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香港觀鳥會助理經理陳燕明 看雲觀鳥保護大自然

2019-12-05

「天空海闊任鳥飛,小小天地跳飛機……」這首《跳飛機》陪伴幾代香港小朋友成長。香港觀鳥會助理經理陳燕明(Christina)也像自由自在的鳥兒,自小就在大自然的世界裏成長,走入職場也以自然保育為志業。

「我的工作離不開保育大自然!」Christina爽朗地說。她曾是生態教育導師和攝影師,如今是香港觀鳥會助理經理,透過舉辦大自然藝術活動,讓更多人關心香港這片土地。「香港實在有太多美麗的大自然……」她帶點惋惜地說。

周日的荔枝角公園人山人海,外傭姐姐趁着假日悉心打扮,化身家鄉的傳統美女。在鼎沸人聲中,夾雜着鳥兒的叫聲,人和鳥各自享受着午後的陽光……本以為跟Christina主要聊觀鳥,一談下來卻回到中學的地理科。

大家碰巧都是文科生,都是最喜歡地理科,不同是記者喜歡人文地理,了解人類活動與環境的關係,Christina卻喜歡自然地理。「我純粹喜歡大自然,尤其書中漂亮的彩色相片,當時我就下定決心,將來要從事與地理相關的工作。」

記者也喜歡那些相片,尤其是不同雲的相片,不過當時書裏的雲相並不多。訪問後翻開Christina過去兩本著作《賞雲日誌》,在2006至2013年記載雲的變化,有相片有文字,如果讀者們愛看雲,這兩本書是不可多得的作品。

她對大自然的癡來自帶她上山下海的爸爸。「他帶我去不同地方行山玩水,我很小已經會游泳,所以現在還經常出海潛水。」Christina開心地說。爸爸帶她走入大自然,但令她以大自然為志業的,卻純粹是地理科。

Image description 陳燕明自小就在大自然裏成長,中學地理科更令她投身保育工作。(吳楚勤攝)

拍照引人關注議題

她大學入讀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畢業後擔任生態教育導師,那是教育局轄下的野外研習中心,每日工作是帶學生出外考察。那8年她看似與大自然為伴,但後來覺得過於苦悶,自覺像個人肉錄音機。

期間,她更專注於生態攝影,以鏡頭捕捉獨特的自然生物畫面,想透過作品獲得別人肯定,6年前辭去導師工作後,人生豁然開朗。「過去攝影為名聲,希望別人一看就知道是我的。後來在中大讀新聞時,我明白攝影可以幫人。」她還是港台節目《擁抱大自然》的客席主持。

她曾擔任樂施會的義務攝影師,「第一次出去影相就很喜歡拍女孩,後來反思才發現自己關心她們的需要、在傳統家庭裏的地位等。我以前影相很闊,看得不夠深入,現在會把事情先看清楚了,然後再去影。」

很多朋友都對她拍攝的靚相表示驚訝,但她覺得一點也不難。「其實,有器材又能去到當地的話,就純粹按一按快門而已。相機不是用來競爭、用來贏的,而是讓其他人去關注一些議題。」Christina認真地說。而促使她辭職跳入藝術世界,則與《賞雲日誌》有關。

「我一路都有寫blog,但那兩本看雲的書,帶給我很大肯定。很多人說我很有藝術感,但我自己卻不懂得何謂藝術感,於是我開始去尋找答案,人家說的藝術家,到底是怎樣的?」Christina透過大學老師介紹認識了大自然藝術創作。

「原來歐美很多大自然藝術家,他們的創作完全就地取材,作品也放在當地展示,而不是一定要放藝術館。法國普羅旺斯地質公園,就有藝術家把藝術品貫穿行山徑。我大受啟發,發現過去攝影與大自然有關,其實也是大自然藝術。」

2016年,她在機緣巧合之下加入香港觀鳥會,「我希望把藝術融入自然教育裏,而不是以科學探究的形式帶人去戶外拿數據做功課。」2018年1月,Christina在大生圍魚塘舉辦「魚塘源野藝術節」,今年1月則舉辦「落塘源野藝術節」。

「2020年初,我們將舉辦『食塘源野藝術節』,過去一般用聽覺和視覺去接觸大自然,但魚塘有很多不同食材,我們希望這次利用味覺去感受大自然。目前已經有不少藝術家進駐,最近我開始籌備當天的場刊。」她嚮往地說。

