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人物】義工平台創辦人黃景龍 600機構成功配對5萬義工

2019-09-11

黃景龍是教徒,每周都至少做一次義工,熱心到一個程度,想把義工精神推而廣之,並在2015年成立非牟利機構——「社職」。這網站為一個義工平台,容許慈善團體或相關組織刊登廣告,招募義工,廣告費用全免,背後由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支持,成立至今接近4年,已協助逾600間機構及逾5萬名義工作成功配對。

如何確保平台上的招募不是黑心老闆在找「免費勞工」?「在我們平台刊登廣告的機構必須是已註冊的非牟利團體,如果是《稅務條例》第88條獲豁免繳稅的機構就更好。此外,有一些社企,若他們提供免費而非牟利的活動,我們也會考慮接納他們的申請。」他笑道:「我們暫時還沒有遇到一些『搵人笨』的公司。」

「社職」的辦公室位於荔枝角的工廈,像普通非牟利團體一樣,裝潢絕不奢華,約2000呎的辦公室,幾乎用盡所有空間,通道很窄。他們有一間會議室,牆上貼滿Memo紙,那是電腦程式的初稿,他們有In-house的科技團隊。

公司營運由賽馬會支持,每年經費約480萬元。「我們已是第二次得到撥款,今次撥款去到2021年。」他說全職員工有8人,經費大部分用來支付薪金。

平台有網頁也有手機程式,不少是宗教團體舉辦的社福活動,但政治團體就幾乎看不到。「因賽馬會的基金有一些要求,例如不支援政治團體。」譬如職工盟旗下一個專門針對剩食的「食德好」又如何?「這些OK的,因為『食德好』與『職工盟』在branding上都分得好清晰。」他點一點頭道。

隨便上「社職」的平台看一看,那兒的義工不全是探望長者、跟小朋友玩耍的輕鬆活動,當中一些如中文輸入打字工作,最少做三天,每天由早上10時至下午5時!雖然有交通及午膳津貼,但這份差事可能算是比較刻板;還有不少體力勞動工作如清理枯葉、清潔石卵、修剪植物、淋水、除草。

Image description 黃景龍自大學起做義工,想到將此精神推而廣之,遂成立一個義工平台。(吳楚勤攝)

Image description 黃景龍(右)和拍檔譚俊傑曾營運一個社區互助App,結束後一同創辦「社職」的App。(資料圖片)

需要:技能義工

「其實我們在創業的時候,就想朝着『技能義工』的方向出發。大部分人想起義工,都想到賣旗、探訪長者,但如果義工能運用本身技能或經驗去服務社會,效能會更大。」

他想一想再說:「有一個婦女團體曾經招募義務法律顧問,想不到也真的來了一些執業律師;有些團體出年報,他們需要翻譯、編輯、美術之類的義務工作者,也有人應徵。」

最受義工歡迎的服務類別是什麼?「最搶手的肯定是與小朋友或年輕人相關的服務,人們大多覺得這種服務比較有趣,例如對住小朋友一定不會悶。」

反應最冷淡的類別又有哪些?「唔……」他帶點遲疑說:「一些需要特別技能的義工吧。」他看起來有答案,但不想講,於是他轉了話題:「反而我們會提醒團體們,尤其一些大型活動,不要寫義工數目『不設限額』,因為義工反映給我們聽,他們擔心會有太多人,令他們來到時變成遊手好閒。」

但有沒有一些比較厭惡性的義務工作呢?「之前試過有一個機構招募義工到長者或獨居人士的家中做滅蝨服務。」香港人以冷漠見稱,想不到這苦差竟然也找到熱心人士幫手。「我覺得義工與機構之間有協定,講清楚工作範圍和時間就可以了。」他說。

平台已有5萬名義工登記,這些人至少參加過一次活動,至於參與次數則未能統計。他帶點感恩說道:「我們鼓勵義工長期為選中了的機構服務,但我想不到的是,有些義工除了定期去幫忙,還參加了該機構的委員會,以致後來主動籌備活動,甚至加入該機構成為僱員!此外,一名楝篤笑表演者,早前聯絡我們,為視障人士舉辦一場免費的棟篤笑的表演。這場棟篤笑會在9月舉行。」

台灣有義工名為「手天使」,由義工為殘疾人士提供免費手淫服務。作為義工達人的黃景龍怎樣看?香港似乎沒有這類型的義工服務?

