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于飛 天下太瓶──專訪蘇富比亞洲區主席、中國藝術品部國際主管及主席 仇國仕

2019-10-09

Image description 從瓶身牡丹鳳紋判斷,只有乾隆的母親或後妃有資格享用,也許是乾隆皇帝為其生母孝聖憲皇后準備的五十大壽的禮物。

「空間不在物體上,卻往往在兩個物體之間。」蘇富比亞洲區主席、中國藝術品部國際主管及主席仇國仕 (Nicolas Chow) 說。香港蘇富比2019年秋季中國藝術珍品拍賣會將於10月8日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領銜拍品為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署有「乾隆年製」藍料款,據資料顯示,此瓶乃紫禁城「造辦處」絕佳之作,屬同類中最大,為私人收藏清宮藝術品之冠,作為專拍領軍人仇國仕亦一如既往親自上陣,為傳媒解說拍品藝術及修藏價值。畢竟,瓷器古玩從來都是極為專業的收藏領域,更何況此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其估計成交更可能高達二億港元,我們當然得向仇國仕多加請益,想不到收獲的收藏智慧更是「超然物外」。

TEXT BY PATRICK CHIU     PHOTOGRAPHY BY 楊光@KYEUNG.COM( 人物)、香港蘇富比

Image description 蘇富比亞洲區主席、中國藝術品部國際主管及主席仇國仕表示,此乾隆料胎畫琺瑯包袱瓶,乃紫禁城「造辦處」絕佳之作,屬同類中最大,可謂私人收藏清宮藝術品之冠。

仇國仕於2018年3月獲蘇富比委任為亞洲區主席,當時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便指出,仇國仕亦是蘇富比「最具前膽性和最有創意」的成員之一,這形容對一位長期在瓷器古玩堆打滾的專家來說,其實是相當有趣,尤其是仇國仕更是收藏世家之後。仇於1999年加盟蘇富比,自2003年起領導蘇富比亞洲中國藝術品市場。2006年,他正式執掌蘇富比全球中國藝術品部,於全球四大拍賣中心,包括香港、倫敦、紐約及巴黎舉行拍賣。

出生於收藏世家的仇國仕從小就對中國藝術品耳儒目染,而其家族與蘇富比的緣分早就結下。祖父仇焱之被譽為全球五大中國古陶瓷收藏家之壹,曾先後在上海、香港經營古董生意,晚年移居瑞士;其父親仇大雄(Franklin Chow)酷嗜明、清犀角藝術品,且鑒藏著書頗豐;而母親Doris Chow(瑞士人)更是鑒別「蘇料」青花瓷的專家。仇焱之於1979年賣給上海博物館瓷器167件,1980年仇焱之過世後,家人把他的畢生收藏委託蘇富比拍賣,1980年共拍賣175件藏品,1981年及1984年又分別拍賣其收藏的古玩精品,這些拍賣曾經引起極大的轟動,掀起了中國藝術品在國際市場上的拍賣高潮。

Image description 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乾隆年製》藍料款,18.2公分,估價待詢(預料成交價逾2億港元)。

雖然以拍賣為職志,仇國仕自家收藏亦極具心得,亦非常享受收藏為帶來的「全感官享受」,「我喜歡自己買東西,特別喜歡買一些自己本來不認識的新種類,這會是一個涉及所有感官的完全冒險,因為當你買下收藏品,就得深入去瞭解它們,你會去閱讀,去展覽,甚至親訪其來源地,以至認識許多新朋友,這是一個奇妙的體驗。我想我們的很多客戶最初對他們的收藏可能都不太熟悉,但正是這種冒險讓他們得享全感官的超越。」在仇國仕的領導下,蘇富比一直在中國藝術品板塊保持領導地位。2017年,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拍賣的年度總成交額高達19.3億港元,連續八年傲領亞洲拍賣市場。仇國仕乃眾多天價拍品的重要推手,屢創世界拍賣紀錄,當中包括:一件北宋汝窰天青釉洗於2017年10月2.9億港元成交,創中國瓷器世界拍賣紀錄;以及2014年4月春拍的玫茵堂珍藏明成化鬪彩雞缸盃,由上海收藏家劉益謙以2.8億港元投得,刷新當時中國瓷器世界拍賣紀錄。他相信策劃拍賣的一個成功因素就是要挑起藏家的好奇心。

