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性勇武鬥士」游家敏 為殘疾人士性權發聲

2020-01-15

擁有多元身份的游家敏(Carmen),是一位殘疾性權倡導者、在網上寫「甜故」(情色文學)、做過電台節目主持,同時正在攻讀博士課程。看似瓣數多多,事實上環環相扣,「作為一個倡導者,很多時需要『走出去』,搞講座、與人分享,而開始公開寫『甜故』,其實也是一種Social Work的手段。」被外界稱作「性勇武鬥士」的Carmen說。

所有事情都有起點,Carmen對於殘疾性權的起點,始於一份功課,「老師要我們去分析一個Social Problem,當時我先是想到殘疾貧窮、罕有病等方面。但其實這些已經顯而易見、眾所周知,那麼我不如去做一些大家都不想去觸碰的問題,例如性權。」

Carmen大學讀的是心理學,畢業後當社工,本就是想助人自助,然而工作幾年後,重投校園修讀Master of Social Work,方覺世界開闊。「接觸到很多社會學、女性主義的議題,而且有不少Social Work方面實踐的技巧、方法,了解到前線社工的發展,以及在復康界的理念和發展等等。」Carmen笑着續說:「可以說是茅塞頓開,對我個人、對當時自己那段關係,都很大衝擊,有如五雷轟頂。」

Image description 游家敏(Carmen)是一位殘疾性權倡導者,亦在網上寫「甜故」(情色文學),被外界稱作「性勇武鬥士」。(吳楚勤攝)

親熱難過登月

她口中說到的關係,是與男朋友長達14年的感情,「從讀書時期開始,拍了14年拖,一直都很穩定,當時身邊很多人會問:『點解唔結婚呀?點解唔生小朋友呀?』」同為輪椅人士的前男友,兩人之間最親密的身體接觸是擁抱,「又或者如果我想挨落佢膊頭,兩架輪椅要先面對面錯開,大家俯身向前,佢再好用力咁拉我。」這個一般情侶之間最平常的舉動,對他們而言,卻是最費力的親密。Carmen曾戲言:「我會形容這套動作好比登陸月球般難。」

一般的肢體接觸都有如探險,遑論床笫之事。然而,擋在物理難題前面的,其實是雙方的不安,「我當然想進一步,但好像我們對對方有一種很害怕的感覺。」既是恐懼,亦如忌諱,「那種忌諱是對自己身體的不安全感,我害怕觸摸他殘疾的身體,是因為我在他身體看到自己的身體。」切身經歷過當中的掙扎,Carmen更明白殘疾者的渴望,「之前好幾年我參與過很多的講座、討論會等,都在提出殘疾性權屬於人權,以及殘疾人士在這方面遇到什麼問題。那時的角度、重點都是從一個Right Base出發,或非常Social Work的層面去分析、討論。」漸漸地,Carmen被定義為一名倡導者,而她的朋友視障作家盧勁馳更稱她為「性勇武鬥士」,「這變成了我的signature,也是我自己未來想繼續努力耕耘的議題。」

Image description 兩年前,Carmen寫了一本小說《折翼天使的性事》,分享一些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

創作情色文學

Carmen現為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學系博士生,主要研究社交媒體如何有助殘疾女性建立及發揮性別角色。「讀讀吓書開始寫『甜故』,自己都無諗過。」兩年前,Carmen寫了一本小說《折翼天使的性事》,談她的初戀、約炮經歷,將不同殘疾人士的性經驗集合成一本真實故事改編而成的小說。透過寫這些「甜故」,她用敍事手法來營造一套新的世界觀,由女性角度出發教授性教育。Carmen希望,透過故事來讓人了解世界有不同的性,繼而影響社會。

性愛對很多人而言是禁忌的話題,明明最為好奇,卻少有人膽敢或願意討論,即使是好友之間。Carmen踏進禁忌的領域,雖自覺有與人談論的豁達,也難免遭受不少令她難受的待遇,「有時媒體,甚至是電視台也好,他們的口吻和眼光是很獵奇的,很直接,而且無禮。」殘疾者的性愛的確與別不同,健全者對此認識不深無可厚非,惟同理心屬基本禮儀。「這些不是Knowledge problem,而是Attitude problem。這也是我做殘疾性權最想去challenge的思考模式。」Carmen正色說。

現時Carmen在網絡平台經營名為《糖粒甜故》的個人專頁,不時分享有關世界各地不同的殘疾性權資訊,她直言:「是時候讓殘疾女性反過來啟蒙一般女性。」她希望幫助香港女性,不論殘疾抑或健全的女性,找回她們的性別角色。