他確認地點一點頭「對,義工的光譜很闊,而這個嘛,在某程度上都是技能義工的一種。我很佩服有義工會做這種服務,每人的道德標準和人生觀都不同。」

Image description 為鼓勵大家參與義工,他們去年舉辦了義工嘉許同樂日。(受訪者圖片)

希望:自力更生

他會不會抗拒這類義務工作?他有點哭笑不得地道:「我自己就唔會,但假如我見到這些手天使,我不會叫他們不要做,因每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問題反而是,社會上是否真的有這個需要?例如有些義工常向露宿者派飯,他們一廂情願以為自己幫到人,但原來露宿者說每個晚上收到4個飯盒,他們最需要的不是飯盒,而是自力更生的機會。」

他的無名指有婚戒,可見他已婚。太太若想做手天使,他會否阻止呢?「咁我一定會同她傾吓!如果她考慮完我的感受都仍然覺得OK,咁就……哈哈哈。即係我一定會表達我的意見囉!」

香港目前最缺乏什麼義工服務?「香港已進入老齡化社會,我們需要很多服務長者的義工。就算是探訪服務,有時義工都不知道如何打開話題。」

年齡無界限,平台甚至曾經招募BB義工,「有機構招募幾歲或以下的小孩子,讓小孩子去探訪長者,因為長者見到小孩子會很開心。」

平台以女義工較男義工多,比例為六四之比。「傳統上,女義工都是較男義工多。」

女人比較好人?「我們沒有做科學統計,以下純粹我個人的看法——男士好像都有其他嗜好,他們較少願意在閒餘時間參與義工服務。」

Image description 問黃景龍(坐着者左一)有沒有跟大使周柏豪合照,他說沒有。後來記者找到一張他與「紙板」周柏豪合照的照片。(受訪者圖片)

滿足:社會履歷

女士社交能力較強?「我覺得都有可能。此外,有些義務工作涉及照顧受助人,女士在這方面也許更得心應手。」但巾幗不讓鬚眉,除了心靈慰藉,一些女義工也不介意做體力勞動工作,「有個女大學生在某次活動上幫忙搬運泥頭、園藝工具,忙足3小時,她後來告訴我,其實都幾辛苦,但她都有完成那次的工作。」

他說公司尋找義工的方向都在年輕專業人士,也會在各大院校作招募。「我們的義工登記人士至少四至五成是大專畢業生,未計正就學的大專生。」

「社職」由3人所創,除了黃景龍外,還有兩人。

「在創辦『社職』之前,我們做了一個App,類似現時愈來愈多的Facebook地區或屋苑專頁,在社區凝聚力量,鄰里互相幫忙。在弄這個App的時候,有些社區中心問是否能透過我們的平台去招募幫手,我才發覺社會原來有這個需要。於是我們就想到創立『社職』,連繫這類機構和有心人。」黃景龍說之前那個App已經下架。

「社職兩字的意義是,社會的職業,我們希望大家在正職之外有另一份服務社會的工作,而且要把它當是第二個事業去看待。因此,我們就想到由學生開始推廣這風氣。雖然義工沒有薪水,但大家都在建立履歷,我們管它做Social CV,你可以讓別人看到做過什麼服務。就算唔係畀人睇,自己睇都好吖!」

黃景龍小檔案

年齡:34歲

學歷:加拿大約克大學商業科學士畢業

職業:「社職」創辦人

家庭:已婚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黃景龍(右)接受商台前主持麥詠宜訪問。(受訪者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招募義工方向以年青專業人士為主。圖為黃景龍(左)在演講。(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科網一份子,黃景龍(中)常與其他同路人交流,如圖左GoGoVan的代表Steven Lam。(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