他表示:「收藏是一場超越時空的旅行,當你欣賞那200年前、300年、500年或1000年前的古玩時,譬如一個在宋朝製造的藏品,只要把你把它捧上手,想想它是製造和構思自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就像是來自另一個星球。這就是對一場有關幻想、夢想和思想的一種超越,是一種包括思想、身體和靈魂的全感官享受,藏品會帶你到一個新的地方,或者帶你回到過去,一個你只能想像的過去或地方,因為它們已經不復存在了。」多年來,仇國仕為市場帶來無數顯赫珍藏,曾籌劃多場成績超卓的中國宮廷藝術品主題拍,而2014年起舉行的「人間異珍:奇.趣」專場亦由他構思,此系列集珍搜奇,匯聚西方古董、部落藝術、自然歷史奇珍及西洋古典繪畫,進一步拓闊亞洲藏家的收藏眼界。

Image description

儘管許多人都為拍賣場上天文數字的成交驚歎不已,仇國仕卻反對純以投資出發的收藏,「抱着投資想法去收藏其實很危險,老實說,我從不鼓勵任何人純粹為了投資而購買收藏品,因為往往你要長期面對一些你不喜歡和不欣賞,感覺它醜陋的東西。所以基於此,我的建議是,買一些你真正喜歡的東西,再在這一範圍內努力發掘良好的投資對象,特別是那些價格最容易被跟蹤,有明確評價基準的範疇,比如明代及清代的瓷器,都是非常值得考慮的投資對象。」

說回今次香港蘇富比秋拍帶來的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仇國仕指出:「以現存禦制玻璃(料胎)畫琺瑯器而言,毫無疑問這一件狀況最佳。台北故宮收藏了45件禦制玻璃器,但它們的尺寸都比較小,其中38件為鼻煙壺,其餘為小筆筒、渣鬥等。無論在台北或北京故宮,沒有一件的尺寸及複雜程度,能與今次這件比擬。這種料胎畫琺瑯器與銅胎琺瑯器及瓷胎琺瑯器一同繪製,制作料胎畫琺瑯器難度最高,因為需以同一溫度施釉,或以接近玻璃熔點的溫度施釉,在技術上來說非常困難。」

他表示,此包袱瓶的外型像一個玻璃制小袋,頂飾蝴蝶結。這種造型的器物,可追溯至雍正時期傳入清宮的漆器。那是清室與日本交流的外交禮物,你可從清宮舊藏看到模仿包袱造形的日本漆器,或是模仿日本傳統包袱風呂敷的造形。包袱瓶的設計概念,很可能源自於此。其「乾隆年制」字款融入了花蕾位置。將字款融入紋飾的做法,在雍正時期的琺瑯器可看得到,尤其是銅胎琺瑯,或一些鼻煙壺和小型器物,字款融入在足部位置。其鳳舞這紋飾設計可能是代表皇后,這可能是乾隆皇帝為了取悅皇后,或皇太后的禮物,亦有可能是乾隆送給母親的禮物。

「這包袱瓶來自「樂從堂」,與數年前我們所售的汝窯來自同一收藏,是收藏界風雲人物台灣富商曹興誠珍藏。一件與這包袱瓶器形相近的器物(白料加彩螭龍纏枝花卉囊形樽),現於香港藝術館收藏,上刻12條螭龍紋飾。兩者同一時期出自清宮禦作坊,後來一同納入恭親王奕訢收藏。包袱瓶後來分別納入德裔收藏家巴爾(A.W. Bahr,1877 - 1959),以及美國白納德伉儷珍藏,直至1988年于香港蘇富比上拍。這包袱瓶在當年的拍賣,被香港富商劉鑾雄買下。他在2000年再把包袱瓶售出,由曹興誠購入。」仇國仕說。

仇國仕認為:「今天,人們思考和行動都比較快,要想保持人們的興趣和專注是非常困難的,新一代的收藏家想有更多的樂趣,他們不想把收藏當作一項秘密而繁重任務,他們想讓收藏成為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並能學到新的東西,一直感覺刺激。而其實,對於任何當代事物來說,便總是有一種與過去的聯系,如果你看看當今頂尖的當代藝術家,他們收藏的是什麼?他們收藏的大多是過去的東西,可以是古董到老的大師畫作,畢竟,人的思維過程總是與過去聯系在一起。」

後記:本文網頁版刊於2019年10月9日,「清乾隆料胎黃地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最新消息為10月8日以1.8億(港元)於蘇富比拍賣落槌,連佣2.07億港元成交,旋即成為2019年香港秋拍中最貴的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