當了多年社工,本身也是需以輪椅出入的髓肌肉萎縮症(SMA)患者,她自言經過多年社區工作經驗,已慢慢地成為眾人傾訴秘密的「樹洞」,聽得最多的,是殘障女性的性愛經驗。Carmen用這些故事創作了《糖粒甜故》,以第一身手法分享這些朋友和自己的性經驗,「我刻意把一些禁忌放進去,例如和黑人做愛、經期期間的性行為,全都是真實故事。」這些可是連一般大眾都避忌的話題,她卻詳盡地寫進書內,讓人驚訝殘障人士對性的追求比我們想像中更高,甚至更前衞,Carmen分享:「我們不應該再將殘障女性放在一個特定框架,我希望拆去那個框架。」

曾有很多女生對Carmen說,自己的另一半都是很好的男生,但總是有點不解溫柔。大概男生的性教育多從色情影片學來,往往脫離現實,容易出現性觀念偏差,「在演講中早已講得太多大道理,加上一般人很難想像殘疾人的愛情是怎樣,於是我便萌生了寫故事的想法。」

開設「甜故」專頁,其實也是由一次被拒諸門外的經歷所觸發,「當時我想將殘疾主題的『甜故』放上一個Sex Forum,那個版主卻告訴我說『太重口味』,所以不能post在上面。我覺得不可思議,心想:『你哋連大肚婆主題都有,但話我太重口味?』」此路不通,惟有自己另起爐灶,這也讓她更肯定自己需要努力改變大眾的「有色眼鏡」。因為未知所以恐懼,Carmen便揭開神秘面紗,讓大家多一點認識,少一點誤解。「所以我的創作是很有目的性的。」Carmen笑指作家朋友盧勁馳對此頗有微言,「佢成日叫我唔好咁啦,話文學創作唔應該係咁,但我覺得幾好呀!」

Carmen坦言對香港的性權發展不樂觀,「香港政府仍然維持在八十年代的觀念,覺得要『幫助』傷殘人士,相反亞洲其他國家的政策都進步得多。」韓國和日本政府會規定每間公司都需要有特定數量職位聘請傷殘人士,讓他們有機會在社會自立自主;韓國甚至有組織為殘疾女性提供懷孕協助,幫他們進行體檢和產前諮詢,甚至津貼她們請照顧者分擔母職,最多可以照顧小朋友到10歲。

Carmen續道:「大學時我試過覆診時,被醫生提醒我不要懷孕,因我不適宜生小朋友。當時我不理解『不適宜』是什麼意思,後來才明白那番話有什麼潛台詞。」Carmen指出,很多人甚至不視殘疾女性為女性,潛移默化下也讓殘疾女性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於是在感情關係上不斷將就對方,「其實殘疾人士也有權say yes或no,不需要因拒絕別人而不安。」

Image description 擁有多重身份的Carmen,曾上港台節目做嘉賓,為殘疾人士性權發聲。(受訪者相片)

倡導自主生活

在香港,殘疾人士總被視為需要照顧,甚至是社會負累。很多殘疾人士都需要和家人同住,甚至連自己的房都沒有而要睡在客廳,絲毫沒有私隱。Carmen相信,社會應該讓殘疾人士有能力照顧自己,有自主的生活、工作和選擇。有不少殘疾人士甚至未必知道自己有權,不知道自己有其他路可走,「就算身體不好也可以照顧自己,可以自主生活。」Carmen堅定地說。

在此之前,Carmen坦言自己關注的重點在殘疾人士的求職問題上,「例如怎樣幫助殘疾人士獲得就業機會、如何通過就職解決他們的貧窮問題,以及他們的福利問題等。」而在她學習大量社會學的相關內容的那幾年,給予她相當大的反思,「一來我總是認為,這個世界已經很多人在做的事,不需要我們去做。而在殘疾社會中,仍然有一些問題是未有人願意去觸碰的、不公平的,需要人去努力。」

游家敏小檔案

出生地:香港

學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博士在讀生

著作:《折翼天使的性事》

身份:《糖粒甜故》網主、殘障性權倡議者

撰文:王嵐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Carmen到立法會為香港女障協進會發言。(受訪者相片)

Image description 雖然殘疾人士和身體健全者的性愛未盡相同,惟性權作為基本人權,兩者並無不同。

Image description 身為電台節目主持的Carmen,邀請視障作家盧勁馳(左)出席訪問環節。(受訪者相片)

Image description Carmen曾於今年8月的Women's Festival活動中擔任「情慾書寫工作坊」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