Image description 陳燕明擔任樂施會義務攝影師多年, 圖為到訪非洲時攝。(受訪者圖片)

多方位感受大自然

大自然的食物鏈非常完善,只是人類干預導致失衡,甚至出現豬瘟、鼠疫等。「我希望能帶參加者以味覺感受大地,感謝土地給我們食物,同時讓人們了解食物鏈循環不息,足以讓大自然生物繼續生存。但這些概念如何演繹呢?我現在還在構想當中。」她有點苦惱地說。

她無時無刻不在思考大自然,希望更多香港人走出室內。「我的心離不開自然保育,無論攝影或藝術活動,我都盡量把活動安排在室外。香港人習慣了城市生活,少了很多自然探索。」她近期另一工作是全港首個聲音互動地圖網站(詳見另稿),那是用聽覺去了解雀鳥。

香港人近年跟大自然接觸較多,但Christina依然覺得不足夠。「大自然多姿多采,好比我過去用眼睛感受大自然,但還可以用其他器官,可以聽聽鳥聲、摸摸葉子、捏捏泥巴。」她過去也擔任過觀鳥會的義工,對於鳥類自然有不少認識。

「原來同一種鳥,在不同地方叫聲是有口音的。最近也有朋友研究,長尾縫葉鶯在市區和郊區的叫聲是不同的。也有科學家透過鳥聲的音頻,去了解候鳥何時開始遷徙。」Christina表示香港的鳥類品種達550種以上,實在值得大家慢慢認識。

她說着突然手指藍天,記者舉頭一看:「好大隻鷹!」她連忙指正:「那不是鷹,是普通的鵟,鷹毛花紋是呈倒三角的……」記者想起香港近日盛傳有些地區因警方發射大量催淚彈導致二噁英超標,不時還在街頭看到鳥兒的屍體,不禁替無辜的鳥兒祈禱,同時痛恨那些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類。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觀鳥會安排很多室外活動,讓同學走入大自然,了解這片土地。 (香港觀鳥會圖片)

人類炫富害苦動物

Christina也承認近日心情很差。這點不難理解,她自小就愛觀察藍天白雲,如今「雲霧」落在了地面,還導致心愛的大自然生物備受殘害,心情能好嗎?「不管是人類學還是宗教描述,大地先有大自然,然後才有人類,沒有人的話,大自然很蓬勃。」她慨嘆。

人類覺得自己令世界變得美好,其實往往是相反的。Christina想起可憐的動物,「比如鯊魚,為何要吃魚翅?其實吃的是芡汁,魚翅本身沒味道。為何家裏要放象牙雕刻?這一切還不是要告訴別人,自己有錢買得起?根本就是炫富。」

因此,她希望透過藝術改變人心,從而達到大自然保育的目的。「本來人和大自然能和平共處的,但有人想賺很多很多錢,加上一顆征服的心,導致大地受到破壞。如果大家的心態是平衡的,不用靠外在東西肯定自己,大自然就會好得多。」

Christina過去透過攝影肯定自己,如今連影鳥兒的「大炮」(相機長鏡頭)都不要了,因為她找到了人生的意義所在。「很多香港人最近都身心疲憊,都需要重新整理一下心靈。我當年辭職時也遇上情緒困擾,但這幾年學會認識自己,我們在這個教育制度下不懂得情緒管理。」

她希望家長們不要一味要求孩子聽話,「究竟大家在培養一個小朋友還是要他聽話呢?這某程度上是控制慾來的。」她在上山下海的過程中,釋放生活中的壓力,希望家長能多帶小朋友接觸大自然,重新找到平靜的心靈。

陳燕明小檔案

學歷:香港浸會大學地理系畢業、紐卡素大學環境科學碩士

職銜:香港觀鳥會助理經理

工作經驗:生態教育導師、生態攝影師

撰文 : 吳雄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陳燕明把這支超級大炮賣掉了,因為不再需要它來肯定自己。(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陳燕明(右一)出席「香港自然蹤跡」網站活動時,與香港浸會大學的合作夥伴合照。(香港浸會大學網站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陳燕明(右一)去過不同的地方拍攝北極光。(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