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張婉婷從年少輕狂到學會謙卑

2019-12-27

光影世界令人着迷,然而許多年輕導演都遇過沒有資金、苦無機會、預算超支等問題。

香港電影導演會會長、金像導演張婉婷(Mable)年輕時做導演無資金,膽粗粗問方逸華取得第一套電影資金拍攝《非法移民》, 讓她成為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其後執導的《秋天的童話》遇上超支差點叫停,幸得岑建勳支持繼續完成,電影大受歡迎。

 

她與丈夫羅啟銳一齊創作、執導、監製了多部膾炙人口的經典電影,由首部作品到最近拍攝的中學生紀錄片,她坦言拍電影讓她從年少輕狂到學會謙卑,對年輕一代更尊重。

張婉婷回想在紐約讀書的日子,一邊讀書一邊打工賺學費,相當艱苦。有天方逸華與邵氏的人到紐約參觀攝影器材展,想認識電影學生和請食大餐,張婉婷聽罷主動請纓相伴。「她有10個跟班替她孭手袋,而且似去街市買菜般挑了很多器材,後來她請了我吃大餐,其實是麥當勞,不過告訴我們,如果有什麼project,可以隨時找她。」

後來張婉婷帶着畢業作品《非法移民》大綱回港找方小姐。「當然沒機會見她,本來放棄,回美國前一晚張堅庭知道我見不成,便帶我見方小姐。我把劇本大綱交給她,表明是用學校資源低成本製作、唐人街朋友當免費演員,她問我預算,我口窒窒說100萬元,當時邵氏有院線,可能她覺得100萬元美國實地拍攝抵,便答應了,並分期入我私人戶口。」

她很感激方小姐給予入行的機會,後來電影超支,要120萬元,她笑言花自己學費完成。「我沒空計數,同學計數又差,結果我用了尾期學費拍戲,很久才取回畢業證書。」在劇組無錢租發電機拍夜景時,她們試過從街燈燈柱偷電。

「拍戲有時幾搏,不能按常規出牌。」她拍《秋天的童話》時於中央公園塗黃樹葉,結果她和美術指導被拉上法庭:「只是罰錢,不算多。」

其中有一幕周潤發跑好長的路追鍾楚紅的車,是她想到電影《沙漠梟雄》中奧馬沙里夫穿着黑衣騎着駱駝,音樂響起,但他怎麼走都走不近鏡頭,充分表現人的無力感。「在港台拍第一套電視劇時, 很想拍一個同樣的鏡頭,但攝影師不屑地說不行,又不告訴我原因,於是我去美國紐約大學正式讀電影,才知道拍這個東西要用telephoto lens。」

可是這個鏡頭對焦困難,她的工作人員都不夠經驗,為了捕捉下午斜陽時刻,周潤發跑了10天。「他很有義氣,當時他因《英雄本色》紅了,但我在他是票房毒藥時已找他,他早答應做男主角。」

Image description 張婉婷近年埋首一部關於中學生成長的紀錄片。 (吳楚勤攝)

受教訓不再超支

《秋天的童話》同樣超支,當時岑建勳知道後,說先拍外景,回港看片後再作決定。「我在美國機場跟同學泣別,說第一次拍戲,可能是最後一次。」岑建勳看完片覺得可以,找了美術指導黃仁逵、攝影師鍾志文等幫她完成作品。

紐約大學一位老師說過:「你們做導演,別自以為了不起,覺得自己是電影世界新希望。你們畢業後再磨練10年,才算真正畢業!」當時她心想,怎會用10年那麼差勁?畢業10年後她拍《宋家皇朝》才發現老師的話是對的。

「我的性格有少少tomorrow is another day的人,年少輕狂,起初拍戲好不專業。10年後拍《宋家皇朝》不能輕狂,4000多萬元資金,加上強勁演員和幕後,一定要有計劃,演員檔期要準確,這部電影亦讓我學懂了電腦剪接和電腦特技,這些在當時香港未流行。」

