年。
⑥『敦煌經展觀目錄』,圖15。
26.5 × 36cm 約 0.9 平尺
JPY:10,000,000-15,000,000
RMB:600,000-9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