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資深電影人莊澄 曾是麻煩四眼仔

2020-02-11

原名莊冠男的「莊澄」(John),監製、出品的電影逾100齣,憑其創作背景與市場經驗,為香港電影帶來多齣票房冠軍和得獎經典,包括《無間道》、《野獸刑警》、《志明與春嬌》等。

他的事業由八十年代電視台編劇訓練班開始,其後加入新藝城母公司金公主,由推廣做起,負責改戲名、剪預告片。後來兼職參與編劇工作,開始用莊澄這個名。1994年與其他6位業界人士創辦寰亞綜藝集團,成為老闆後一直沿用此名字,因愛提出問題,他曾給人「很麻煩」感覺,但憑着實力和獨到眼光,變成知名的監製及出品人。

很多行外人疑惑,到底監製、出品人的實質工作是什麼?「其實七十年代前沒有出品人,邵氏兄弟邵逸夫與邵仁枚都是監製。七十年代起,投資者才稱自己為出品人,定義寬鬆。簡單來說出品人和監製都是producer,負責搵錢拍戲,有時搵編劇導演。對於製作人,他負責錢;對於投資者,他負責質素,我自稱為producer。」

他記得初時給人印象「乞人憎」,聽到有人說:「寰亞不好傾,那個四眼仔很麻煩,很多問題。」他笑說:「永遠都是你未入圈子,就會被人排擠,只要有實力,說話有point,自然令人信服。」

Image description 莊澄將出席香港電影資料館映後談。(吳楚勤攝)

推翻28項修改

多年來他經過大大小小的挑戰,譬如他有要求,導演回應:「我唔識拍。」他指:「教人點拍、管理他的情緒,是管理上經常遇到的事。有時演員突然不做,也要哄他,好笑是可能他本身抗拒,後來電影成功,事業更上一層樓。」

要數他最具代表性作品,必然是《無間道》,電影描寫黑幫和警方在黑暗中鬥智鬥力,着眼角色內心戲,增加電影難度,他回憶:「當時許多電影公司都不肯接,有間公司籌備拍攝,最後也喊停。」其中一個資深電影人對導演麥兆輝說:「你信我,以我經驗這類鬥智片不會成功!」

惟莊澄獨具慧眼接拍,結果電影不單票房報捷、獲獎無數,更獲荷里活、日本青睞翻拍成不同作品。「許多時候都是別人不要而我要,正如《英雄本色》發仔(周潤發)當時是票房毒藥,都嘗試起用他,最後成功。」

他認為拍戲有兩樣事很重要,「一是marketing,二是創作及製作」。2010年的《志明與春嬌》為年輕觀眾受落,可惜電影被列為三級,限制了入場觀眾數量。作為出品人,來到第二集他不單要讓學生入場,還要讓內地觀眾都入場,最後《春嬌與志明》在中港兩地大收旺場,他說是電影的marketing和製作管理的成功。

改編人氣動漫的電影《頭文字D》最令他百般滋味,印象深刻。「合約兩年,拍了一年,花了3年才上畫。」原來當時日本漫畫版權持有方曾提出29項修改要求,莊澄以監製身份獨自與日本人協商。「導演編劇分秒必爭拍攝不肯去,於是我粉墨登場。如果不是創作出身的CEO,我相信解決不到問題,而我是創作出身,自覺對日本人有一定程度了解。」結果憑他的談判技巧及電影經驗,推翻了28項,只輕微修改了一句對白。

Image description 莊澄(中)監製的《野獸刑警》獲第1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右一右二分別為黃秋生及譚耀文。 (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莊澄在金公主任職時攝,背後為《老虎出更》、《監獄風雲》等電影海報。(受訪者圖片)

改戲名講求意境

莊澄更是改片名專家,發行寇比力克的The Shining時,導演要求一個發音相近中文片名,於是他改《閃靈》。Lethal Weapon海外譯作《致命武器》,但莊澄認為片名所指的不是什麼大殺傷力重型裝備,而是主角本身,便改成《轟天炮》。他改了許多賣座的西片如《未來戰士》(The Terminator)、《義膽雄心》(The Untouchables)等,強調改名最重要是符合那個時代。

「例如《一樹梨花壓海棠》(Lolita), 我想六十年代的人才明白,另一部法國片《柳媚花嬌》,成長於六十年代的人才聯想到演員溫柳媚、林鳳嬌兩個美女,所以改戲名時代感很重要,要令那個時代的人可以理解。」

直譯固然正確但未必傳神,他指意境不可少。「《壯志凌雲》(Top Gun)內地譯作《好大的一支槍》;《向左走,向右走》的內地譯名《找不到方向》,沒有章法。」他2012年寫了一篇專欄文章,題為「美國總統跑馬仔,香港特首跑馬仔」,編輯改為「今年美國總統和香港特首跑馬仔」,他形容是煮鶴焚琴:「倫文敘有首詩『天生一隻又一隻,三四五六七八隻,鳳凰何少鳥何多,啄盡人間千萬石』,通俗有意境,正如有朋友不懂中文卻愛收藏中國畫,因愛其意境,改名是很多學問。」

Image description 編劇家協會主席莊澄(左)頒發榮譽大獎給王家衛(中),右為王家衛太太。(受訪者圖片)

沒有興趣做導演

他見證九十年代開始香港電影界出現嚴重斷層:「以前日航酒店、沙田麗豪是電影人蒲點,編劇一年編幾部戲好正常,即使有些爛尾都有一兩部出街。但年代轉變,行業不蓬勃,台前幕後難培養新人,青黃不接十幾年,以為無以為繼,《一念無明》、《淪落人》後繼續有新作如《金都》,其實只要劇本創作好,也可突圍。」

七八九十年代電視幕前有周潤發、劉德華、梁朝偉,幕後有徐克、許鞍華、譚家明,台前幕後也是明星。

他回憶說:「當時有很多企業家、香港故事,當一個社會發展中就會出現很多機會。無綫訓練人才,有些人初中畢業,沒有選擇,唯有努力掙扎求存。我們當年的窮跟現在的窮不同,現在窮極住劏房也有廁所,我們住木屋,廁所很遠,而且是茅廁,校服、白飯魚穿到爛,社會環境不同了。」

莊澄做過不同幕後崗位,卻沒有導演夢。「導演很辛苦,我的工作很開心,不會想其他。」

他作為本月香港電影資料館「影談系列」焦點影人,挑選了《春嬌與志明》、《頭文字D》、《無間道》及《轟天炮》在資料館放映。他將於本月18及19日出席映後談,與鄭政恆、紀陶和皮亞等分享對香港電影市場的見解及商業秘訣。

莊澄小檔案

真名:莊冠男、英文名:John

出生地點:香港、出生年份:1957

學歷: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畢業

主要作品:《無間道》系列(出品人)、《野獸刑警》(監製)等

撰文 : 林艷虹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莊澄於2004年曾獲美國《商業周刊》評選為「亞洲之星」,表揚其電影貢獻。(吳楚勤攝)

Image description 莊澄(左)近年於台灣參與電視拍攝製作。 (受訪者圖片)