最終又超支,那時嘉禾老闆罰她不能取尾期數。「之後跟他開拍《玻璃之城》,再警告超支又無尾期,哈,從《玻璃之城》這部戲開始,我無再超支。」

作為過來人,她明白許多新導演忙於應付拍攝,超支可原諒。「所以要搵一個好的製片,大家相熟又想法一致的話, 他會想盡辦法籌錢、求演員幫手。」她拍《歲月神偷》時需要一間半山大洋房,曾向政府申請高官官邸,但回信說無一方便。

「製片跑遍山頂每間靚屋,發信問可否借來拍戲,終於獲得荷蘭駐港領事回覆,表示想支持香港電影業,他要我們把劇本給他看,之後約我們見面,說可以,然後一分錢也不收地借場給我們,拍攝的幾天他搬出去住,還擔心食物不夠,問我們想吃什麼,吩咐工人預備,真的感動得不得了!」

今年她接任香港電影導演會會長,最大使命是幫業界爭取福利權益,舉辦交流聯誼,尤其首部劇情片計劃推出後,培養了更多新導演,他們完成第一套作品,但未找到理想土壤再拍第二套作品,於是希望有機會與新導演對話及了解對方需要。

從12月15日起,逢星期日晚上11時於港台電視31播出的《影動青春IV》,精選播放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公開大學、香港知專設計學院、香港演藝學院及香港電影導演會的電影畢業作品,張婉婷作為第一集的前輩嘉賓,將討論短片中的各項細節。她表示好想幫音樂、廣告導演打入電影圈:「我們舉辦大師班,由香港電影導演會的導演做老師,用實戰經驗教他們。」

Image description 張婉婷(右)於電視節目《影動青春IV》分享經驗。(香港電台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張婉婷(右二)的新紀錄片見證一個女生(中)夢想成真加入香港單車隊。(受訪者圖片)

被一盒西餅感動

她由2012年開始拍攝一部以青少年變化為題材的紀錄片,圍繞她母校英華女學校幾個女學生由中一到升上大學的成長經歷,以及學校重建和社會變遷。接觸這班年輕人後,她學會謙卑。

「平時做導演,自己寫劇本找演員,有一種上帝感覺,可以控制整套戲的命運和故事發展,認識她們後覺得自己卑微,6年拍攝過程中不停有『死梗啦』念頭,中一中二時學生最乖,校長要她們拍便拍,有問必答,即使內心不願都照做,敢怒不敢言。踏入中三中四反叛期,她們不肯對話,見你來便轉身離開,有時直接罵你為什麼要拍,說沒有私隱。」

後來老師告訴她:「無論她們怎樣對你,都要用很多的愛浸死她們,耐心地等,別怪她們,無條件地付出愛,她們是會記得。」今年有位曾不給張婉婷面子的女生突然買了一盒西餅給她,這小舉動讓她感動到差點流淚。

「很感恩她們讓我成為其生命一部分,信任我又主動請教我,所以做紀錄片導演是學做人。對於現今年輕人,我只有敬意,她們面對的世界和社會比我們更難更複雜,幸好他們有聰明才智。我不敢給年輕人意見,只能說做人又好,做導演又好,做作品又好,一定要真,要真摯才能感動觀眾,有什麼要爭取就真心去做。」

張婉婷小檔案

出生地點:香港

家庭:丈夫為香港導演羅啟銳

學歷:香港大學文學士(主修英國文學及心理學)、英國布里斯托大學戲劇及視覺藝術學士後文憑、美國紐約大學電影碩士

電影作品:《秋天的童話》、《玻璃之城》、《歲月神偷》等

撰文 : 林艷虹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張婉婷對現今年輕人深表敬意,認為新一代面對的社會更複雜。(資料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張婉婷(右三)今年接任成為香港電影導演會會長。 (香港電影導演會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張婉婷和丈夫羅啟銳。 (中通社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